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无事献殷勤 非常喜欢你

#ooc
#诺俊

C5



三天假满,因为要拍摄限定小分队团综,黄仁俊收拾好行李箱准备住到钟辰乐家里。每次一到分别的时候小年糕总是情绪爆发,黏唧唧地跟在人屁股后面,在李帝努看向自己的时候可怜巴巴地讨抱抱。李帝努也耐着性子,就算有工作也在小年糕闹情绪时把工作都放下,抱着人哄到他安心为止。



这次也约定了好几个不平等条约才把人哄好了。李帝努一手拉着人,一手拉着行李箱,在走去停车场的路上听着黄仁俊叽叽喳喳地说着要给小奶猫起什么名字。



“叫帝努怎么样!”



“那我呢?”李帝努把行李放好,抬起手把后备箱用力往下拉关上,看着人兴奋的样子坏笑着把人拉到车后,“你叫她帝努,那你叫我什么?”



看着人也是不安好心的样子,黄仁俊欠揍地朝人吐了吐舌头,说要叫叔叔,然后在人抓住自己之前赶紧溜走。

拐错方向跑到了驾驶座那边,看着身后慢慢逼近的人,打开车门直接上了驾驶座,哒啦一下把门锁上了。


李帝努无奈的笑了,敲了敲车窗想告诉他其实叫叔叔自己也喜欢,才刚弯下腰便被人叫住了,有些诧异地回头,看见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站在车前看着自己。



“你是?”



“我是n大的学生。”女生看了看车又看看李帝努,笑着走到人面前,“教授很忙吗?”


“嗯。”李帝努看着女生堆起满脸笑容的样子,客气地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担心车里的人会不会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孩子乱想些有的没的,“你有事吗?”


女生突然就开始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哈哈地尴尬着说其实也没什么。李帝努看着她这个样子,挑了挑眉想着要早点把人甩开才行,偷偷背着手试着开了开车门,发现门锁打开了,抬起头想跟女生说要先走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嘴唇上就多了层温热的触感。


李帝努皱起眉,厌恶的情绪从心底猛地窜到大脑,条件反射就伸出手狠狠地把人推开,手劲一点没比高中打架的时候推倒李马克来的小,女生踉跄着撞在隔壁的车上惹来一阵警报响声,让他更烦躁了。在女生有些受伤的眼神下,毫不留情面地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唇。



“我不知道你家人是怎么教你的,在我这里,不尊重自己的女孩子不值得被任何人尊重。”李帝努冷着脸忍住自己说出更难听的话的冲动,拉开车门。弯腰坐进去才发现黄仁俊已经爬到副驾驶座上,正缩在座位上看着自己。


看到人还待在车里没逃跑之后,李帝努心里暗暗松了口气。但又因为在气头上不想开口说什么,侧着身子帮人把安全带系上,把车子发动了才空出一只手扯了安全带给自己系上。



黄仁俊看着人冷着个脸,嘴张张合合了几次都不知道怎么开口。他锁了门之后就发现车前站着的女孩子,笑着看向李帝努站着的方向,心里又开始紧张了,解了锁正准备下车,就看见那个女生朝李帝努的方向走过来,坐在驾驶座上角度受限制,他看不见李帝努的脸,等自己爬到副驾坐上坐好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女生亲着李帝努了。接着李帝努推开人,还有一系列话自己都听见了。


但就是介意。


讨厌的人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那种感觉太恶心了。


“什么都别说。”李帝努余光瞄着人欲言又止,缓了缓语气,没有侧过头正视人,“我不知道怎么让这种奇怪的怒气消解。”



“……你认识她吗?”黄仁俊玩着手指干巴巴地说着。


“不认识。”


“这种感觉太讨厌了,你们bobo了。”


李帝努听着人的话皱了皱眉头,强忍着烦躁的情绪不愿意和人说话语气太重:“仁俊,我不想跟你争论这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怎么会没有意义呢。”黄仁俊低着头语气又轻了些,满不在乎地像是在讲刚才经过的红灯等了多久,“你的事情对我来说都有意义。”


李帝努本来就烦躁的情绪被他的语气激得脏话都快到嘴边了。


“宝宝你能不能懂点事。”


“……哦”



