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无事献殷勤 非常喜欢你

#诺俊

#奇怪我之前文前为什么那么多话讲?




C7



黄仁俊毛毛躁躁的小个性跟李帝努在一起之后更严重了。


李帝努刚下飞机就看见大老远站在栏杆后面压低棒球帽四处张望的人,身上穿着那件辨识度max的演唱会T恤,还以为自己压低了帽子就没人注意到自己了,丝毫没感觉到身边路过的人对他投过去的视线。


小迷糊太危险。


李帝努这么想着又加快了脚步,积好了一肚子的话要教训人冒冒失失,才走到人旁边就被人扑了个满怀,除了叫宝宝,一句别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黄仁俊出院后又开始赶演唱会,满世界跑一飞就是三个月,日本场是巡演的最后一场。李帝努在新的大学开始工作,本来想趁着人忙得晕头转向的时候偷偷飞过去给他个惊喜,结果还是在人跟自己打电话说特别累的时候说漏了嘴,小年糕就不顾经纪人的反对,怎么说都要跑来接机了。


最后一场演唱会李帝努没赶上,倒是抓了个假期能陪黄仁俊玩上一个星期。


抱紧怀里的小年糕的时候李帝努就知道自己完了。


什么冒冒失失,其实自己也半斤八两。恨不得拉着黄仁俊就是一通亲,最好就能干脆像磁铁一样相互拉扯贴在一起,谁也不离开谁,一刻也不。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今晚你得赔给我!”小年糕在人怀里蹭了蹭,在帽檐下为了看清人的脸就只能把头昂得更高。


“知道啦。”李帝努笑着抓人的帽檐往下压,看人缩起肩膀跟着帽子低下头,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什么人注意这边之后侧着头在人脸颊上亲了一口,“赶紧走吧,要被发现了。”


小年糕猛的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就这么看着人,露出可爱的虎牙尖。


“我们坐地铁吧!”


一直到上了新干线,撒娇得逞的黄仁俊全程抓着人的手臂,还借口躲粉丝时不时用脸在人胳膊上蹭,几乎是长在了李帝努身上,黏糊糊地跟着人的脚步往前走。


李帝努一边要照顾行李箱,还得空出一只手紧紧把兴奋地抓着自己胳膊蹦蹦跳跳的小年糕拉到自己身边避免他被人撞到,日本的旅行才刚开始就已经有点心累了。在小年糕眨着大眼睛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低下头飞快在人嘴上又亲了一下,离开后冲人皱了皱眉头,说你乖一点。


小年糕这下就彻底安分了,憋着笑乖乖把手放进人的手掌里,凑在人耳边说你刚才超帅的,趁着地铁到站,走在前面领着人往车厢里面走。


车厢内人很多,李帝努要顾着行李箱,没来得及用手拉住扶杆地铁就开了。走在前面的黄仁俊先抓住了扶手,扭过头看着人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伸出手抓着人腹部的衣服,往人身边贴近了一点。


李帝努站在偏后的位置,一只手虚虚的圈住人的腰,把人搂在怀里和旁边的人隔开距离,看着自己眼前抓着把杆的手,含笑把下巴贴了上去,还学着他在路上撒娇的样子蹭了蹭,一脸的享受。


黄仁俊被蹭得发痒,下意识就要往后躲,对上人的眼神后又主动把手臂放到人脸边,神气的冲人抬了抬下巴。


“让你依靠一次!”


“那到下车前就靠我们家宝宝了。”李帝努歪着头,更放肆地把脸放在人的细胳膊上,要去够把杆的手干脆就插在裤袋里,把重心都放在抱着人腰的手上。两个人靠在一起脑袋都快碰上了,李帝努就小年糕嘀咕着跟人说要去哪里玩要去吃什么,时不时插几句话,大部分时间就看着他讲,讲到好笑的时候就借着笑又蹭蹭人的手臂。


快下地铁时,李帝努才忍不住像哄小朋友一样劝他把口罩戴上。


黄仁俊笑得神秘兮兮地从自己的裤子后面解下一顶一样的棒球帽扣在人头上,美滋滋地说这样又能戴情侣帽子又能不被发现了。


下了地铁两个人在停车场等约好的车来接送,被强迫带上帽子的李帝努盯着人帽檐下那抹狡黠的笑,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小家伙屁股后面跟了顶小帽子?


