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SOME

#佑灰

#ooc




“圆佑哥,把这个给俊哥。”


全圆佑看着电视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抬起头就看见穿着睡衣的金珉奎往自己面前放了杯牛奶。


“明浩说他今晚没吃晚餐。”


看着人转身拖沓回房的背影,全圆佑没由来的一阵心烦。


文俊辉总是跟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从过山车上下来瞪着他的大猫眼,抓着自己的手说有圆圆就不怕的人是他,对徐明浩说你是我毫不犹豫的选择的是他,在节目里抓着同为中国人闫桉手臂说比起节目你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也是他。


想把他狠狠捆起来锁在宿舍里。


中国节目播出不到第三期,全圆佑内心的嫉妒因子就已经节目播出的花絮中累积增长,从心底慢慢涌上来就要盖过自己这么多年来引以为傲的理智。


在这份界限不明的嫉妒之中全圆佑又陷入了一个更大的深不见底的漩涡,两个人之间少了主动跨出去那一步的人,资格两个字就成了最大的枷锁,两边各自拉扯着,心欲发狠地想把对方拆之入腹,却只站在原地假象性的张牙舞爪,发酸的语气攻击彼此只想要句肯定。


全圆佑从来不开口质问那只眨着清澈大眼睛的猫咪,我到底算什么。


自己在这段感情中总下意识地带着勾引的语言跟小猫说话,故意在他面前和不同的人谈笑风生,眼镜片下狭长的眼睛半眯着偷偷观察那只因为看到自己的言行转而拉着其他人玩着更亲密游戏的猫,内心又被驱使着变本加厉地在他面前晃荡,手里抓着别人。


彼此都在暗自计较,相互试探。


谁也没资格说谁。






“哇钟辰乐你怎么连吃鸡也带不动!哥累了!你找个地方安静盒吧。”


“喂喂喂董思成你人呢!”


全圆佑端着牛奶才把房门拉开一半就听见猫男人操着他们自己国家的语言开始说自己听不懂的话了。


不是nct就是pentagon,没准还有那个jbj结束之后solo的金龙国,又或者是新认识的弟弟赖冠霖,韩国境内发展的中国偶像不多,正好文俊辉都认识齐了。


全圆佑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默不作声地走到团成一团坐在地上,耳朵里还塞着耳机的小猫身后,自然地坐在他后面把人抱在怀里,把手里的牛奶放到人眼前的小桌子上,收回手时顺便摘下了人一边耳朵的耳机。


“妈呀…”文俊辉下意识就冲耳机被拿掉的那个方向看过去,看到全圆佑冷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的时候松了口气,弓着的身子干脆顺势靠在了人怀里,后脑勺还在人肩窝舒服地蹭了蹭。


把人抱在怀里之后全圆佑心理才算是平衡了一点,看着他嘟嘟囔囔嘴巴就没停下来过,自己也听不懂,干脆就注意力全放在人的侧脸上,什么也不想,只一个劲盯着他。


“圆圆快帮我!!!”怀里的小猫突然又扑朔着他的大眼睛胡乱地把手机塞到自己手里,调整了下位置侧坐在自己怀里,两只手乖巧地放在膝盖上,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等代打,“我要死了!”


“老这样,难怪胜澈哥不愿意跟你玩游戏。”全圆佑嘴上说着,手却快速拿过人的手机开始操作着自己在pc端玩得得心应手的游戏。


“不是有你吗!”文俊辉说话一大声声音就不会不自觉变得有些尖,在全圆佑听来还带了几丝娇嗔,“胜澈哥打不过你才生气的,他们狮子座的胜负欲啧啧。”


全圆佑听着人的话无意识地勾起了嘴角,方才在金珉奎出现时带来的坏情绪突然就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一句不经意的话,都会成为毫不犹豫的理由。


“喂,别乱动。”全圆佑玩着手机还得顾着在自己怀里动来动去比自己还激动,叽叽喳喳就只会说的小指挥员,干脆往前压了压身子赖在人背上,“要输了。”


“你才不会输。”小猫顺势弯下腰,在人没注意到的地方偷偷红了耳朵,盯着游戏界面笑了,侧过头盯着人的脸,“你会赢的。”


“输了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全圆佑故作轻松地又抛下诱饵,“哪儿来那么大自信。”


文俊辉听着人的话愣了几秒,眨眨眼就顺着人抛出来蹩脚得可怜的鱼饵咬住了。


因为你是圆圆啊。


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全圆佑再也没忍住把眼睛从屏幕上挪开,镜片反光隐住了坐在自己怀里人的脸,他不得不明显地把头拧向他,四目相对。


“…看我干嘛!要输了!”


