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无事献殷勤 非常喜欢你

#ooc
#诺俊





C0

“我不管!录节目那天你必须提早过来!我已经三个月没看见我的帝努了!”

“知道啦,不要熬夜了赶紧睡觉。”

“你干嘛催我睡觉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不想听见我的声音你是不是背着我跟你实验室里的奇怪东西发生关系了!!”

“我爱你。”

“……我也爱你嘿嘿~\(//∇//)\”




C1


李帝努停好车后有些急不可耐地下了车往五楼待机室走,想起自家宝贝在电话里哭嚎着撒娇要自己早点过去见面有些哭笑不得。事实上自己明明更迫切地想要见到他。就算能在屏幕上看见他活蹦乱跳的身影,手机视频能看见小家伙素颜抱着枕头蹭呀蹭地瘪着嘴跟自己要抱抱,都不够。


电梯门一打开,李帝努便看见了在走廊上探头探脑的橙色小脑袋。



黄仁俊巴不得一个箭步冲过去扑进自家男朋友怀里,三个月没见面堆砌起来的想念就在电梯门打开那一瞬间化成一滩酸水,侵蚀着跳动的心脏,酸麻的感觉一直蔓延到四肢。看着四周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只得冲人委屈得抿着嘴,转身率先走去待机室。



李帝努跟着人的小步子慢悠悠地走着,看着眼前的人走几步又偷偷回头瞄自己一眼,又不情愿地加快脚步,脸上不自觉就挂起了笑。



干脆快步追上人,在与人并肩的时候虚虚地握住了人的手再松开。



“仁俊xi一个人走得太快了。”



意料之中收到了黄仁俊的瞪眼,李帝努弯起眼睛,抬手揉了揉人的头发。



“乖啦。”



“李帝努你太坏了!”刚踏进待机室黄仁俊便把人摁在门板上,顺手反锁了门,“你再说一句话我就在走廊上抱你了!我才不要管会不会被人拍到!我就……”



听着自家宝贝的声音喊着喊着就带上了哭腔,李帝努急忙伸出手把人搂进怀里,低头细细碎碎地亲着人。


“我好想你。”黄仁俊紧紧圈着人的腰,抬起头把下巴磕在人肩膀上,“一分钟也不想忍耐了。”



“我知道。”



两个人好不容易见了面,黄仁俊说什么也不肯撒手,像没长骨头似的赖在人身边,抱着人的胳膊就叽叽喳喳就是一通说。被拉着的人也乐在其中,主动和人十指相扣,大拇指轻轻地摩挲着人的手指,专心地听着人重复着讲在电话里面已经说过的事,时不时还点点头给回应,一副第一次听到的样子。


直到有人敲了敲门,黄仁俊喋喋不休的嘴才停了下来,听见外面的人准备去拿备用钥匙开门,不情愿地又挪向身边的人坐得近了些。李帝努感受到人突然又变得低落的情绪,抬起手附在人后颈上,逗猫似的用食指轻挠,凑过去亲了亲人的嘴角。



工作人员把门打开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坐在梳妆镜前,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李帝努淡定地起身向人微微点点头,说是做了个小实验所以把门反锁了,没来得及开门,又再说了几句客套话,朝人笑了笑,反倒把人女工作人员笑得不好意思了,让他们等化妆师过来就忙着带上门出去了。




李帝努是n大最年轻的教授,早前就因为那张人神共愤的脸在微博热搜上一挂就是几天。节目这一期的内容恰好与物理有关,黄仁俊接到通告的时候二话不说就打电话给节目组把人推荐过去,为了让经纪人帮着自己和节目组说几句还不惜答应了给师弟钟辰乐的电影客串一个小角色。



本以为要说服李帝努这种泡在实验室里能活上十几天的人会很难,没想到自己连杀手锏都还没使出来对方就爽快地答应了。



节目的录制过程很顺利,基本上对于李帝努来说也不过是必要时候讲讲原理,其他时间只需要盯着黄仁俊就可以了。只是黄仁俊一口一个帝努哥哥叫的自己心都软化了,还毫不收敛地朝自己撒娇,组队玩游戏的时候年糕本性完全暴露,就没离开过自己身边超过两步。



李帝努突然觉得录节目真的很辛苦,忍住不要在镜头面前把自家宝贝拉到怀里啃一通实在是太煎熬了。



节目录制完后黄仁俊便被经纪人带着赶电台做节目,连招呼都没来得及打,李帝努卸完妆换上自己的衣服,出来的时候待机室里只剩下在收拾化妆品的化妆师了。他突然有些难受,落差感一下子涌上来,感觉心里最重要的那块角落一下子被掏空了。



