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练习恋爱可是大事!

#诺俊

#ooc

#瞎写找感觉







“你要说我也喜欢你才对。”



“我……”



课室门紧闭,过着中规中矩人生的班长李帝努顶着他的半框眼镜,满脸涨红地被龇牙笑得一脸无害的黄仁俊两手一撑,圈在讲台前。老实人受不了眼前的人不断地缩短距离,眼看着鼻尖就要碰上了,唰地扭过头,逃似的推开人跑到自己的课桌前准备收拾东西走人。



把笔盒塞进书包里拉上拉链,身后的人还是没有动静,李帝努抓着书包带背上也不是放下也不是。






黄仁俊真是个奇怪的人。



虽然是隔壁班,但是在班里女生的嘴里听到他和好朋友李东赫浪迹校园的光荣事迹,多少能了解一点,今天不是没做作业被老师拉出去问,跟老师说作业被妹妹吃了,明天就是篮球场上把犯规撞人的学长摁在地上打了一顿。



遵循他昌珉哥哥中规中矩的人生观教导,李帝努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居然能跟风云…同学扯上关系。



帮我个忙。



李帝努说不惊讶才有鬼,瞪大了眼睛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自己到底有没有什么地方惹到小祖宗,自己是不是要被打了。



“诶…别害怕!不是来打架的!”黄仁俊抓着书包带子,笑着露出了虎牙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夕阳的问题,李帝努总感觉他的虎牙尖在他说话的时候“叮”地亮了一下。



“这个忙只有你能帮我。”



看着人突然变得恳切的目光,为民解忧除难的班长犹豫着,结结巴巴地应了人。



“我想追思成学长。”



“等一下,虽然…我也是学生会的,但是……这个”李帝努把黑板擦放在讲台上,仓促地拍了拍手上的尘就要走,“你还是问问别人比较好。”



黄仁俊抓住人的校服短袖:“你可以的,只要你出现就可以了。”


李帝努回头就看到他拉着自己的衣袖,像只不想被抛弃的小奶猫一样抿着嘴,冲自己眨了眨眼。



“我就放学过来找你,半个小时就好!”


第二天李帝努自认为做了万全的准备,在家里打印了一堆追求攻略打算等一下塞给黄仁俊。看着课室里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开,却不能再向往常一样集中注意力学习,笔尖停留在数学练习册上留下了几滩黑渍。



最后一个人也走了。



没等因为心跳加速而想落荒而逃的李帝努准备好,黄仁俊从后门闪进来,直奔李帝努所在的课桌前。



李帝努手忙脚乱地把一打纸放在人眼前。



“这个……你你…自己看吧。”



黄仁俊愣了愣,只笑着拿起纸随便翻了翻就好像把李帝努的所有想法都看透了一样,然后放在一边。走两步在同桌的位置上坐下。



“陪我做个恋爱演习叭!”



“?!”



“这样我就不会在思成学长面前紧张了。”



李帝努也不记得那天自己到底回答了什么,只知道黄仁俊在离开前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以后每天都会来找你的!




连着三个星期被强行扣留后,李帝努深深地感受到黄仁俊糙汉子式的言简意赅下隐藏的盛大少女情怀。



一开始还只是抓着人的手捏捏,一边跟李帝努说你学习吧!可以不理我!一边抓着人的手指这边扯扯那边拉拉,一下子又扣住,然后又松开,比比手的大小,然后又试着用自己的小手把人的手整只包住。



李帝努被人这么弄更是没了学习的状态,两眼总是控制不住地要去瞄坐在身边的人。身边的人显然玩得不亦乐乎,自己却被一种奇怪的感觉包围了。黄仁俊可能是个蚂蚁精,被他的手指碰到的地方都会变得麻酥酥的,像很多只蚂蚁爬过。



黄仁俊的骨架很小,比起同龄男生要纤瘦很多,手掌小,手指也不长,不像李帝努的手已经能张开手包住小孩的脸,但是又不是粗糙短小的难看,像个幼儿园小孩子一样反而小小的更加适合他。



李帝努目光无数次触及到人的手时下意识地合起手抓住了,听到耳边一声轻笑吓得没差点把手扔出去。慌乱地想要把手收回来。



但是黄仁俊的反应更快,小树杈张开贴和人的手掌,从指缝里钻出去牢牢地扣住,掌心相对。




小了一号的手窝在自己掌心里,心中有股莫名的满足感。



李帝努鬼使神差般,尝试着把手指收紧,把小手稳稳握住。教室到点关的空调早在放学铃声响前结束使命,整间教室突然就安静得只剩下两个人头顶小声吱呀转着的电风扇。



李帝努握紧了手之后根本就不敢再偷瞄人了,紧张得手一直出汗,还一本正经地盯着练习册假装看题。



“诶,你耳朵红了。”



身边的人凑近着说,轻笑着鼻息都喷在自己的耳朵下面的皮肤上。



李帝努感觉有什么东西“嘭”地在自己耳边炸开了,红着脸把额头贴在了练习册上。




后来放学后黄仁俊总是拉着人去各种各样的甜品店吃冰喝果汁,校门口附近的甜品店每个品种几乎都尝试了个遍。




黄仁俊似乎热衷于吃李帝努咬过一口的东西,连薯条也先让人咬了一口,再把剩下的送到自己嘴里。又或者是把进过自己嘴的勺子塞到人嘴里,兴奋地说这个好吃,这个好吃,然后在李帝努反应过来之前舀一口送进人嘴里,眯起眼睛像只猫咪一样说,我没骗你吧!