直到下车黄仁俊都没再开口说过话,车刚停稳,便推开车门急着去后备箱拿行李。莫名其妙被烦躁的情绪占满整个脑子的李帝努熄了火打开后备箱,看着人气呼呼地拉着行李箱走也伸出手阻止,像是泄愤一样把后备箱猛地盖上,坐上车把车开走了。


黄仁俊在人大力关上后备箱的时候被吓了一跳,再没过多久就听见汽车启动开走的声音,赌气地走得更快了。


同样气头上的李帝努回到家把自己扔在浴缸里泡了整整二十分钟才冷静下来,站在镜子面前用洗面乳反复把自己的嘴唇洗了又洗,最后干脆挤了牙膏刷牙。



黄仁俊把行李摔在钟辰乐家客厅,抱着人就是一顿哭诉,听得钟辰乐一愣一愣的,想重复询问到底你在说什么,看着人委屈得直掉泪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就拍拍人的背,给人递递纸巾。等到人哭累了才慢慢跟人分析。


“我觉得这件事情…他没做错,你也没做错。他很好地拒绝了那个女人,而哥哥你只是占有欲太强了,不喜欢自己的人被别人碰。”


“我就是想要他抱抱我!”


“哥哥你直接说不就好了。”


“可是他以前在我这样说话的时候都会主动抱抱我的。”


“你不是说了他在气头上吗。”


“……所以他是冲我发火吗?”



“不是。”钟辰乐头一歪倒在抱枕上,“哥哥你就是被照顾得太好,完全不照顾那位哥哥的情绪了。你就想想他为什么生气好了。”


黄仁俊似懂非懂地看着人,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把小一岁的弟弟气得差点跳起来掐住人的脖子。


“他讨厌女人亲他呀!气死我了你。”


“你让我再想想…”“想什么想赶紧先去洗澡!”


被抓着去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睡觉的黄仁俊开始后悔了。后悔不主动抱抱心情不好的李帝努,还跟人闹小别扭。怕李帝努还在生气,拿着手机不敢打电话过去。想着过两天再打电话过去,干脆把手机关了机断了自己的念想。



出门前不平等条约里约好的,认真工作,准时休息。







C6

每天凌晨赶去打歌,还有各类的综艺电台签售,小分队的热度高,公司也想趁着这个机会狠捞一笔,两个人从站上出道舞台之后就没有空闲的时间干些别的,连睡眠时间也缩短到每天4个小时,加上平时在车里的瞌睡凑凑能有个5小时。


通告一结束两个人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上车倒头就睡。经纪人把人送到楼下后叫醒了两个人,说四点半起床去美容院,让他们洗好澡就休息。钟辰乐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哀嚎着只能睡三个小时,率先推开车门跑上楼。


黄仁俊看着钟辰乐的手机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一个星期没开机了,着急地跟着人往楼上跑。经纪人心疼地看着两个人忙着回去睡觉的样子,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小老板董思成,说给两个小朋友接了很多通告,董思成气呼呼地让他把通告表发给自己,要马上回国质问那个臭日本人,让经纪人多注意他们两个人的身体。



开了机之后的电话没有黄仁俊期待中的99+个未接来电,反而冷清的不像话,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收到,不仅如此,连kkt也没有收到李帝努的任何信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太久想起这件事情的原因,黄仁俊居然麻木的没什么感觉,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去洗澡了。


这边的李帝努忙着辞职,交接工作很繁琐,学校又有意留住自己,时间一拖再拖,边整理学生交过来的论文转送到另一个教授手里,一边开始物色其他学校抛过来的招聘邀请。每次想起来要打电话的时候总害怕会打扰到黄仁俊工作,号码都摁好了又把手机关掉。最后还是没忍住找经纪人问了行程,坐在观众席后排陪着人录完一档节目。还暗戳戳地告诉经纪人通告问题可以找董思成。



开着车回到公寓时才想起来今天一整天都没给猫咪留猫粮,开门看着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喊着的英短,李帝努扔下手里的东西立刻跑去厨房拿猫粮。



“对不起啊,把你忘记了。”看着猫咪埋头啃着猫粮,李帝努蹲在地上抱歉地说着,“等你仁俊阿爸回来我给你做鸡胸肉……嗯…然后你还要拥有一个像样的名字。”



话说着又开始想念那个刚才才远远看着的小年糕。



揉了把猫咪的毛后站起身。


“不行了,必须让你仁俊阿爸早点回来才行。”