两手一撑把人困在怀里,两个人的帽檐轻轻磕了一下,倒是把黄仁俊撞兴奋了,抓着人的手臂主动撞向人的帽檐,磕了几下后莫名其妙地笑得脱了气,软软地倒在人肩膀上。


李帝努看着人笑自己也没忍住跟着笑,说到底也不知道为什么笑,就只稳稳地把人固定在怀里,抬起手掐了掐人的脸说你不要傻乐了,看起来像个笨蛋。


然后被小年糕瞪着眼猛地掐住自己手臂内侧肉的时候在喉咙间低声嗷嗷叫着说自己错了,我们家宝宝像天使,委屈巴巴地撞了撞人的帽檐求饶。


黄仁俊轻哼了一声这才松了手,一副不想理你的表情把头别到一边,食指却在人手臂内侧掐过的地方揉了揉。


李帝努看着人这幅口嫌体正直的样子没忍住笑了,抓住人揉着自己手臂的小手往自己的怀里拉,带着人转了个身对着墙面,让黄仁俊整个人被自己挡住,两个帽檐边摩擦着,歪头凑近,低头就扣着人的腰吻住。


黄仁俊被吓了一大跳,慌乱地拍了拍人的肩膀,余光瞥见旁边车的后视镜里,帽檐挡住自己脸的同时还能挡住李帝努半张脸,从侧面看根本看不出来两个人是谁,干脆就放大了胆,揪着人的衣领主动把舌尖探着碰了碰人的嘴唇,全神贯注地回应着人的吻。


等到黄仁俊被吻到快虚脱了,哼唧着推了推人的肩膀,李帝努才舍得离开人的嘴唇,又笑着在人鼻尖上啄了一下,把气喘吁吁的小家伙揉进自己怀里一下一下摸着人的后颈顺毛。


黄仁俊干脆整个人靠在李帝努身上,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小小声地跟他讲到了酒店自己还要去庆功宴,要他早点下去酒店二楼餐厅把自己拉回房间里。


李帝努嘴上是爽快地答应了,搂许久不见的小家伙,压根没往心里去。


晚上洗完澡在酒店房间等到凌晨一点,迟迟没等到自家小年糕大脑这才反应过来,把浴袍换下随意穿了一套衣服就往楼下跑。


二楼餐厅里人不多,一张大圆桌上稀稀拉拉地坐了几个人。李帝努一眼就看见喝倒了趴在桌上穿着黑T恤的黄仁俊,没有多想就过去把人搂在怀里试图轻声叫醒人。


桌上坐着的其他人喝得晕乎乎的,也没对李帝努的行为做出什么反应,李帝努突然就有点恼火,气他们对于陌生人接触黄仁俊的无动于衷,更气自己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把自家的小年糕留在这么不安全的地方等了自己一个晚上。


李帝努大手握住人的细手腕,拦着人的腰想要把人带着站起来,醉醺醺的小年糕下意识地就推着突然靠近自己的“陌生人”,抗拒地嘟囔着拒绝肢体接触。


怀里的人站都站不稳抱哪倒哪,李帝努干脆弯下腰把人打横抱起来往外走。小年糕一下失去了重心,慌得胡乱抓着人的领子不放,又不停往外推,李帝努只能收紧了抱着人的手加快脚步以免他掉到地上去。


黄仁俊晕乎乎地,一路上总觉得自己被人贩子抓走了,也不听耳边的人一遍一遍地叫着自己的名字跟自己说不要乱动,手推不开就蹬脚。直到身体突然接触到柔软的垫子,失重的感觉消失了,才打开半眯着的眼睛,眨了好几下才勉强看清眼前的人是谁。


看清了李帝努的脸之后小脾气就上来了,抬起手啪地拍了拍人的脖子,扭过头不愿意看人。


李帝努自知理亏,抓着人的手亲了亲然后放在被他拍过的脖子上,坐在床沿对着小家伙又是一通哄。


黄仁俊只要表现出一点点拒绝的意思就会引来细细碎碎盖在自己唇上的亲吻,本来就晕乎乎地全身都使不上力,李帝努还一个劲儿只顾着亲自己,小年糕心里的委屈突然就涌上来了,拍了拍人的肩膀扁嘴就要哭。


小家伙这幅表情一出来李帝努就急坏了,只能应着人哼唧着不要靠近的语气,老实地坐远了一些。


黄仁俊半眯着眼再没瞄到人的身影才止住了胡言乱语,睁大了眼睛吃力地拧着头找人,看见坐在床边的李帝努,反复眨了眨眼确认是本人后朝人伸出手,可怜兮兮地说脑袋疼。


“你还亲…都晕了……再亲…我就死掉了…”小年糕被人抱着坐起来就赖唧唧地靠在人怀里,下巴磕在人肩膀上支支吾吾地表达不满,“……头疼…喉咙也疼……我觉得…唔……你都不来找我……”


“对不起宝宝。”搂在怀里的人软乎乎地窝在自己颈窝更让李帝努觉得愧疚了,只能像哄小孩睡觉一样有节奏地拍着人的背,低下声在人耳边反复道歉。


“……哼…”黄仁俊脸颊在人肩膀上蹭了蹭,“……晕了…俊俊要睡觉。”


“不行。”十级洁癖李先生不识时务地又上线了,把人从怀里小心翼翼地拉出来,“洗了澡才能睡。”


小年糕眨着眼反应了半天,在李帝努以为他同意的时候,头一歪就往床上倒,耍赖着不要洗澡。


“……不洗……!我…才不洗澡…”


