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无事献殷勤 非常喜欢你 (番外一)

(一)磨牙期

#诺俊

#ooc




李帝努深深觉得黄仁俊已经步入每个婴儿都要经历磨牙期。不管什么东西拿过手就上嘴,说他几句他也不往心里去,笑着撒娇,转头拿起东西还是往嘴里送。


在看见小年糕把抽屉里的东西试探性放在嘴边咬之后,李帝努再也不能容忍人的坏习惯了,零食袋放在嘴里咬就算了,怎么连安全措施要用的东西也咬。


他扑过去把人压在身下,把人反手钳在头上,教训了一个晚上,听到身下的人求饶说再也不乱咬了才满意地放过人,带着人去清洗。


身体批斗的后果就是小家伙再也不乱咬东西了,而李帝努脖子锁骨到手臂都布满了小老虎的牙印。


光顾着跟小家伙歪腻,上课用的ppt一直没时间打,眼看着第二天就要上课,李帝努这才把心思放在电脑上,早早拉着黄仁俊洗了澡,放他一个人在客厅跟糯糯玩,自己回书房工作。


全心投入工作的李教授连小年糕探着脑袋走进来都没看见,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的时候手抖得打了一长串的jjjjjjjjjj。


“你真的不打算在我粉丝面前露个脸吗?大家都以为我们be了……”


罪魁祸首黄仁俊看着自家李教授又躲开自己的手机镜头,挤开人放在键盘上的手就坐在人大腿上,张开嘴就在人肩膀人咬了一口,搂着人脖子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在背后偷笑着把正在直播的手机镜头对准了自己的脸和李帝努的后脑勺,看着猛地刷上去的评论清一色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嘚瑟地又揉了揉教授的后脑勺。


自从大赏拿了最佳男主公开出柜之后,在微博上一点点公开李帝努成了黄仁俊工作之余最喜欢的事情。从脸上的泪痣,笑眼,手指,各种身体细节部位,到把自己抱在怀陪着对台词念女主角台词的小视频,尽管视频里只有李帝努的声音,但光是画面内坐在黄仁俊怀里的英短和黄仁俊坐着的大腿,都够让粉丝嗷嗷叫上一整晚。


浑然不知小家伙正在直播的李帝努还以为他又想着拍照放在微博上撒狗粮,大手护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又开始在键盘上操作打讲义,完全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黄仁俊看着评论里都在求正脸,没一会儿就坐不住了,下巴搁在人肩膀上咿呀咿呀张嘴又合上,磕得李帝努没了心思抓紧了他的后颈从怀里拉出来,凑上去抓着人的衣领就亲了一口。


“就一下!”


李帝努无奈的往后坐了坐,靠在椅背上看着人,食指推推人的鼻尖,粉丝就只看到镜头里教授的手臂和自家偶像被捏成了小猪鼻子。


“上次你拍个手指就拍了二十分钟。”


黄仁俊一边要顾着直播另一边还得注意不被发现,压根不敢看镜头,手抓着人的手臂往下拉,赖唧唧地往前倒进人怀里。


“……小气鬼,现在连二十分钟都不愿意分给我了。”


“那你说说我哪二十分钟不属于你了。”李帝努大拇指扣着人的腰眼摩挲,低头在人发旋上亲了一口,把人翘起来的小呆毛压下去,“从你进门那一刻开始我可连糯糯都没抱过。”


黄仁俊低着头在人怀里就是一通蹭,被人这么一说没了胡搅蛮缠的理由。从拍完mv回家之后李帝努确实除了上课之外的其他时间都跟自己待在一起,这几天连洗澡都是一起进去洗的。


但是直播都开了,刚才进书房前自己还跟粉丝嘚瑟说一定会公开的……


“……就一下,真的一下。”小年糕靠在人怀里,抬着头冲人眨眼。


“好吧,那你要快点了,打不完讲义今晚你就要自己乖乖睡觉了,嗯?”