李帝努做完所有的交接工作又过去了一天,但总算是把事情忙完了。又照旧到蛋糕店买了姆明小蛋糕,掐着经纪人给的时间表,晚上九点的时候应该就结束签售会了。李帝努干脆把车开到签售会地点,打了个电话给经纪人正打算跟他说晚上要接走黄仁俊三个小时,接到电话的经纪人先让他赶到医院,黄仁俊犯胃病住院了。



从签售会的地点到医院距离不远,李帝努还是超速在路上不断地换道超车。



找到病房的时候就看见黄仁俊蔫蔫地捂着胃靠在床上,边上坐着的钟辰乐指着桌子上的白粥让他赶紧吃掉,还说如果不吃就立刻打电话给那个哥哥。



知道自家小朋友天气热就会闹着不肯吃东西,李帝努皱起眉头,推开门走了进去。


“内什么……我先出去了。”钟辰乐看着李帝努进来后气氛一度尴尬到无法控制,抓起自己的游戏机先溜了。



剩下黄仁俊看着人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没收到未接电话提醒的时候过分冷静,结果一看到那张脸心就委屈得能掐出水来。



李帝努看着人欲哭不哭的样子,一想到没有主动联系他的时间里他可能每天都在胡思乱想着,就算是现在也不敢轻易跟自己说话。心疼地想立刻把人揉进怀里。



走到人床边,正想弯下腰把人抱住,床上的人便主动扑进他怀里,紧紧抱着他的腰,把脸埋在自己胸前,带着哭腔闷闷地先说话了。



“你为什么才来啊。”



李帝努把人搂在怀里,亲了亲人的额头,轻声说了句对不起,还没开口解释就把怀里的人彻底惹哭了。安慰的话说了像没说一样,根本止不住小年糕流不尽的水珠,干脆捧着人的脸细碎地把吻盖在人嘴唇上。



黄仁俊哭得一抽一抽的,被人亲了几下后傻傻地把眼泪止住了,吸了吸鼻子,刚想骂人流氓舌头就被人吮吸着纠缠住了。



等李帝努觉得亲够了把人放开的时候黄仁俊整个人都软软的,赖在人圈在自己腰部的手臂上,两只手还揪着人的白衬衫衣领。温情对视着又冷不丁地打了个嗝,然后在人弯起眼睛笑的时候害羞地推开人,扑倒在病床上,抓着被子盖到自己头顶。



李帝努抓着被子往下拉了拉,强行把人捞起来。



“不闹了,起来把粥喝掉。”



黄仁俊下意识地想扁起嘴冲人撒娇,又想到李帝努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主动跟自己联系了,害怕又把他弄生气不理自己了,乖乖的把被子推到一边,抿着嘴打开了自己不愿意吃的白粥。



李帝努看着人突然听话地喝粥,准备好哄人的话都活生生憋了回去,笑着摸了摸人的后脑勺:“我去找经纪人问问你接下来的行程,你先乖乖呆在这里。”



“嗯。”小年糕勺起第一口白粥,头也不回地冲人挥了挥手。



“晕,大发。”李帝努前脚推开门出去,钟辰乐后脚就八卦着推开门进来,“果然还是李教授厉害,有他在别说粥了我觉得你连柠檬都能生吃。”


黄仁俊闭上眼睛艰难地把白粥咽下去,然后斜着眼看着他。



“你很有空是吧?”


钟辰乐摇头。


“我错了!”


“不要打扰大哥吃粥好嘛?”


“好好好,这就出去!”





李帝努跟经纪人聊完再回到病房的时候黄仁俊正在艰难地吞下最后一口粥,整张脸都皱在一起,写满了难吃两个字。


“不想吃就不要勉强自己。”李帝努心疼地刮了刮人的鼻子,着手开始收拾桌面上的餐具,“以前不是只喝半碗嘛。”


“怕你生气…”小年糕带着鼻音可怜巴巴地抓着人的手臂,“我平时有乖乖吃饭的,不是故意生病……”



“……”看着人这幅样子李帝努知道肯定是这几天把人吓坏了,坐在床沿和人平视,“我辞职了,忙着交接工作,不敢给你打电话。”



“嗯?”



