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无事献殷勤 非常喜欢你

#诺俊

#ooc

C10



李帝努是被锅铲掉到地上的声音吵醒的,条件反射地睁开眼,发现床边的人已经不见了,在脑子里反应了几秒,掀开被子就往房间外面走。


黄仁俊正在努力和早餐作斗争,才刚关了火后一秒就被人搂着腰从后面抱进了怀里,惊呼了一声后侧着身子举起手里的锅铲作势要打下去,看见人上半身一丝不挂后干脆抬手掐了人的腰侧。


“去刷牙!”


李帝努看着小年糕皱着眉头的样子,讨好地凑在人额前亲了亲就听话回了房间。



昨天的电影试映会上,李帝努整场电影看下来脸越来越僵硬,到最后干脆就黑着脸也没理身边的人一直在悄悄拉着自己的手,一想到小年糕不仅接了耽美题材还拍了不下五场吻戏外加一场在床上的前戏,全部都是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完成的,看到画面里两个人在床上缠绵的样子,李帝努就烦躁得一度想扔下小年糕直接离开。剪完播出来是这个数,那得拍几场?李帝努在心里大概那么一算,冷冷瞥一眼身边的小年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黄仁俊看人拉着脸就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应付完导演制片,拉着人回家的路上一直在不断地撒娇,主动凑上去又是亲亲抱抱的。


李帝努板着脸还是面不改色,想着怎么也要让小年糕吸取教训让他知道什么该瞒什么不该瞒,结果还是被小年糕几个湿漉漉的眼神就把那份并没有什么用的决心盯化了。


表面上无奈服了软,李帝努把人抱进怀里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不舒服。洗完澡看着躺在自己床上早就进入梦乡的小年糕,欺身上去把人吻醒之后,照着电影里李敏亨吻过的地方都重重地把自己的痕迹覆盖上去,正打算在人耳朵后面留下印子的时候小年糕就慌了,推着人说明天还有通告。


李帝努轻哼着答应了人又把阵地转移到人胸口,在衣服能遮挡住的地方留下吻痕。整个大脑都被名为嫉妒的大火烧得混沌,也不顾身下的人反抗着说第二天还要去发布会,一个晚上把人来回折腾着进去了几次,直到怀里的人委屈地开始抽泣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搂在怀里又是一通哄,小年糕哭累了,很快就哼哼唧唧地睡了过去,连李帝努抱他去清洗都没能吵醒他。



李帝努从浴室里洗漱完出来就看到小年糕蹲在沙发边捂着脚,听到脚步声看向过来时候黏糊糊地叫自己的名字。


李帝努心一紧迈开腿走到人身后,干脆就抱着人的膝盖直接把人抱到沙发上,蹲在上拉开人捂着脚趾头的小手检查有没有伤口。


“撞到了!”黄仁俊窝在沙发里冲人眨了眨眼,伸着脚就踩到人小腹上。


“…怎么老是笨手笨脚?”李帝努手抓着人放在自己小腹上的脚揉了揉,看着黑眼圈快耷拉到脸颊的人,才刚想凑上去,在一旁吃着猫粮的英短突然就爬到两个人之间,缩着窝在黄仁俊怀里,懒懒地挑着眼看向李帝努。


感觉受到挑衅的李帝努松开拉着小年糕手的手,伸出去胡乱在猫咪头上揉了一把,猫咪躲着往身后缩,还伸出猫爪就要抓眼前的大手,黄仁俊眼尖看到猫趾中间因为太久没修理而变得尖利的指甲,忙伸手握住猫咪的掌腕向后倒,避免她的指甲碰上划破了李帝努的手。


“你怎么没帮糯糯剪指甲。”小年糕嗔怪地抬眼看着人,踩了踩人的小腹,让他把桌下的指甲剪和夹子拿出来。


“你拍完戏回家之后看到她愿意跟我呆一块儿了吗?”李帝努转身拉开桌子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夹子和买给猫咪用的指甲钳,递给人的时候自己也坐在了沙发上,又手欠地两只手抓住猫头一通搓,“糯胖胖得寸进尺见色忘义!看见仁俊阿爸就忘记了每天给他做猫饭的杰诺爹地…”