开着车回家的路上打开电台听着自家恋人的声音,心情才有些缓解。从后视镜里看见后座上自己下车时落下的白色姆明,李帝努想起自己还没把黄仁俊带到新房子去,光是想到他看见房子之后的表情心脏又不自觉地加快了。他捂着胸口有些无奈地勾起嘴角,看来自己已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黄仁俊同化了,变得爱赖在人身边,还有从无穷无尽的肢体亲昵中得到安全感,就算分开了才不到两个小时,也好想打电话给他,告诉他自己有多想他,比他想的要更多一点。



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也越来越像你了。



电台通告一结束黄仁俊便缠着经纪人要他把自己送到李帝努那里去,伸出手机把一个月前李帝努发给自己的地址摆到人眼前,一副你不送我过去我就在粉丝面前说你虐待我的样子,还威胁似的,把车门半掩着就是不关上。经纪人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祖宗我也没拦着你去啊,再说了你那房子一个月前公司就给退了这不把你送过去我还得去给你找酒店。



这下变成黄仁俊有些懵逼了,他昂起脸奶凶奶凶地关上门,“为什么退房子!公司是不是不要我了!”



经纪人定位之后发动车子,一脸“我懂的”看向副驾座上的小橙子,“思成老板给你退的,让你自己买房子去。”



“………我爱思成哥!”



这边李帝努才把自己收拾好躺上床,眼睛还没闭上就被门铃催着起来开门。



“房东大人,请收留我吧~”



门外的人穿着灰色连帽卫衣,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对发着亮的眼睛,声音软软的一开口李帝努便知道了来的人是谁,蹙眉摇了摇头。



“房租我会给你的!肉偿您看怎么样!!”



“好说。”狡黠地弯起眼睛笑了,长手一伸把人拉进怀里,带上行李箱进门后利索地一脚把门踹上,全程动作毫无停顿,嘭的关门声把经纪人锁在了外面。








C2



黄仁俊翻了个身被痛醒了,窗帘没拉全,阳光投进来刺得人睁不开眼,他皱着小脸下意识地把头埋进棉被里,哼哼唧唧地揉着腰骂一大早便出门去上课的臭男人。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自己吃开心了就跑了!



李帝努打开房间门就看到小橙子把自己整个人卷进羽绒被里在床上滚来滚去,还能听见人闷闷地骂着自己臭男人。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李帝努走过去带着被子一起把人捞进自己怀里,扒拉两下棉被让人把头露出来,顺手掐着人脸上的肉。



“我可一句不落都听见了。”



黄仁俊顺势整个人窝进了人怀里,凑上去吧唧就往人脸上亲了一口。“真哒?!那你听见我爱你了吗?”



“没皮没脸的。赶紧起床,十二点了都。”



“李帝努你在害羞?!”



“你再撩拨我就让你经纪人过几天带个轮椅来接你去片场。”



“我疼!”黄仁俊噘着嘴靠在人肩膀上乱蹭,哼哼唧唧说什么自己屁股都开花儿了还遇上一个大猪蹄子。



李帝努拗不过人软哒哒地和自己说话,还像只猫一样蹭着往自己怀里钻。认命地把被子从人身上拉下来,又生怕把人弄疼了,有些为难地看着人,黄仁俊这才主动把身上的被子扯开扔到一边,双腿往人腰上一夹,嘚瑟着要人把自己抱起来。



李帝努像抱小孩一样一手搂着人的腰一手托着人的屁股,才刚站起身身上的人就搂着自己的脖子嗷嗷叫。自认理亏地替人轻轻揉着腰,侧过脸贴着人的耳垂低喃着晚上出去他最喜欢的姆明主题餐厅吃晚餐。



黄仁俊这才消停了,两手挤着李帝努的脸亲昵地凑过去蹭了蹭人的鼻尖:“等我刷好牙再奖励你!”



结果刚把人抱到洗漱台前放下,那人又赖唧唧地靠在自己身上,理直气壮地要自己帮着刷牙洗脸。李帝努有些头大,被人在怀里这么闹腾两下自己就快把持不住了还得顾着人屁股疼,二话不说从背后把人搂进怀里,下半身往前顶了顶,故意压低了声音唬人“宝宝,我觉得洗手间也解锁一下?”


“好啊!反正我不要面子!来吧!”黄仁俊兴奋地在人怀里转了个身搂着人的脖子往前凑,本着反正李帝努心疼自己一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要了自己的自信,黄仁俊嘚瑟地还在人怀里小跳了两下,“我们可以边刷牙边来。”



自家宝贝什么心态李帝努自然是一清二楚,坏笑着把搂着人腰的手往人身上仅有的一件宽大T恤里伸,黄仁俊这才怕了,往后躲了躲委屈巴巴地抬起头对上人的视线,把李帝努的表情完全看进眼里之后突然被帅到了,冲人嘿嘿地傻笑着说帝努你这样笑真好看。



一物降一物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了。李帝努最后还是被可爱得忍不住捧起人就是一个绵长的吻,然后留下被亲得整个脸通红的小橘子去厨房给人做早餐。



学物理的人真会!黄仁俊刷着牙感叹着自家教授的吻技,把还没跟董思成表白的日本大老板从里到外哼哼地鄙视了个透,同样是27岁,我们家教授怎么就这么优秀呢!



