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你好!请问你丢猫了吗?

#诺俊

#回家路上被猫吓到语无伦次的产物





黄仁俊是个签约画手,是个罕见的见光死生物。除了必要的时候出门去超市买一堆口粮塞到冰箱里,平时是说什么也不会出门的。为了躲开麻烦的交际关系,大学毕业就生活了21年的C市一个人搬到距离N市,住在一间厚重的棕色窗帘常年罩住的公寓里。


除了家人唯一还有联系的朋友是忙得四处飞的当红歌手李东赫。黄仁俊觉得一是实在甩不开这只小粘人精,二是他赶通一年告下来也没有多少时间来烦着自己,偶尔来一次还能给自己解解闷。


必要时刻这个朋友还是很有用的!





一大早黄仁俊就被门铃吵醒了,裹着被子不愿意起床,翻了个身没有理会。因为熬夜才睡下就被吵醒,瞬间就积了一肚子起床气。好在按门铃的人没有再坚持,没听到回应就走了。黄仁俊咂咂嘴,躺了好一会儿才又有了困意,意识模糊之间还想着睡醒了就去开门。


这一觉睡醒一天就过去了一大半,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已经显示14:00pm。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睡醒的人抓了抓翘起来的头发,嘀咕着像只小狮子一样昂头打了个哈欠,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汽,模模糊糊地看见正对着床的空调温度16,裹紧了身上的棉被皱眉想自己把遥控器放到哪里了。


把床和床头柜翻得乱七八糟地还是没找到,黄仁俊尽力把自己缩成一坨,把短裤下的小细腿包进棉被里,站起身,两脚踩在毛茸茸的羊毛地毯上,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走到手稿胡乱堆放着的办公桌。


在空调冷气的威胁下鼓起勇气伸出一只手在桌面上翻找,把手稿的位置又来个了个大挪移,乱的更没有分寸了,有几张被棉被带着飞到了地上,凄凉地躺在羊毛地毯上,还没完工的半个人脸啪叽就被主人踩了一脚。


黄仁俊艰难地蹲下捡起手稿看了几眼,裹好了棉被坐到椅子上,往前拉了拉,抓起藏在手稿下的铅笔和橡皮,趴着把那张踩到的手稿上面的眼睛擦掉,拿起笔唰唰地重新往上勾画着造型轮廓。


等自己再感觉到冷的时候,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主角形象已经在纸上完整出现了,黄仁俊丢下笔,抬头看着空调没忍住皱起眉头,然后侧着身子拉开抽屉,随便扒拉着试图在里面找到遥控器。


不行。


四个抽屉都被拉出来翻找得乱七八糟,很多画纸就被抓着有一大半横在抽屉外面,看上去像家里进了贼一样。


黄仁俊抱紧被子取暖,踩着羊毛地毯跑到衣柜前面,拉开柜门抓了眼前最近的一件浅黄色卫衣,把被子扔在地上,抓着卫衣就往头上套,因为动作太急还找不到领口,小脑袋乱拧着在卫衣里面这边钻钻那边蹭蹭,好容易才从领口探出了头,两手一伸迅速把衣服穿上扯了扯,也不顾卫衣没盖住而露出的小背心的一角,心满意足地就要走。脚踩到软绵绵的被子上才反应过来自己扔下了一床被子,蹲下抱起来,揉成一团就胡乱地搁着两米的距离扔到床上。


明明知道自己忘记了事情,小迷糊揉了揉头发就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干脆什么也不想,走到房间门口离开铺了一地的羊毛地毯,两只脚踩进李东赫给自己送的圣诞礼物——棕色的熊熊棉拖里面,慢悠悠地去厕所刷牙洗脸。


打开冰箱门正打算从里面拿出三明治和草莓牛奶,突然就愣住了。


门?


黄仁俊站起身就往门口走,心想可能是快递到了,一开门果然看到脚底下有个盒子。


红色的心形礼盒用绸带绑着,黄仁俊对着盒子左看看右瞧瞧,还是没忍住暗自吐槽。


这年头的psp店家为什么装个快递都这么娘们唧唧的?


黄仁俊从卫衣里伸出两个手指头,一脸嫌弃地解开绸带,还没等自己动手,礼盒盖子突然就抬起来往后滑,随着往后滑的动作一只橘色的小奶猫头蹭着盖子,两只眼睛圆溜溜地盯着黄仁俊。


“妈呀……”黄仁俊小声惊呼,下意识就看了看四周,确定四下无人后便把手伸出卫衣袖子,抓住猫咪两只前爪,轻轻抱进了屋子里。


小奶猫交际能力明显比自己强得多,黄仁俊咬了口发凉的三明治,看着才不到二十分钟就已经亲昵地蹭着自己脚踝想要自己跟他玩的猫咪,突然就有点哭笑不得。


抵不过萌物卖萌打滚,黄仁俊把剩下的三明治扔到碟子上,抱起猫用手指逗它,摸摸它的鼻子,在它伸起小爪子想要抓自己手指的时候用指尖碰了碰它猫爪下的粉红色软肉,满足得差点就要和它一起喵喵叫。


这只粘人的小奶猫比普通猫咪更温顺一点,被抱在怀里也不抓人,在黄仁俊像举小狮子似的把它举起来试图跟他蹭鼻子的时候,弓着身子主动碰上了人的鼻子,还歪了歪头。


喜欢一切可爱东西的黄仁俊立刻就对这只猫产生了严!重!的!好!感!