“那个女生是主任的女儿,私自调了资料查了我们家地址。”


黄仁俊傻愣愣地点了点头,一副信息量太大接收不过来信号卡顿的样子。



“小笨蛋。”李帝努看着人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站起身准备收拾桌面上的餐具拿出去扔掉,“很晚了,先睡觉吧。”



小年糕反应过来不是因为生气才不联系自己之后粘人本性又发作,赖唧唧地靠在人身上,“你去哪儿!跟谁!干嘛去!还回来吗!回来之后还爱我吗!”



和平时聊天发给自己的表情包如出一辙,李帝努低头看着自家小宝贝觉得比表情包里的猫咪要可爱上几万倍。



“扔垃圾。”



“李先生还是留下来好了!”


“行吧。”


李帝努把桌子推开,照顾着让人躺下,搬了个凳子坐旁边陪着人睡。


黄仁俊侧躺着把手垫在头下,看着人不肯闭眼睛。


“睁着眼睛睡觉吗?”



“闭上的话又看不见你了,一点都不喜欢这样。”


“你再不睡胃就好不了咯,听话。”


“……你会生气吗?”



李帝努看着人迅速把手缩进被子里乖乖的躺好看着自己,愧疚地伸手摸摸人的脸。


“吓坏了吧,那么多天都不给你打电话。”



“嗯…”被人这么一提起黄仁俊心里一阵酸,眼睛又蒙上了一层水雾,像只讨主人喜欢的小奶猫用脸颊蹭了蹭人的手掌,“怕你气我任性,不喜欢我了。”



“我们家猫咪还等着你给她取名字呢,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李帝努轻轻掐了掐人的脸,“而且两个人名下的房子,少了个人我们的家就不完整啦。”



“帝努…”



“不要太感动哦俊俊小朋友。我要关灯了,赶紧闭上眼睛。”


黄仁俊扯着人的衬衫袖子不让他抬手去够灯的开关。


“晚安吻呢!”



李帝努被人可爱得不行,站起身把手撑在人两侧,低头啄了下人的嘴,又亲昵地蹭蹭人的鼻子说晚安。


黄仁俊缠着人又不肯放手,竖起一根手指摆在人眼前,亮着小眼睛:“再亲一下!”


“还要一下!”


“…再一下!”


“…再再再亲一下!”


李帝努低头亲了人好几下,在人开口继续要求的时候阻止了。“黄仁俊。”


“好吧…晚安帝努~”


“晚安。”看着人顺从地闭上眼睛,李帝努关了灯后就着小台灯的光线又在人嘴上亲了一下,“最后一下啦。”


黄仁俊闭着眼睛抿着嘴冲着声音的方向笑了。乖乖地把半张脸脸蹭进被窝里,右手悄咪咪地伸到被子外面,摸索着从人的手臂拍到手掌,李帝努无奈地主动勾住人的手指这才消停了,安下心睡觉。



李帝努等着人睡着等了整一个钟,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凌晨一点,轻轻把手指从人的手里拿出来,把人的小手塞进棉被里,又把空调调高了两度,才站起来把桌子上的东西收拾好,关上门出去了。



扔完垃圾又在外面呆了一会儿,走到病房门还没进去就透过玻璃看见黄仁俊掀开被子坐着,穿着病号服无助地看着空了的凳子走神,眼角往下耷拉着,感觉撇撇嘴就能哭出来。


李帝努推开门的声音吓到了还在发呆的人,黄仁俊抬起头看着门口的人,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光着脚丫子就跳下床飞扑到人怀里。


“怎么了。”李帝努急忙接着人,把人轻轻抱起来,让他的脚踩在自己脚上,“地上很脏啊…怎么乱跑。”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小年糕奶声奶气地拉长了语调,抬起头看着人,“不要走了好不好。”


“好,不走了。”李帝努走着把人带到床上坐下,“保证你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我。”


“……”小年糕明显不相信眼前的人,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位置,先躺下了,然后直勾勾地看着人,“抱抱我。”


领会到人意思的李帝努脱了鞋子躺到人身边,手一揽把人抱进怀里。


“现在你走的话我会醒的。”


“哪儿也不去。晚安宝宝。”


“…可是我睡不着了。我想和你说话。”


“嗯?想说什么。”



“我昨天录节目的时候主持人问我喜欢什么样的人了。然后我说我喜欢……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可爱,不笑的时候像个被欠了的三百万一样的人。”



“笨蛋…你说的是放高利贷的人。”


“嗯?是嘛…你怎么知道的!”



“秘密。”


TBC

评论(33)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