李帝努往后坐了坐,让小年糕在自己的怀里转了个方向,胸膛贴紧了人的后背,后一秒就看见了直播界面,从教六年的李教授看着迅速滚动的评论,第一次真实地感到头疼。


黄仁俊亮晶晶的小眼睛在评论区停留了好一会儿,看见一大群粉丝一副要倒戈粉李帝努,神气地仰起头靠在身后的肩膀上,李帝努微微低着头就看见人冲自己撇撇嘴,掐了掐人的脸颊一脸的无奈。


“不给看了!”小年糕伸出手挡住李帝努的五官,冲镜头晃了晃脑袋,“你们就别肖想我的李先生了,他从头到脚都只爱我。”


评论区的粉丝又因为这句话激动得嗷嗷叫,还没反应过来要接着调戏自家醋味十足的爱豆,就听见清晰地传来“啵”的一声。


李帝努笑着抓着人的手腕,在人手掌心重重地亲了一口,在黄仁俊慌乱地回头看着自己的时候弯腰搂住人,下巴搁在人的肩膀上。


“好了,我们家宝宝到点睡觉了,大家也早点睡吧。”


小年糕附和着用力点头,伸手挥了挥就把界面关掉了,缩回教授怀里又是一脸的讨好。


李帝努看着怀里的小年糕揪着自己胸前的睡衣,估计是怕自己不高兴,黏黏地说着我错了,一个劲往自己怀里钻。


“去睡觉吧。”


“一个人?”小年糕仰起脸看着人。


李帝努怕他又耍赖,干脆把人打横抱去房间,放到床上仔仔细细地给人压好被角,犹豫了一下又把姆明塞到人怀里让他抱好,低头在人额头上亲了亲。


“不许下床,不然就把你拎到阳台做。”


本来还想说话的小年糕听到人这句话一下就红了脸,隔着被子踹了人一脚,把头蒙进被子里让他快出去。


“我说到做到哦。”李帝努起身前还不忘重复一遍,拍了拍人棉被下的小脑袋瓜。走去书房的路上打开了wb,点开超话,看到清一色的直播截图和视频,正打算退出搜一下黄仁俊的名字找找有没有杠精久违地又跑出来冷嘲热讽,看见热搜上明晃晃的“黄仁俊 JENO教授”“黄仁俊男友正脸公开”“JENO”“黄仁俊男朋友直播”挑了挑眉,默默关了手机。


太吓人了。


李帝努眼睛在课本和屏幕上来回扫,打着讲义心思却早就飞到了两个人正式公开这件事情上。


坐在电脑前持续敲了一个小时,眼看着就要打完最后一段字,李教授反而拿起手机,斟酌再三还是按了发送,才心满意足地笑着关了手机做收尾工作。


房间里,趁着李帝努不在偷偷玩手机的小家伙正躲在被窝里,为热搜榜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被突然响起来的特别关注提醒声吓了一跳。


打开就看见自己唯一的特别关注——J,终于拥有了第一条微博。


没有配图,只有三个字。


黄仁俊捧着手机看了好几次,乐得在床上直打滚,连放在一旁的姆明被自己踹到地上去都不知道,裹着被子坐起身,一股脑就按了转发。


黄仁俊V:嗯  你的!//@J:是我的。


转发成功还不到几秒,黄仁俊看着自己的消息提醒开始猛涨,兴奋着忍不住点开想要看看粉丝的反应,扫了一眼发送时间00:12一愣,反应过来后抱着脑袋嗷嗷叫,急忙把手机扔到一边,蒙进被子里装睡。


李帝努收到转发通知差点气结,两三下收拾好笔记本和u盘,迈开腿就往房间走。打开门看见被滚的乱七八糟的床褥下鼓鼓的一坨,连姆明都掉在了地上,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把姆明捡起来放在床头柜,坐在床上轻轻扯了扯被子。


“出来挨打。”


“我没有下床…”深刻认识到自己逃不过这一劫的小年糕把被子从头上拿下来,只露出两只大眼睛,小声闷在被子里说,“我一直在床上…”


看到人那双眼睛李帝努态度立刻就软下来了,还故意装作生气的样子板着脸,手伸过去摸了摸人的额头,说话语气不控制地就变轻了:“刚才不是说好睡觉的吗,现在都几点了。”


小年糕最会的就是顺杆爬,头在人手掌心蹭了蹭,起身带着被子黏唧唧地窝进人怀里,对自己的不听话行为一句解释都没有,两个动作就把李帝努治得死死的,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抱着人让他睡好,在旁边躺下。


