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像他那样的直男怎么会有人喜欢?


C1
#诺俊
#ooc


黄仁俊很委屈。



花了三个月写的剧本被教授挑着字眼说毛病,尽管办公室里只有两个人,那长达三个小时的“指导”也足够让他被早餐吃下去的菜包反复涌上来堵在心头噎死。



好不容易熬到头抱着电脑就要走,就被教授从后面抓后领子扯住了。



“差点忘了…”老人家推了推眼睛,在黄仁俊惊恐的眼神中松开手,“我有个剧本给了你师哥,你们暑假一块儿搞。”



“哪…哪个师哥?”



戏文专业本来就没有多少男孩子,黄仁俊他们这一届一共就七个男孩子,上届好说还有八个,上上届入学就五个男孩子,有一个读到大二转表演了,还跑了俩去国外读导演,剩下两个一个做了编剧,另一个转行做了演员。



教授平时就喜欢招呼系里不多的男孩子做事儿,作为系里罕见的雄性生物,七个小男孩儿别说多抢手了,一来二去都在开学没多久被女生的强烈攻势打倒,天天下课就忙着谈恋爱,瞬间成为孤儿的黄仁俊理所当然就成了被教授呼来唤去的小朋友。


跟着教授打杂了一段时间黄仁俊才知道,教授手下有两个闭门弟子——上上届的李帝努和上一届的李东赫。



黄仁俊每次眼巴巴看着两个师哥跟教授聊天胡扯,倒也不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总觉得那三个人跟自己隔了一整大半个楚河,界限分明,是背后自带圣光的人。



一直到大二开学黄仁俊莫名其妙加入了这个奇怪的组合,才算是见识到两位师哥的真面目。



后来跑去考研读了导演的李东赫师哥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机灵虫,总是把梗概说完后就压榨自己帮他写剧本,自己偷偷溜出去疯玩一整天,赶在教授回家前跑回来拿电脑修修改改,假装自己敲了一天字,见到教授那一刻就开始嗷嗷叫。



另一个出了名的毒舌师哥李帝努大四就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很少到教授家里,但是教授经常把黄仁俊的作业发过去让他批改,偶然碰上几次,说的那短短几句话,就足够让黄仁俊留下心理阴影了。



眼下教授嘴里的师哥一下让黄仁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紧张得屏着一口气。



“当然是你阿诺师哥了。”教授咧嘴,拍了拍石化的人的肩膀,“跟你师哥住两个月,没准对你大四实习还有点帮助的。”



有帮助个鬼……



黄仁俊哀嚎着扑在床上滚来滚去,给李东赫发消息不仅没收到安慰,反而被人几个哈哈哈打发走,顺带甩了个红包让他趁着死之前给自己买点好吃的。表面上气呼呼地收钱立马就给人拉黑了,收拾行李的时候还是听话默默地往里边儿放了几盒牛奶。



洗完澡躺到床上才猛然想起想到大三开学自己因为多喝了一瓶酸奶被人呛了一整年,黄仁俊一个激灵起身,跳下床蹲着把箱子打开,把几瓶牛奶拿出来。



“算命的说我22岁会遇到有缘人,我才21,嗯,要相信大师!我一定可以活下去!”



在到公寓前黄仁俊还一直在给自己打气,一手抱着装不下的姆明,一手拉着行李箱,站在门口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按了门铃。



门一打开,映入眼帘就是那张常年出现在校园网首页的脸,顶着一头滴水的黑发,头上还搭着一条干毛巾,穿着简单的白色背心和黑色短裤。



李帝努看见门外的人后勾着嘴角坏笑,拉开门欠身是要让人进门,却在黄仁俊迈出腿前往屋里招呼蹲在一旁的大金毛过来,挠着它的下巴冲黄仁俊的方向努了努嘴。



“来大黄,迎接一下你的猪朋友。”



“师哥…”黄仁俊小声抗议着,对上人的视线后又怂了吧唧地低下头。



使坏的人笑着撸了把金毛的脑袋,又把大手放到小师弟的脑袋上揉,脚一勾带上门,让黄仁俊自己去客房收拾,趿着人字拖回房间洗漱。



看着人走进房间黄仁俊才松了口气,手摸了摸被揉乱的头发,蹲下去抱抱亲昵蹭着自己大腿的大金毛,小心翼翼地拉着行李箱去了客房。



收拾完行李后又不敢主动出房间,黄仁俊干脆打开了笔记本开始疯狂敲字,一边对照着自己的大概构思,一边哒哒哒把键盘敲得直响,竭尽全力把自己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文档上,连身后的脚步声都没听见。



李帝努叼着牙刷在人房门口敲了三次门,背对着自己的人始终没反应,干脆走到人身后,两手一撑把人圈在怀里,没戴眼镜只能眯着眼,凑近去看屏幕上的字。



黄仁俊被人圈住后要合上电脑已经来不及了,瞪着眼睛吸了口气,整个呼吸内腔瞬间充满了人身上好闻的沐浴露香味,身后的人突然凑近,湿发一下碰上了自己的耳朵,黄仁俊躲着下意识就拧过头,鼻尖蹭过人的脸颊,傻眼了。



“你怎么回事?”李帝努微微侧过头看着人,对两个人突然缩短的距离毫无波动,“写的是中文没错,凑在一起就不是人说的话了。”



“怎…怎么不是人说的话了?”黄仁俊慌里慌张得看向电脑屏幕,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键盘敲击的声音,屏幕上的几千多字被选中,瞬间连着提头一起消失得干干净净。



什么劳动成果都没了,小年糕哭丧着脸就要把脸砸在键盘上,感觉到后颈被身后的人眼明手快地用大手抓住,像扯死鸭子一样轻轻往后拉。



黄仁俊被这个动作弄得心里咯噔一跳,以为人终于良心发现了,抬起头盯着人看。



“多好的电脑,别糟蹋了。”李帝努笑着扯着人的脸皮扯了扯,“出来吃早餐。”




“不吃!”黄仁俊推开人站起身,抓床上的被子就往床上倒,蒙住头生闷气,不管房子主人在自己头上说什么都不回答。




李帝努说了几句看人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刷着牙又含含糊糊说了几句听不清的话,走到房间门口又折回来,吞了吞嘴里的泡沫。



“我可不惯着你,这样就受不了我劝你还是回去吧,拿了毕业证也不是能做编剧的料。”





黄仁俊发誓他是为了不被饿死才出房间吃饭的。


脚边的大金毛依旧对自己充满好奇,大爪子一下两下拍着自己,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兴奋。


黄仁俊跟狗玩了一会儿心情才好了些,撕开手里的肉包子就要往狗狗嘴里送,还没伸出去就被坐在对面的人抓住了手腕。


“别乱来。”李帝努皱着眉,把人手里的包子塞回人嘴里,看着人一副呆愣愣的样子,弹了弹人的脑门,“大黄不像猪,杂食。”


真是一张令人生气的脸。



黄仁俊捂着额头满脸的委屈:“师哥你太过分了。”



“嗯。”被人控诉的人反而淡定地点点头,贱兮兮地笑着推了推人的鼻子,“记得洗碗,这就当生活费了。俊猪。”



算了,寄人篱下有求于人,不生气。



黄仁俊僵硬的微笑挂在脸上,一直目送嘚瑟地冲自己做了个wink的李帝努进了房间,打开手机毫不犹豫地把放在购物车里两年的九块九包邮扎小人公仔下单,顺带买了一支不褪色的马克笔。





TBC

评论(49)

热度(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