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像他那样的直男怎么会有人喜欢?

C2

#诺俊

#ooc



“你这么令人着急的影视感悟能力是怎么通过联考的?”李帝努看着在桌前坐了大半个小时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黄仁俊,忍不住伸手捏着人的脸。



这是搬进李帝努家的第四天,电脑里的文档已经以超出实际逻辑为理由被删得七七八八,只剩下自己大一的时候看完全职高手心血来潮写下来的热血无女主文字大纲,还有几个之前大二时被他摁着头改的没了原型的小剧本。



黄仁俊已经反复看了三天霸王别姬了,对于李帝努一直想要的深层剖析是一句没答到点上,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人说一句顶一句,对上人眼神儿的时候还是嘿嘿笑着叫师哥。



李帝努看着人一脸的生无可恋,连回头冲自己卖乖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才把视频软件关了,打开上学时用的ppt打算干脆把所有点都摆明了跟人讲。



“师哥咱短期之内能别看程蝶衣了吗,要吐了。”黄仁俊脸贴在桌面上惨兮兮得看着人,故意把声音压低拉得长长的,“——我艺考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认真看片子了你放过我吧。”



“不行。”李帝努淡淡瞥了人一眼,“你连最基本的人物都不解透,你还想写个什么正常人剧本。”



黄仁俊张张嘴还想反驳什么,就被桌面上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消了音,正想趴下干脆眼不见为净,就感觉自己的小腿被踹了一下,抬起头就看见还在用鼠标操作电脑的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下巴冲门口点了点,拿起电话接了。



“诶好,我马上出去。”李帝努加了电话看着还在发愣的人,又拍了拍人的脸,“发什么呆啊,拿外卖去!”



只要不看程蝶衣!你说什么都行!



黄仁俊像是屁股突然被点着的小竹筒炮,猛得站起身就跑到去拿外卖,接了外卖又不想太快回去接触灭绝师哥,强拉着小哥扯皮,直到被大黄咬了咬裤腿才讪讪笑着放已经尴尬的快要哭出来的小哥走。



“大黄你这样一点都不友好的。”黄仁俊关了门把外卖又往上举了举不让垂涎欲滴的大金毛碰到,空出来得手揉了揉这只从进门第一天起就被自己视为亲切朋友的大狗狗,带着他往饭厅走,领到李帝努身边后乖乖地把外卖推到人眼前,站在大黄旁边卖乖,背着手一动不动。



“你腿已经这么短了吗,从饭厅到门口拿个外卖花三分钟。”李帝努边打开外卖盒子边冲人摇了摇头,“别说师哥不疼你,我认识一同学,我明天就把你送过去揠苗助长扯一扯看看能不能争取让这个腿比例至少正常一点。”



红薯的味道随着人的动作四溢飘散,黄仁俊早就没法集中注意力听人说什么了,视线和身旁的大金毛一起直勾勾地黏在躺盒子里的两个烤红薯。



“去,拿个碟子,叉子过来。”李帝努淡定地撕开包着烤红薯的那层锡纸,侧过头跟人说了之后看着他踱着步子不情愿地往厨房走,笑着揉了一把身后大金毛的头,压低了声音,“你的猪朋友开始意志消沉了。”



在厨房快速拿了碟子和叉子的黄仁俊乖巧地坐在人对面,想要吃的心明晃晃摆在脸上,盯着烤红薯咽了咽口水。



李帝努把烤红薯往人眼前推了推,果不其然就看见人睁着闪亮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挑了挑眉头,让他动手。



在一个十足的强迫症完美主义者看来,烤红薯皮不去得干干净净是不配入嘴的。得到开餐准许的黄仁俊撸起袖子就开始准备扒皮,忍着指尖的烫感左捏右撕,转了好几个圈才把烤红薯处理干净了,才捏起底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叉子,下一秒就感觉自己手上一轻,顺着烤红薯移动的方向看过去,映入眼帘的就是李帝努那张带着痞笑的脸。



“你继续。”李帝努叉着一整个烤红薯,放在嘴边吹了两下就毫不犹豫入了嘴,吧唧嘴敲着键盘,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留给辛苦扒红薯皮的黄仁俊。



“师哥,你一个人吃两个烤红薯容易消化不良的。”黄仁俊不动声色的把剩下的烤红薯往自己的方向推着滚了两圈,半掩着护在手心内侧,试图隔开李帝努的视线,“为了咱们的剧本进度着想——”



“我不吃。”李帝努懒懒得抬眼看着人,嘴里还啃着烤红薯,说话都含糊不清的,“你别拖累我的进度才对。”