人在特殊环境中总能慢慢适应一些之前看起来奇怪的举动。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久了,李帝努慢慢开始接受黄仁俊的亲密接触,一开始总是被人摸摸手喂喂东西的举动吓得直发愣,后来就能自如地凑过头含住人送到眼前的食物。



如果不是在体育课看到走在校道上的董思成和黄仁俊,李帝努差点就忘记一开始的初衷了。




两个人莫名其妙牵了手之后黄仁俊就越发放肆了,在走廊经过的时候也总是偷偷扣住自己的手,然后脸不红心不跳地松开,跟李东赫打闹着走远。




而被吃豆腐的李帝努还要心虚地四处张望看看周围有没有董思成的影子。




像个偷情的情妇怕被正宫逮个正着。







“真的要走吗……”黄仁俊站在讲台上拿着黑板擦敲了敲,“丢下我。”





听到人可怜兮兮的声音李帝努挣扎着还是把手里的书包带放下了,回过头有点为难地看着人。




“要说那句话……我觉得怪怪的。”




“那就不说了。”黄仁俊扔下黑板擦走到人身边,脸上突然又挂起了招牌龇牙笑,“我们不练习这个了。”




“……那你想干嘛。”目光才刚放到人脸上,黄仁俊冲着自己说我喜欢你的样子又在脑海里出现了,李帝努下意识往后仰站直了身体,有点害羞地想要拉开两个人过近的距离。




黄仁俊踮了踮脚,皱着眉头伸出手按着人的肩膀让他坐在课桌上。然后盯着还在发懵地李帝努,抿着嘴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




“你闭上眼睛嘛。”




“哈?”李帝努一脸震惊地看着人,又往后坐了坐。




“拜托!”黄仁俊冲人仰起脸双手合十,耷拉着眼角又开始撒娇,每次要说服李帝努练习都用这招,“我想试试bobo是什么感觉……”




“……”




“就今天!最后一次!”看着人还是一脸的呆愣,黄仁俊干脆使出了杀手锏,说明天就要去找董思成表白。




结束练习的突然并没有让李帝努感到开心,眼前人的话音刚落,整个脑海里就满是黄仁俊小跑着凑到董思成跟前,像冲自己撒娇的时候一样露出一副甜甜的笑,说思成学长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把。




前一秒还因为害羞而极度紧张的心情突然就一落千丈。




董思成会拉着他的手,吃他喂的东西,会在他蹦跳着跑到自己面前打招呼时揉揉他的头发,在他充满少女心的要求下蹲下来给他系故意拔掉的鞋带,会因为被调戏得恼羞成怒一口咬碎人吃到一半在自己面前瞎晃的黄色棒棒糖,会抱着他的书包送他回家……

两个人在一起做的所有事情,自己全部都会变成董思成,结束了李帝努才反应过来这场游戏从一开始就完全不公平。




他突然有点嫉妒那个要被表白的人,嫉妒黄仁俊为他做了那么多准备,嫉妒他能和黄仁俊一起做更多事情,更嫉妒黄仁俊做了那么多的目的不是为了自己。




李帝努也是个奇怪的人了。





黄仁俊看着人突然陷入沉思,嘴角微微动了一下,又强行用牙齿咬住了嘴唇。往前走近了一小步,就挤进了李帝努两腿之间。




摘下人鼻梁上的半框眼睛,也不管人眼睛闭不闭上,抬起头靠近在人嘴唇上轻轻啄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一点点,似贴为贴地碰着人的嘴唇,张开眼看着他总算从自己的情绪里挣扎出来,闭上了眼睛侧着头又啄了一下。




双唇相碰的瞬间李帝努就快要炸掉了,一股电流从全身蔓延着到达心脏,身体内的兴奋细胞都被唤醒。全身的感官似乎都关闭了,嘴唇被人一下下轻轻碰到的感觉无限放大,每碰到一下都直撞心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起待久了,了解小狐狸从来都不会满足于现有得到的性格,还是因为其实内心也在暗自期待他的进一步动作,李帝努对于人启唇微微含住自己下嘴唇的动作并没有感到很惊讶。出神地看着小狐狸眼睛睁开又闭上,颤抖的睫毛。