小猫嘴里这么说着,含笑的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望进人镜片背后的眼睛里,没有要阻止的意思。


全圆佑干脆就把手机扔到了桌上,把人另一只耳朵上的耳机也扯下来扔了过去。


“这下稳输了。”


“嗯?”小猫歪着头嘴角还带着笑,“哪有你这样的,你得打十盘赢的还给我。”


“我把我自己都赔给你。”全圆佑笑着用食指勾下眼镜也扔到一边,揉着眉心,另一只手又把人搂紧了些,“你可以把我带去中国跟他们对面打,稳赢。”


“那你去跟申请啊,要给文俊辉当经纪人。”小猫笑着扯了扯人的脸皮,“无薪上班。”



嗯,那也确实是无心上班。


全圆佑这么想着看向人,眼里又带了丝柔意。


“有条件的,俊尼得帮我带一辈子键盘。”


“……你好变态。”


文俊辉闹着就要从人怀里挣脱开,被全圆佑手一施力又摁了回去。


“把牛奶喝掉,你的好弟弟让我给你带的。”


全圆佑故意把好弟弟几个字咬的很重,坏心眼地抓着玻璃杯递到人嘴边想看他有什么反应。


没想到文俊辉居然连手都不伸,低下头就把嘴唇放在了杯沿,全圆佑只能顺势把杯子往上抬把牛奶往人嘴里送,又怕倒太猛奶从人嘴边溢出来,一只手扶着人的后背,抬杯子的手小心翼翼地不敢有大动作。


“唔!”小猫皱眉,昂起头拒绝杯子再倾斜,嘴里含着一大口奶吞下后冲人摇摇头,“不甜,不喝了。”


“……麻烦鬼。”全圆佑假意嫌弃地要起身去把剩下的半杯牛奶倒掉,心里却开心地想着至少着来自别的男人手里的牛奶终究是没全到人肚子里。


“等一下!”文俊辉眼疾手快地就把人摁住了,抓着人的T恤袖口,“不许倒掉。”


“……你要我强行灌是吗?”全圆佑不解。


“你喝。”小猫冲人眯起眼狡黠地笑了,把自己喝过还带着奶渍的杯口转向人,往人嘴边送了送,“我喝过的,应该会比较好喝。”








“晚安圆圆。”


文俊辉趴在上去正好与站在床头的人直视。


“嗯。”全圆佑懒懒地抬了抬眼就缩到了自己的被窝里,“赶紧睡吧,明早不是还要去中国吗。”


“不是说好了做我经纪人的嘛!”


文俊辉趴着从上铺探出头紧紧盯着人。


“我记小本本了啊!”


“……我说过吗?不记得了。”全圆佑摘下眼镜后看人不太真切,想象到小猫张牙舞爪的样子又故意逗他,“我睡了。”


“喂!”文俊辉果然就经不起逗抓起枕头就往下铺摔,全圆佑稳稳地把人的枕头抱在怀里翻了个身,咧嘴笑开了。


“枕头还给我!!”


“睡了,听不见。”


“全圆佑!!”小猫两三下就从上铺爬下来趴在全圆佑身上要抢枕头。


全圆佑拦着人的腰一个转身就把人压在身下,把枕头跟自己的并排放在一起,又揉着人的头发让人躺上去,搂着人的腰在床外侧躺下。


“我警告过你不要上我的床的,没收了,整个人都。”


“幼稚!”


“俊尼晚安。”


“……晚安。”




全圆佑从来不是那种矫情到要把晚安生生拆成我爱你爱你来理解的人,把小猫搂进怀里的时候也在刻意压制自己的贪婪,他懂一方永远不说,另一方就永远装作不懂。


他们都在等,等一个时机,或者再等谁比谁更耐得住彼此之间相互的勾引,在比谁更能耗得住那份想要占有的偏执。


晚安只是晚安,让你在我怀里安心睡觉的意思罢了。





END







偷偷放个为了我松年老师的短打
然后回去更新殷勤  溜了溜了!

评论(19)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