他不吃……



黄仁俊在脑海里飞速过了三遍这句话的深层意思,他不吃的意思就是,烤红薯给另一个人吃,另一个人,那就是自己了。


在心里默默理清了人话里意思的黄仁俊动手就开始扒起了烤红薯,小心翼翼地努力不让它有坑坑洼洼的痕迹,一小圈一小圈地把皮跟烤红薯分离,随着最后那一小块皮撕下来,心情达到暑期以来最巅峰。



“等等。”



黄仁俊往嘴里送烤红薯的动作一顿,张着嘴呆呆地看着突然开口的人,看着人抬起的手下一秒就要伸向心心念念的烤红薯,立刻往后躲着,整个背贴在椅子上,把烤红薯往嘴里塞,像仓鼠一样飞速启动门牙啃下几口,在人诧异的目光中屯满了一嘴的红薯肉,鼓着小脸蛋艰难地嚼着嘴里的烤红薯,双手抱着瞬间去了一半的烤红薯,瞪大了眼睛看着人,满是防备。



李帝努没想到眼前的人会有这种举动,伸出去拿烤红薯的手僵在半空中,看着小仓鼠一边瞪着自己一边努力吞下嘴里的东西,又急忙低下头啃满一嘴,一时间竟然有了一丝丝心酸。



他把叉子上的烤红薯取下来,喂给身后等待已久的大金毛,崽看向黄仁俊的眼神都突然多了怜悯的情绪。



誓死捍卫烤红薯的人哪能想到那么多,食不知味也低着头努力把烤红薯塞进嘴疯狂咀嚼咽下,丝毫不知道在他大师哥脑海里已经出现了多个以他为原型的小可怜乞丐剧本人设。



李帝努看着人把最后一口也塞进嘴里,贴心地帮人倒了杯水,在他伸着脖子吞下最后一口的时候推到人眼前。



“咱们学校那个表白墙上肯定有人表白你了。”



“嗯?”黄仁俊被人突然的一句话说愣住了,拿起杯子喝水的动作都放慢了。



“我上次偶然间看到的。”李帝努拿起鼠标在手里把弄着,“说要表白戏文的某个学长,路过饭堂的时候看到他吃饭的样子就情不自禁被迷住了。”



“不是我吧……”黄仁俊假装冷静用水漱了漱口,每次碰上这种事情耳根子却阻挡不住地红了。



“是你。”李帝努正色,盯着人的脸一脸的认真,“那个残忍的吃相仿佛饿了几百年,这话是你没跑。”



我要杀人了。



黄仁俊下意识保持微笑冲人眯了眯眼,忍着骂人的冲动把手里的水咕咚咕咚喝了个见底,放下杯子的那一刻同时打了个嗝,假装什么都没有听到乖乖地凑过去等着人开讲。



本以为是水一下喝太猛才导致的打嗝,在李帝努讲ppt的过程中持续不断地打嗝让黄仁俊自己都想找块地钻进去。



“去解决一下你的饭后问题?”李帝努看着人打嗝不断的样子盖上了电脑,嫌弃的意思丝毫不收敛摆在脸上,“你是没吃饱在抗议还是吃太饱在膨胀?”



黄仁俊撇撇嘴,又不敢顶嘴,只能在心里回他一句是被恶心鬼气的,垂着眼还是决定去冰箱翻点酸的压住阻止不住往上跑的气体,找了半天就从一堆蔬菜里翻出一个苹果,看了一眼还没什么反应的李帝努,洗洗就吃了。



酸意通过咽喉往下,果然要打嗝的冲动就被压下来了。



李帝努看着重新坐回自己眼前的人手上滴着水,嫌弃地递了张纸巾过去。



“大男人吃苹果洗什么,矫情。”



“……很脏啊师哥。”黄仁俊一脸的认真。



“那我问你。”李帝努干脆两手放在桌子上盯着人看,手指了指他手上的苹果,“苹果没洗可以吃吗?”



黄仁俊摇头。



他又把手指指向水龙头:“自来水没煮能喝吗?”



还是摇头。



“那为什么不能吃的苹果用不能喝的自来水洗了就能吃了?”李帝努两手交叉撑在下巴下看着人眨眨眼,“嗯?”



“……我开心。”靠,就不能好好吃苹果吗!