李帝努好说也是个有健身习惯的27岁老男人,任他在床上哼唧着不愿意洗澡,先去浴室把水放好,三两下就把床上的趴趴糕抱起来扒光了。


“…李帝努!……你!你你你……欺负人!”黄仁俊皱着眉头奶凶奶凶地冲人说着,手肘却乖乖地跟着人脱下衣服的姿势抬了起来。昏沉沉的脑袋反应过来后自己已经坐在浴缸里面了。


李帝努挤完沐浴露一转身脖子上就挂上了两只胳膊,小年糕搂紧了自己的脖子,腿不停蹬着浴缸里的水,像只下水的猫,弓起身子抓着李帝努这块浮木不放。


李帝努干脆就着这个姿势把沐浴露抹在人身上,小年糕被这种冰凉的触感惊得又是一个激灵,抱紧了李帝努的脖子一口咬住了人的耳朵。



被这么一折腾李帝努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工作了,不敢用手掌碰人的身体,就用手肘扶住了人的腰。


“宝宝听话,一会儿就好了,洗完了我们就睡觉。”


“…唔……不要洗澡…”黄仁俊不屈不挠地又抱紧了些,整个胸膛贴上了李帝努的,把他胸前的衣服都弄湿了,“…不洗…”


这是第一次感受到黄仁俊醉酒有多难伺候,李帝努没想到有人喝了酒之后居然还能得猫病,怕水怕得不行,心里可爱得紧。


“洗完帝努就带你去睡觉,就一下下,忍忍就过去了。”


“…不……不要…”小年糕含含糊糊地说着又拒绝了。


“……那我们明天就不去玩了。”


“…………………?!”


小年糕又呆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李帝努说了什么,低头一口咬在人肩膀上。尖尖的小虎牙刺得李帝努生疼,又怕弄伤了小年糕不敢轻易把人推开,安抚性地在人背上拍了拍,干脆放弃要帮人洗澡这件事,把擦在人背上的沐浴露洗干净了。


小年糕松开嘴后反而又乖了,放开人的脖子一句话也不说,乖巧地看着人,用手捧起水往自己胸前泼了泼,李帝努懂小家伙儿这是同意要洗澡了,反而被他的举动刺激得下腹一阵热。刚才只顾着要给人洗澡,他又一直抱着自己不放,完全就没心思注意到他的正面,现在他一消停下来,整个人脱光了坐在浴缸里就这么看着自己,肩膀上还有没洗干净的泡沫,李帝努觉得自己快死了。


忍着身体上地冲动帮小年糕草草洗了个澡,拿起大浴巾把人包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昏昏欲睡了,连站起来都困难,李帝努又一个横抱把人抱到床上,小年糕应该是累了,眼睛随着人的身影到处转,乖得不行。李帝努随手拿起自己出门前换下的浴袍给人换上,在人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时候弯下身子在人额头留下一吻,起身去浴室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还以为小年糕已经睡下了,没想到门一打开就看见他裹着被子像一条坐着的毛毛虫,盯着床尾出神。


“宝宝?”李帝努以为小家伙不舒服,急忙坐上床把人搂进怀里,“头还疼吗?”


“不疼了。”黄仁俊昂起脸对上人的眼睛,挣开被子两只手扑棱着抱住人的脖子,一个起身就跨坐在人的大腿上,“我太清醒了,睡不着…”


李帝努有点无奈地扭过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着3:50am,哭笑不得。


“在这个点醒酒,还这么会折腾人。”


“现在嫌弃我了?”恢复了活力的小年糕瞪着眼抓死人脸颊的肉往两边扯,“太坏了李帝努我好不容易才跟你见面你现在说我折腾人?”


“好了好了我错了。”李帝努眯着眼求饶,手揉了揉人的腰一个起身就把人抱了起来放在床上,“不管怎么样都要睡了。”


“我说了我睡不着…”小年糕有点委屈地看向躺在自己身边的人,两只手抱着人的胳膊,顺势把头躺在人左胸,半个人都要睡到人身上去了,“讲故事!”


李教授带了五年学生,这个是最难带的。


只能绞尽脑汁想着小学听来的童话故事,慢慢给人讲。黄仁俊心满意足地趴在人胸口听着人胸腔共鸣,很快就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迷迷糊糊间听到人说的故事不对还不忘纠正。


“…不对……红帽……怎么……会被吃掉……不吃……狼……才……不……吃…”


李帝努听着人的话越来越小声,小心地调整着睡姿把人抱到枕头上睡好,借着微弱的台灯看着人的睡颜,轻轻刮了刮人的鼻子。


低下头亲了亲人的额头,鼻子,嘴巴。


“狼吃的,笨蛋仁俊小红帽。”


他放柔了声音说着,又在人嘴上啄了啄才心满意足地躺在人旁边。


见到黄仁俊的第一天,真好。










tbc

评论(42)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