“你刚喊我女儿什么?”黄仁俊调整姿势把猫抱在怀里,摁开夹猫咪后颈的夹子放到人下巴下作势要夹上去。


“……”李帝努缓缓松开抓着猫头的手,看看人又看看下巴把夹子,抓住了人的手把夹子夹到猫咪后颈,确定怀里的猫咪脱了力软唧唧趴在人腿上不再乱动,又手贱撸了一把猫背,然后把脸转向小年糕,幼稚地抬抬下巴,“你摸摸,她就是一只胖猫。”


黄仁俊看着人好气又好笑,干脆抱着猫侧着坐到人大腿上,被李帝努顺手圈在怀里,干瞪着眼看人了半天,低头帮糯糯剪指甲还不忘警告他再听到他对小公主不尊重就打人了。


怀里坐着一猫一人李帝努不敢轻举妄动了,把脑袋放在人肩膀上,看着猫咪的指甲一点点被剪掉,目光不自觉就停在黄仁俊的小手上,看着他因为不熟练而小心翼翼的动作,嫉妒意味十足地又悄悄低头瞪了一眼滴溜转着眼珠的猫咪,黄仁俊才刚放下一只猫爪,他就立刻把自己的手送着放到人手里,耍赖不让他去抓猫咪。


黄仁俊抓着人节骨分明的大手瞅了一圈,实在找不到可以下手的手指甲,甩甩就要丢开,反被人握在手里,五根细长的手指穿过指缝牢牢铐住自己的手掌。



“行了你!”小年糕回头瞪了一眼人,干脆把指甲钳放到人手里,窝在人怀里让他动手帮糯糯剪。


李帝努笑着看了人好一会儿,看着怀里的小年糕耳朵开始发烫,抬起手就要挠人,赶紧扣着人的后颈在人脸上狠狠亲了一下,这才抓起瘫在黄仁俊怀里的猫咪爪子,哒哒哒几下就把猫咪的指甲剪好了,扭过头得意地看着看傻了的小年糕。


“厉害吧?”


“……我要是每天都照顾她我也可以的!”黄仁俊难过地看了人一眼,手在猫背上摸着,“明明我买回来的时候还是小瘦猫……每次隔一段时间不见面就偷偷长大。”


听到这些话李帝努就知道自家小恋人又有小情绪了,抓着人腰的手又紧了紧,把人贴着自己搂到眼前:“没关系,以后宝宝就天天呆在家里督促她,让她不许偷偷长大。”


小年糕冲人扁了扁嘴,无力地倒在人肩膀上蹭了蹭。


“我不工作了……”


“当然可以啊。”李帝努搂着人笑了,心里知道黄仁俊对于舞台的热爱程度都快赶超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还是顺着人偶尔因为想待在自己身边发出的赌气言论,“我准备好养活你了。”


小年糕知道对方在顺着自己赌气瞎说,起身掐上人的脖子假意晃了晃,对方弯着笑眼就这么盯着人也不说话,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莫名其妙地开始比起了谁先眨眼睛。黄仁俊把眼睛瞪得老大,没一会儿就开始发酸流眼泪了,反而是一直半眯着眼笑着的李帝努什么感觉也没有,看着小年糕从快从眼眶里流下来的眼泪,还游刃有余地伸手抽了张纸巾。


最后还是黄仁俊忍不住,抓着人的肩膀扣了扣喊他把眼睛闭上,等李帝努眼睛闭上后才猛得合上眼睛,蓄满了一眼眶的泪水就这么被挤着流到脸上。


听了话在人闭眼之前闭上眼,再睁开李帝努就拿着纸巾帮人把眼泪擦干了,凑近盯着小年糕因为眼睛敏感而皱着眼睫毛发颤的样子,偷笑着还没等人反应过来就扣着人的脑袋来了个深吻。


夹在两个人怀里的猫咪被突然拥吻在一起的两个人挤得没了位置,后颈还夹着夹子,浑身都没了力气,只能委屈巴巴地喵喵叫了几句。听到猫叫黄仁俊先推开了人,忍不住发笑帮猫把夹子拿开,看着猫咪突然就来了劲儿,噗通一下跳出两个人的怀里,撒娇意味十足地推了推正靠在沙发上笑得一脸满足的李帝努。


“再这样糯糯要离家出走了。”


“那我只好一个人独占你的爱了。”李帝努看着人起身要走急忙用手扣住人的腰把他留在怀里,指了指坐在沙发角落的姆明,“最好把她哥哥也带走,这样你就是我一个人的。”


“……你做梦!啊…”黄仁俊拉着人的手要起身反而被扯了回去,急忙回头瞪着人,“洗手吃早餐!我要去发布会了!”