唇上的温热一点点融了李帝努的出神,感受到自己的下嘴唇被人轻轻啜了一下后,再也抑制不住那股流遍全身的暖流促使着自己更深入地靠近,把他留住。




把眼神从人脸上移开,李帝努余光瞥见教室门口突然出现的董思成,吓得赶紧就要推开人。因为惊讶而微微想开的嘴正好让正在解锁新吻法的黄仁俊钻了空子。




小舌头探进自己嘴里四处试探着,李帝努因为人的举动心跳加速跳着,眼神难免在意地往外看,直勾勾地盯着窗外的董思成,明知道这样会让第二天的表白泡汤。内心却升起一股暗自较劲的坏想法,在想要推开黄仁俊和抱住他的情绪里挣扎着。




黄仁俊碰到人的舌尖,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因为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有些粗重。




现在他只要稍微侧过头一点点,就能看见董思成。




李帝努没有再犹豫,对上人的视线后大力揽住人的腰,突然被扯过去黄仁俊差点没站稳,手肘抵着人的肩膀才勉强稳住身子。




李帝努向里侧着头吻住人,确保他看不见窗外的方向,搂着人的腰身让他紧紧贴着自己,学着刚才黄仁俊吻自己的样子,因为着急而有些急促,碰上去,磕得黄仁俊倒吸了一口凉气。




“喂,疼的!”黄仁俊稍稍分开两个人的距离,小声地埋怨,“你先把眼睛闭上!”




李帝努自认理亏,又怕黄仁俊一个扭头看见董思成,乖乖闭上了眼睛。




视觉关闭后触觉就更加放大化。




闭上了眼睛后李帝努什么都看不见,坏心眼炸到极点,投入全部精力学着黄仁俊轻轻舔吻着他的嘴唇。感觉到肩上环住自己脖子的手收紧后,更是大胆地反客为主把舌头伸进人嘴里,勾住人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舌尖,侧过头吻得更深。



唇舌相交之间李帝努懒懒地抬起眼,有些得意地看向窗外的人,在闭上,更卖力地吻着脱了力整个人靠在自己怀里的人。




在喜欢的人面前有些东西是无师自通的。




等到黄仁俊喘着气主动分开了,李帝努才不舍地收回在人嘴里搜刮了个便的舌头。不愿意在这种肌肤亲密中抽离,又把人搂紧了,抵着人的额头又在人嘴唇上亲了一下。




黄仁俊被亲着眨了眨眼睛,眼睛里闪着光看着李帝努,把肩膀上的手收紧了。




“我发现了比接吻更喜欢的东西!”




“嗯?”因为持续的激动情绪,李帝努发出的单音节都带着沙哑。




黄仁俊收紧手把下巴搁在人颈窝蹭了蹭,抱了个满满当当。




“抱抱。”




李帝努看着窗外的人走开,克制不住弯起嘴角,坏心眼得逞的快感涌上心头,微微弓着身子把脸放在人肩膀上,放在人腰间的手张开握住人的侧腰。




“这样有安全感。”




“嗯。”








李帝努抱着人的书包并肩走着,出了学校一冷静下来,突然就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




如果黄仁俊被拒绝了怎么办。




一直到黄仁俊家楼下,怀里的书包被拿走,李帝努才反应过来已经到了分开的时候。




“…额…我走啦?”黄仁俊抱着书包冲人摆摆手,又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李帝努突然又开始别扭黄仁俊的态度,心里委屈的情绪一下就撒开了,看着他的脸更迫切地想要证明什么。




他往前走了一步,隔着书包按着人的脖子把人抱在怀里。




“你能不能……像发现你更喜欢抱抱一样……发现你更喜欢的人。”




怀里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李帝努抱了一会儿,失望地想垂下手把人松开。




“嘭”




书包被扔到地上发出一阵闷响,黄仁俊双手搂紧了人的腰,仰起脸舒服地把下巴搁在人肩膀上蹭了蹭。




“你的话……我考虑一下。”













“你你你你你!”董思成插着腰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的人,“你说你早恋就算了你在课室亲亲也算了!你在家楼下抱什么!现在我单身没人权是不是!”



“嗷——”把自己卷成一条毛毛虫的黄仁俊露出小脑袋傻兮兮地冲人露出虎牙,“我们家帝努接吻的时候超级帅气!结束之后眼神能把我吃掉的那种!男!友!力!爆!棚!”




“我觉得他不怎么样!”董思成一个抱枕飞过去,“挑衅地看着我干什么?信不信我现在就出去告诉妈有人勾引他小儿子。”




“嘿嘿”黄仁俊突然有些心虚的冲人笑了笑,“他可能觉得…我比较抢手…以为你是情敌叭…”




“我是你哥!”




“你不是姓董嘛……有人会误会的呀”




“……”好吧,很有道理。董思成砸了咂嘴,离开房间前又狠狠隔着棉被拍了拍人的屁股,“警告他少嘚瑟!”




“哥!”





“啊?”




“学霸也会偷偷举铁嘛?李帝努手好有力气,他还有腹肌诶,抱起来手感超好啊……哇!你干嘛我要告诉妈妈你家暴我!把手里的模型给我放下!!那是我给帝努的儿童节礼物!!”



“……我今天不打死你这个狗贼我跟你姓!”











END

————————

哼 我可百度了二十种接吻的办法。








评论(53)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