抱着不撒手,一下给它抓痒,一下又拿手指做逗猫棒溜它绕着自己跑。


直到猫咪饿的喵喵叫,趴在地上不起来,黄仁俊才反应过来家里没有猫粮,根本没法照顾好它。


情急之下就打通了李东赫的电话,问他能不能送包猫粮过来。李东赫想了半天没答应,说可能是这一层住户的人的猫咪,让黄仁俊把猫还回去,然后也不顾黄仁俊崩溃的拒绝跟外人接触,挂了电话。


“诶……”


猫咪因为肚子饿了一天而没了力气,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垂着眼看着黄仁俊,小声喵呜地叫着。


黄仁俊最终还是抱着猫出门了,忐忑地看着走廊两边的五扇门,在猫咪小声的叫唤下按了对门的门铃。


一个有着巨眼的一米八个男生打开门,看到黄仁俊后轻轻点了点头,眼神里难免有些慌张。


太像我画的男主角了。


黄仁俊脑海里只剩下这个想法,盯着人的俊脸发懵。


“啊…你有事吗?”


“内?!啊啊啊这个……”黄仁俊被人的低音炮一震,慌张地把猫咪举到人面前,“请问你丢猫咪了吗?”


“oh, no喵!”男生往后退了一步,撩人低音炮突然就劈成了破音嗓,说话的语调又不像本地人显得异常诙谐,“take it away切白……我我我我海怕!”



黄仁俊被人形象的反差吓得讪讪把猫咪收回怀里,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在气氛突然变得尴尬之前赶紧开溜。


god……感觉这一层都住了不一般的人…我还是……不按顺序找了!


黄仁俊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默默地拿出手机掷骰子弄了个点数5,抱着猫咪直奔最后一间公寓的门前。


“你好!请问你丢……”门一打开黄仁俊便把猫咪举着往前伸,抬起头看见站在门里面全身上下只围着一条浴巾的男人,在往上看便是那张在脑海里刻画过无数遍的脸,整个人都冻住了。


男人勾了勾嘴角,似乎是意识到人会来,熟练地从人手里接过猫咪,另一只手顺势抓着人的手就往屋里扯,在黄仁俊反应过来之前抬脚把门踹上了。


“这是我家大黄。”他边说着弯腰把猫在猫窝,猫咪一落地就爬着走向了猫粮。


黄仁俊低下头就只能看见人手臂和腰部明显的肌肉线条,一瞬间又红了脸,急忙把手抽出来转身就要跑。


男人啪地伸出手堵住了他的退路,反而稳稳地把人锁在门板和手臂之间。


黄仁俊脑子里飞过无数条弹幕,急得想要咬舌自尽。


遇见自己没穿衣服的前男友还被困住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跑?看来还记得我是谁。”


“……”不记得不记得!


“黄仁俊,你再跑我真的会很生气的。”


“你…能不能穿上衣服再说话啊…”你的胸实在是太大了我精神根本无法集中啊!!!怒!


男人坏笑弯下腰,侧着头对上人的视线。


“不干。你的漫画里男主角不就是这样把女主角拐走的嘛。”


说完凑近“啾”地亲了亲人的嘴角。


黄仁俊被人这么一亲整个脑袋都要炸掉了,缩在袖子里的手抵着人的肩膀,把脸扭到一边。


“李帝努我讨厌你这样!”


“……”


被叫了名字的李帝努突然就安静了,不靠近人也不放开,只垂着眼看怀里的人。


外人怀里等了半天也没等来反应,缩成一团的黄仁俊挣扎着悄咪咪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偷偷瞄了人一眼,一对上视线就撞进了一种盛大的温柔里,心突然就揪着疼了一下,沉睡了几年的委屈突然就涌上心头,泛得整个心脏都发着酸。


李帝努看着人慢慢放下抵着自己肩膀的手一脸的,抓着人的后颈把人摁到自己怀里抱住。


“我丢猫了,养了四年,大学一毕业就跑了。”


“才不是…”黄仁俊垂着的手打了打人的腰,“你放开我!”


“你答应我不走。”李帝努无赖地又把人抱紧了些,因为身高关系黄仁俊为了不被勒死只能伸长了脖子。


“少得寸进尺!”


“那我不放——嘶!”


算准了李帝努死皮赖脸的个性,黄仁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张开嘴,虎牙磕在人锁骨,下牙一合,咬得人倒吸了口凉气,又使了劲儿咬,直到脖子上的手松开了才罢休。


两串明晃晃的牙印发着红,在人白皮肤的衬托下更显眼了,虎牙在的位置牙印更深,感觉再使劲就能出血。


黄仁俊仰起脸,气呼呼地看着满脸委屈的人:“把衣服穿上在说话会怎么样!”