李帝努扭头看了看显示9:30的电子钟,这才连搂带抱地从后面圈着人走去厨房准备吃早餐,洗着手还要黏糊糊地扣着人的指缝,借着洗干净的理由坏心眼地扣着人的手掌心,惹得小年糕气鼓鼓地把水都甩到他身上,扑上去就要打他,才搂着炸毛的人哄着去吃早餐。


在小年糕举着叉子的威胁下早餐才算安安稳稳吃完了。早餐一结束小年糕就扔下人在厨房洗碗,钻到衣帽间把身上李帝努的大T恤换成自己最不喜欢的西装,别扭地在袖扣和领带上花了好长时间都弄不好,李帝努洗好碗进了房间领带都还没系上,像两条海带待在人竖起的衣领下。


小年糕透过镜子看到身后的人,委屈巴巴地皱了皱脸就要转身让他帮忙,一个眼神就读懂人意思的李帝努更快地从后面把人搂住,低着头帮人把领带系上,把领子折好之后看着镜子跟人对视,眼看着又要玩起瞪眼游戏,拍了拍人的肩膀后拉着人往外走。


“我们家小朋友还是不穿西装比较好看。”


把人送到电梯口,李帝努点了点人的鼻子,看着小年糕笑得乖巧,又忍不住上手揉揉人的脸。


“早点回家知道吗,不可以当别人的黄仁俊太久。”


“咦——”黄仁俊呲着牙搞怪地做了个嫌弃的表情,“醋醋怪。”


“啧。”李帝努捏着人的脸在人嘟起的嘴巴上亲了一口,抬眼看看上升到楼层的电梯,赶在电梯开门前又黏糊糊地抱了人一下,“离李敏亨远点。”


“嗯……嗯!”黄仁俊挑了挑眉,在人的眼神威胁下赶紧又凑上去亲了亲人的嘴角,“最喜欢你。”然后趁着电梯门打开跑了进去,害羞得不敢直视人,等到电梯门快关上才抬起眼朝人吐了吐舌头,捂着脸别开脑袋。


李帝努站在门口看着电梯的数字到了-1才进了门,才刚把门关上就看见等在玄幻的糯糯又开始摇着尾巴,眼巴巴地看着自己。


“不会给你小鱼干的,你不能再吃了,长太快仁俊阿爸会难过的。”


“哭哭也没用,不许撒娇小胖猫,不会心软的。”


“……呀!不许抓我裤脚!”


被猫咪撒娇搞得快心软的李帝努挪着腿就要蹲下收拾她,手才刚碰到猫毛门铃就响了,他纳闷地开了门身上就多了个挂件,两分钟前送走的小年糕像个猴子一样腿脚并用挂在自己身上,搂着自己的脖子突然就是一通亲。


李帝努转了个身,托着人的屁股把人压在墙上,温柔地回应吻得有些急躁的小年糕,两个人都睁着眼看着彼此,没一会儿就笑着分开了。黄仁俊从人身上跳下来又整理了一下被子里弄乱的西装,仰起脸对上人疑问的眼神,挺直了背眨眨眼。


“今天放学不要被别人领回家啊李先生,我去接你。”


“你有车吗?”李帝努好笑地拉了拉人的手指。


“我老公有。”


“………………我给你三秒钟立刻出去不然今天不管你什么发布会我都不会放你走了。”


“禽兽!”


黄仁俊看人突然变得强势的眼神,急忙转身带上门就跑了,连一开始想的要跟人说的的一肚子从同人文里学到的情话都没来得及说。


李帝努怕自己忍不住把小年糕抓回来自己身边,没有再开门去看人走了没有,低头看见跟着黄仁俊跑到门口喵喵挠着门的糯糯,弯着腰单手把她抱在怀里走到沙发和姆明放在一起,蹲着身子大手捏住猫头,看看姆明又看看猫。


“呀,听见了吗?你们不要试图跟我抢,仁俊阿爸内购。”






END



评论(59)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