“我错啦!”黄仁俊看着李帝努刚躺下,立刻便抱了上去,卖乖地冲人抿着嘴笑,小梨涡里满是藏不住的狡黠。


“少来,你还能知道错。”李帝努侧着身子把人搂进怀里,看怀里的人仰着头,顺势压着人的后脑勺吻了上去,还没下一步动作就感觉自己下唇被叼住了,睁开眼就对上小家伙笑着眯成一条线的眼睛。


黄仁俊玩得正开心,看着眼前的人突然表情有点微妙,后一秒腰间的衣服就被撩起来,两只手随即附上来四处游走。危机感直接涌上脑袋,小年糕赶紧松开了牙齿,讨好地亲了亲人,抓着人还在乱动的大手,挣扎着要从人怀里跑出去。


李帝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亲到小家伙只抓着自己的领子,没有力气再挣扎才报复性得咬了咬他他的嘴唇,大手才终于安分下来离开了人的胸腰,撑在两侧拉开两个人上半身的距离。


“还咬人吗?嗯?”


黄仁俊小幅度晃了晃脑袋,搂着人的脖子把发红的脸埋进人的脖间,默默地调整呼吸。


“调皮鬼。”李帝努揉着人的头发,倒在床上让搂紧自己脖子的人躺平,等自己脖子上的手放开了,自己才躺在一边。


“抱。”小年糕还喘着气,伸出手就往人怀里钻,搂着人的腰不放,“你别乱来了,明天还要上课的。”


“你——”


“你看你还在说话。”黄仁俊理直气壮地看着人,在人说话前干脆往上躺了躺,抽出手伸到人的脖子下面,学着李帝努哄自己睡觉的方式,把人搂在怀里让他躺在自己的手臂上,“杰诺爹地乖乖睡觉。”



第二天一早,李帝努偷偷把手从人怀里抽出来,轻轻把放在床头柜上的姆明塞进入代替,蹑手蹑脚地起床洗漱。


李帝努怕吵醒人动作放的很轻,没想到刷牙的时候小年糕就起床了,从后面抱着自己不放,拉长了声音要一起去学校。


“我不困,你上课我就睡。”黄仁俊嘴里嚼着面包,慢悠悠地跟着人走出家门,两只手各拿一个包子,没空整理卫衣帽子,一进电梯就把踮着脚把脑袋往人眼前拱,让他把卫衣帽子扣上。


“刚才不吃,非要出门才开始吃。”李帝努扣上帽子后揉了揉人的头发,想牵手发现眼前的人一手一个包子,掐了掐人被包子塞得鼓鼓的脸,“牛奶带了吗。”


小年糕摇了摇头,正要张嘴说话就被人摁住了嘴唇,说等吞下去再说话,小脑袋一低,对着人的绀色衬衫撞了过去。


“喏,牛奶。”


上了车后黄仁俊手里还剩一个奶黄包,指着后座上自己偷偷摆上去的草莓牛奶,得意地冲人弹了弹舌,换来人无奈的笑后扭过头专心吃手里的包子。


结果一进大学经过校内超市,有了一排草莓牛奶的人还是跑下车,从店里抱出来一排荔枝味牛奶,抽了一只出来,喜滋滋地跟在人屁股后面进了物理学院。


由于是提前到的,李帝努一进课室就把人按在窗边的位置坐好,早到的几个同学看着教授带进来的人,好几个都忍不住探头探脑想要研究这个穿着奶黄色卫衣的人到底是不是热搜上的人,碍于教授常年板着一张脸,只能偷偷八卦一边开手机在pyq激情散播消息。


李帝努哪能不知道台下的学生抱着什么心思,特别是进来课室的人越来越多,还都脚步匆匆的。才刚把电脑连接上投屏,抬头就看见跟着自己读研究生的学生特意跑到这个课室,抱着不知道从哪儿搞来的课本坐在黄仁俊旁边,看见自己的目光后贱兮兮地笑。


人多不好发作。


李帝努瞥了人一眼,想着是他坐在黄仁俊旁边反而松了口气,跟紧张得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小年糕做了个手势,告诉他没关系,才开始上课。


黄仁俊捏着手里方盒状的荔枝牛奶,听台上的人讲了二十分钟,终于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失去意识之前还侥幸地想,还好当时在n大没有因为冲动转系上物理。