李帝努这才认怂地转身去沙发上捡起浴袍穿上,余光瞄着站在门口的人扣上黄色卫衣的帽子蹲在地上,想也没想就过去蹲着想要把人抱住,被人抬起头一个眼神瞪得不敢动弹,讪讪的收回手臂。


“我要回去。”


“……好吧,我送你。”


“不要。”


黄仁俊克制着自己不要发抖,握紧了缩在卫衣衣袖里的手,拉开门走出去。回公寓的路上身后一直跟着李帝努拖鞋踩地的声音,黄仁俊越走越急,在门口前停下来,转过身狠狠瞪了人一眼。


“你跟着我干嘛!”


“我……”李帝努被人吓得脚步一顿。


“你什么你!”


“…”看着黄仁俊理不直气也壮地挺着胸脯的样子让李帝努又有了要收拾他的想法,他快步走到人面前,双手捧起人的脸把脸上的肉都挤在一起,“小家伙还挺冲。”


“你知道我找你找了两年,搬到你家同楼层每天都碰不上你,多烦吗。”


黄仁俊听着人的话愣了几秒,皱着脸对上人的视线。


“你用猫咪骗我!”


李帝努捧着人脸揉了揉:“我们当时说好了我送猫咪我们就同居的…”


“所以你给隔壁系的168有大胸腿长学习又好的p…丑!女人送猫咪了!我都看见了!”黄仁俊看着人满脸的真挚,气得推开人,比划着形容那个场景,转身拉开房门就要进去。


李帝努眼明手快地拉着人的手肘往自己的方向扯。


“不是,什么女人你说清楚,我一点印象都没有。”


“装蒜。”黄仁俊转头看着人冷冷吐出两个字,“我就不信你不记得那个播音系每年都主持校运会的丑八怪”


“……”李帝努眨着眼睛想了半天,半天没回忆起这个女生的存在,顺着猫咪倒是能想起别的,“…我只记得李马克出去跟组,让我把他的猫交给他认识的一个女孩子。”


“我不认识那个女的。”


“当时我也还没买猫。”


“结果你毕业典礼之前就不见了。”


“所有人都联系不上你。”


黄仁俊等不及把后面的话听完,转身正面对着人:“……所以你不认识她?”


“嗯。”李帝努重重地点了点头,建设了四年要在重新遇见黄仁俊的时候强上的霸道总裁人设,被黄仁俊一个充满期望的眼神击得支离破碎,捏着人的手委屈巴巴地又露出大学时奶奶的撒娇表情,“……所以你是觉得我要跟别的女孩子同居……还是你不要我了。”


“……”


黄仁俊看着人的脸突然就说不出话了,转身逃似的就开门跑进屋子里。没得到正面回应的李帝努自然是迈着脚又跟了进去,才刚踏入公寓,便被冷气吹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黄仁俊你疯了吗。”他快步走到人身边,从后面抱住人的腰,“不会把温度往上调吗。”


黄仁俊倒是紧张得没注意室内温度,被人这么一抱,后背贴在人坚实的胸膛上,隔着衣服皮肤也一阵灼热,条件反射般推开人的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不知道——”屁股坐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疼的他差点跳起来,他伸手一摸,从沙发和抱枕之间拿出了找了一个下午的遥控器,他抬起头心虚地对上人的视线,下意识地把话说完,“遥控器…去哪儿…了…”


李帝努看着人的样子又不忍心说什么,有气没处撒,拿着遥控器把电视上方的空调关掉,没按捺住好奇心打量起整间屋子。


“三明治吃完要收拾好啊…”


“你房间居然还敢开16!”


“找东西怎么还像以前一样乱翻…”


黄仁俊作为屋子主人,跟在一个穿着浴袍就跑进自己家里指指点点的人身后,越听越觉得没面子。


“李帝努从我家里出去!不要你管我!——不要这样样看着我我才没有要跟你复合!”


“是你不要我了……”李帝努看着人口嫌体正直的样子,半倚着坐在办公桌边上,故意委屈巴巴地低着头说话,掐准了黄仁俊看不得自己委屈,全心全意地投入到那个意境里面要博取同情。


黄仁俊别开脸不看人,结结巴巴地瞎扯,就是不愿意面对突然解开的误会:“我对门就有个……讲话带港腔的超级大美男…我…我干嘛吊死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


李帝努抬起眼看着人一副别扭的样子,笑着走到人眼前张开手,奶糯地叫了句仁俊呐,让黄仁俊完全败下阵来,仰起脸盯着人弯着的笑眼就红了眼眶。


踮起脚搂着人的脖子,顺着人抱住自己弯下腰的动作把脸埋在人脖子上蹭了蹭。


“……不许再丢猫了。”


“不会的,如果你跟别人跑了,我就把你抢回来,像刚才一样耍流氓,把你欺负到不敢跑为止。”


“……混蛋!猫丢了都怪你!你要负全部责任!”


“好,我负责任。”



——————


集训前乱写×2
只有oh,no喵!是真的   !
猫咪真的很可爱但是我实在是怕了怕了













评论(30)

热度(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