黄仁俊洗漱好后晃着小脑袋从行李箱里拉出一条黑色的短裤套上,然后屁颠屁颠地往外跑。刚出房门口就愣住了,昨晚一进门就被李帝努这只大尾巴狼拐到房间,压根连房子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他放慢步子从客厅绕到书房,明明是第一次走进这个房子,却从这个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找到了相同的记忆。在房子里左翻翻又看看,鼻子就发酸了。



整个房子从布局到装修都是他们在一起一周年时黄仁俊打着越洋电话跟人说着将来时的模样,有李帝努喜欢的模型,有自己喜欢的姆明,整个基调都是暖色,看上去就很温暖,小阳台上还摆了两个人能坐上去的吊椅。黄仁俊当时在电话里絮絮叨叨地幻想着的一切,这个男人都熟记于心,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所有的未来都变成了现在。



沙发上放着的姆明是他们在一起一个月后,黄仁俊在飞去外地拍mv时在机场强行塞到李帝努怀里的,这只姆明穿着蓝色的小衬衣,因为第一次在大学公演遇见李帝努时他便是穿着这个颜色的衬衫。


黄仁俊到现在还记得他把姆明塞到人怀里的时候那人有些无奈的样子。想着不禁笑出了声,他伸出手推了推姆明的头,看着它倒下眼泪也控制不住往下掉。



李帝努看着人站在客厅抬起头用手扯着自己的下眼皮,意识到人这是哭了,有些着急地把围裙解下来扔到餐桌上。还没走出几步就看见他吸了吸鼻子笑着露出小虎牙朝自己扑了过来,下意识地张开了手等着人跑到自己怀里。



“帝努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大猪蹄子!”



“……你们20岁的小青年都这么夸人的吗。”



“不好吗?”



“好好好。”李帝努无奈地把人从怀里拉出来摁在椅子上坐好,想起昨晚想象中黄仁俊应该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的样子,捏着人的下巴狠狠啵了几下,“赶紧吃完,我们出门把该买的东西买了。”



黄仁俊被亲懵了,乖巧地点了点头,早餐快吃完了才咬着筷子反应过来一会儿要去超市,咧开嘴笑了,他的脑海里已经列出了终极清单——姆明睡衣。他一定要看见李教授穿着姆明睡衣的样子。



超市里人多,黄仁俊把自己捂严严实实的,跑在李帝努前面往购物车里不断扔小零食,快去结账时兴冲冲地挽着李帝努的手往生活区走,李帝努看着人仅露出来的双眼盛满了笑意,把人搂进怀里隔着口罩重重地亲了一下,小橙子肯定没安什么好心,自己不能亏。




等眼前的人蹦哒着拿着两套红蓝色的姆明睡衣凑到自己跟前的时候李帝努无力地垂下了头,看来活着就躲不过这只白色的河马。



从姆明主题餐厅走出来后天已经黑了,两个人拉着手慢慢走去取车,看着黄仁俊另一只手里捏着的姆明玩具,李帝努握着人的手晃了晃。




“宝宝,我们玩个游戏吧。”



“嗯?”



“姆明还是帝努?”



黄仁俊玩着从店里带出来的姆明小礼物,抬起头看着人,“你们有什么可比性吗?”



“当然有啊。你今天不做个决定我就离家出走。”



“房东先生,我觉得……”



“嗯?”



“你亲亲我吧!”黄仁俊把手从人手里抽出来背在身后,脸抬得高高的闭着眼。



李帝努自然是听话地把人搂进怀里,带着人往停车场的柱子后面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什么人之后,扒下人的口罩歪着头吻了上去。黄仁俊以为只是蜻蜓点水便会结束了,准备了一大肚子情话要说,结果被人勾着舌尖吮吸着吻了将近两分多钟,脚有些站不住,只能抓紧了人的衣领,把人往下拉,毫不认输地吻回去。



“我真的是疯了。”一记绵长的吻结束,李帝努有些不可控制地在人被吻得通红的嘴唇上又亲了几下,失笑把人抱紧了,“如果被拍到了怎么办。”



“你在,我不怕。”



黄仁俊害羞地把脸埋进人怀里。



“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就最好了。”




TBC

评论(28)

热度(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