坐在旁边的男生后半节课基本就听不下去了,自己的师娘坐在隔壁打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地就要靠到自己肩膀上,讲台上的教授那眼神几乎就要把自己撕碎了。


“师娘别睡了。”发出求生欲的信号。


黄仁俊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动了动自己的胳膊肘,下意识就侧着头看着旁边的男孩子,在人的眼神暗示下对上李帝努的视线,囧囧地缩着脖子,打开吸管扎进去,以防自己再睡觉,打算喝个牛奶醒神。


“师娘你再不醒,我的论文就要泡汤了。”男生趁着李帝努低头翻书,压低了声音跟人说。


上一次赤裸裸地听到师娘两个字还是李帝努在n大办公室对着自己两个学生说的,突然被正面称呼,黄仁俊耳根子一下子就烧起来了,缓了好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了句对不起。


“尹产贺你来回答一下我的问题。”


讲台上的李帝努突然朝两个人的方向看过来,黄仁俊被盯得动作一滞,吸管咬在嘴里吸也不是,不吸也不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边刚才跟自己说话的男生便笑吟吟地站了起来,在李帝努带着威胁的眼神中滔滔不绝,看着估计能把李帝努气个半死,坐下去的时候还骄傲地拍了拍胸脯。


黄仁俊嘴里含着一口牛奶,对讲台上的人眨了眨眼,吞下去时没忍住笑着低下了头。


李教授吃醋了呢。


尹产贺坐下后就不敢再主动招惹人了,双手放在课桌上叠在一起。


师娘可爱归可爱,重要还是论文重要。


李帝努忍了大半节课,听到下课铃后下意识就松了口气,看着一溜烟抱着书就跑的尹产贺气不打一处来,低头收拾东西。


课室里的人分明是想看看穿着奶黄色卫衣的人到底是不是黄仁俊,也跟着磨磨蹭蹭地,余光瞄着李帝努走向靠窗的座位,一群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


黄仁俊没急着起身,等到人走到自己跟前,弯下腰看着自己才伸手帮他整理绀色衬衫的纽扣,仰起头压低了声音:“好多人诶,出不去了。”


李帝努扫了一眼还没离开课室的人,勾起嘴角没回答人的话,反而揉着他的头发问他牛奶好喝吗。


黄仁俊摇了摇头,明明是甜到腻的味道还是忍不住低头又吸了一口,正要咽下去就被人钳住吻住了,嘴里的牛奶被一点一点搜刮走。


李帝努扣着小年糕的后脑勺把这个荔枝味的吻细细品尝了一遍,才满意地放开人,不轻不重地又在人嘴上亲了一下。


“我觉得…好喝。”


“疯子。”黄仁俊一想到身后被那么多人看着,抓紧了人的衣领把脑袋靠了上去,张嘴就咬了人的锁骨。


“你传染的。”李帝努把下巴搁在人的头顶,蹭了蹭,弯着腰把人抱在怀里,抬眼看了自己的学生,笑着低下头亲了亲人的发旋“是你说让全世界都知道就最好了。”


“你瞎说!”


“好了,别咬了,要流血了。”


小年糕不情愿地把头从人怀里抬起来,主动把手放进人的大手里,还是没做好心里建设要面对那一群人,红着脸低头趴在桌面上。


李帝努另一只手揉着人发烫的耳垂,这才不打算饶了他。


他抬起头看着座位上不敢说话的学生,冲后门的方向挑了挑眉,领悟到教授意思的人抓着书本争先恐后地往外跑。


这下不看也知道,是黄仁俊没跑了。


“再钻就到桌底下去了。”李帝努敲敲桌面,“回家,他们走了。”


黄仁俊抬起头嗔怪的瞪了人一眼,拉着人的手借力站了起来,赖唧唧地看在人身上催着他快走。


“等下宝宝,你还欠我什么。”李帝努往前一站,撑着手把人圈外自己手臂中间,右手握着人的脖子,大拇指在人下颚线摩挲着。


黄仁俊在人怀里懵圈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扭过头看课室确实没有人了,才放心地转过头,仰着脸亲亲人。


我以后再也不在李帝努面前看日剧了,被逼着坐在课桌上承受着人暴风亲吻的黄仁俊暗自想。


然后张嘴,咬住了人的下唇。












评论(67)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