黄仁俊狠狠咬了一口苹果,决定不管对面的人说什么都不理了,低下头玩手机,趁着对面的人不注意悄咪咪地在搜索栏打“霸王别姬深度解读”。



李帝努懒懒地往人手机页面一瞟,再看见他那副心虚的样子,心里大概也有了个底,勾了勾嘴角什么也没说,这才正式打开了教授发过来的文字大纲。



才没看一会儿黄仁俊就坐不住了,抬起头瞄了人一眼,把浏览器关掉打开微博,偷偷打上了女神的名字,打开她新发的微博,在评论区嗷嗷嗷发出少男嚎叫后顺手就保存了图片,挑了一张美滋滋地换上了手机壁纸。



对面的李帝努打完字就看见人咬着手指傻笑,一脸无可救药地摇了摇头,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工作室的同事让他物色一下年轻女演员,然后把联系方式发给自己,才刚挂了电话放下手机就感觉到一道灼热的视线黏在自己身上,抬眼看过去果然就看见了人扑闪扑闪大眼睛看着自己。



“说话。”



“师哥你缺女演员吗!我我我我我我给你推荐一个!”黄仁俊急忙把手机打开微博界面,狗腿地双手推到人眼皮底下,“你看看咱们学校的这个师姐,刚出道没多久!特好看!”



“……”李帝努没有接过手机,扫了搜索栏上的名字就打开了百度,草草看了几眼就关掉了,“你暗恋对象?”



黄仁俊被人猝不及防的一句话吓得结结巴巴咬到自己舌头,半天红着一张脸说不出句完整话。



这个师姐跟李帝努一届,高三的时候黄仁俊高一,自从在冲饭堂路上远远地看了一眼之后,她的女神地位就在黄仁俊心里扎了根,偷偷关注了她的微博,就连大学也是奔着她在才考的。



被李帝努这么一问,就像多年来藏在心底的小秘密一下被赤裸裸公布在大街上,黄仁俊突然短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人。



……暗恋?这就是暗恋吗!



“她五官长齐了吗?”李帝努连手带手机一块抓在手里,往下刷着女神的微博,皱着脸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齐……了啊。”黄仁俊还想争辩什么,抬眼对上人犀利的眼神就像个泄了气的气球,说话声慢慢就弱了,毫无气势,在心里暗暗回怼。



这叫笑眼!你一个狗男人懂什么!千篇一律的大眼睛看久了都分不清哪只眼睛是谁的!这世界上这么好看的笑眼简直就是上帝的礼物好吗!



小学弟是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狰狞已经把他出卖得一干二净了,李帝努嘶地吸着气,把拳头摁在人头上,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僵持了好一会儿,心里窝气,干脆收拾电脑回房间。



李帝努前脚一走,黄仁俊就打开了淘宝开始催扎小人发货,得到店家所谓“要有耐心才能诅咒成功”的说话后气的直跺脚,扔下手机跑去厨房倒果汁降火。



欺负我可以!辱骂女神不可忍!



黄仁俊一口气喝了四杯橙汁,这才冷静下来,转身才刚放下杯子就看见李帝努正倚在桌上,拿着手机不知道在捣鼓什么。



玩手机不是问题,问题是他手里拿着套姆明手机壳的手机。



凉了。



“过来大黄。”李帝努低着头,刘海挡住了眼睛看不见有什么情绪波动。



黄仁俊腿一下就软了,玻璃杯差点没放稳滚到水槽里去,看着人直勾勾地看着自己,捏着衣角慢慢挪到人身边,低着头不敢看人。



盯着鞋尖看了好半天都没等到人再开口说话的声音,黄仁俊咽了咽口水,一咬牙心想死就死吧,昂起脸什么话都没说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傻了。



李帝努正揉着大金毛一脸好笑地看着自己,大黄看到自己还“汪”地叫了一声。



……我说这只大金毛怎么该死地亲切。



“师哥没我事儿我先走了!”



“本来没你事儿,结果我一叫大黄你就过来了。”李帝努抓起人的手,把手机塞到人手里,凑近低着头冲人笑,两只眼睛瞬间成了小月牙,“壁纸,五官没长齐的女人我帮你换掉了。”



黄仁俊这才仔仔细细看了人的五官,被人这么近距离盯着心跳再也忍不住嘭嘭跳着加快,眨着眼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李帝努看着小学弟瞪大了小鹿眼脸上又开始泛了红晕,揉了把人的头发,这才满意地冲金毛勾了勾手,拿着落下的鼠标垫回房间。



回到房间黄仁俊才反应过来要检查手机,打开手机就被壁纸上李帝努和大黄的自拍吓了一大跳,同时暗自松了口气,庆幸他应该没看到淘宝,还没放下心两秒,打开后台黄仁俊就忍不住一头扎进床里充当活死人。




“好我不急的 ”

“但是娃娃麻烦帮我把眼睛做大一点,圆溜溜的那种,身上缝个名字就好了。”

“如果可以做到跟照片神似的话就最好了”

“【图片】”




李帝努发过去的照片就是他换下来的壁纸,最后还不忘记发了女神的大名过去。



黄仁俊像只着陆垂死的金鱼扑棱着,闷在被子里哀嚎。



女神我对不起你,我让你cold cold了。


TBC




评论(18)

热度(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