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狐泥气球🎈(下)


上文请戳   上

久等啦。

——————————————
#诺俊
#ooc



气球绳上的小圈套到自己无名指上的时候,黄仁俊只感觉整个脑袋一片混乱,血脉喷张,除了心跳声放大咚咚咚地冲击耳鼓什么也听不见,只瞪大了眼睛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发愣,再晃过神的时候已经被李帝努拉着往人群里走了。


两个人的手紧紧牵在一起,手掌中间的细线连着顶端的气球,挡在两个一前一后走路的人中间。狐狸气球随着轻微晃动的手一上一下,刚好挡着黄仁俊的视线,为了跟上前面的人,只能低下头跟着脚步走,怕狐狸耳朵露出来,时不时还要抬手抓抓帽子。


“嘶——”黄仁俊还在亦步亦趋,前面的人突然停下来转过身子,小狐狸看到人的鞋尖的那一刻已经迈开步子一脚踩了上去,吓得倒吸了口凉气,急忙往后躲了躲。


李帝努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草莓,作为宴会上没有抢到草莓布丁的赔礼,转过身就被人结结实实踩了一脚,疼得抿着嘴皱了皱眉头。还没说话就感觉到身前的人把脚缩了回去,狐狸气球挡在两个人中间,谁也看不见谁的脸。


在原地顿了好几秒,平日里半点耐心都没有的毛躁小狐狸出了奇地安静,李帝努头歪着把气球顶开,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对方几乎在气球被顶开的同时别开脸,刻意往后缩了缩想把整张脸埋进帽子的阴影里。李帝努的小失落没敢表现得太明显,毕竟手里已经破格抓着人发凉的小手。


人不能太得寸进尺。


“草莓。”把手里的冰糖草莓递到人面手里,李帝努咬着下唇内侧的肉克制自己,不要上手去揉眼前正双眼发光看着冰糖草莓的小狐狸。


全然不知自己的小喜好被人摸得一干二净的黄仁俊注意力一下就被吸引过去,伸手接过冰糖草莓,美滋滋地又被人拉着走了一路,一门儿心思全放在眼前的冰糖草莓上。打算撕开上面的那层米纸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范围之内,顺着气球低下头,就看见人比自己大了整一倍的手抓住自己的。


被人温热的大手包裹着,黄仁俊看看冰糖草莓又看看两个人拉着的手,不舍得从人手里退出来,又想吃草莓。


“李帝努。”最后还是整理了自己的表情,停下脚步收紧了跟人十指紧扣的手拉住人,在人错愕地回头看向自己的时候迅速把冰糖草莓举到人眼前,“打开。”


被喊住的人回过头,下意识就要松开手接过人手里那一串,才动了动手指就发现自己的手掌被人扣紧了,快速扫了一眼皱着眉头的人,低着头假意帮人撕开包装,偷偷勾起嘴角,收拢了手指。


一直到上车前,小狐狸嘴里嘎嘣嘎嘣咬着裹在外面的糖,心情看上去好了很多,看到喜欢的东西还会主动扯扯两个人中间的狐狸气球,然后叼着草莓等李帝努付钱。




到公寓后座里的东西已经堆成一座小小山了,狐狸气球离开了两个人的手,贴在车顶上,绳子孤零零地待在半空中。


从来没有要提东西这种意识的黄仁俊下了车便开始打量起小区环境,在一片陌生的环境中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扭头找李帝努。看见人两手拎满了袋子,正要伸手去够狐狸气球的绳子,黄仁俊两步作一步,跨过去在人之前抓住了绳子,对上人的视线又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扯着气球背对着人站好。



李帝努没有多余的手再去抓着人,只能走在前面两步三回头地确认他乖乖跟在自己身后。跟在人身后的黄仁俊抓着气球,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瞪着还在咧嘴笑的小狐狸,皱起
了小脸。


“哒——”李帝努推开门往边上站了站,让了条道想让人先进去,结果一个转身肩膀蹭到了身后低着头的人头上的帽子,后者吓得一嗦赶紧往围脖里躲,帽子往后跑,露出了橙色的小短发。


“……”黄仁俊嘴里还塞着最后一颗草莓,裹在外面的糖刮得唇内的肉发疼,被人这么盯着看更是挂不住面子,轻哼了一声把手里的竹签塞到人的指缝间,鼓着腮帮子一点点咬着嘴里的东西,先走进了公寓,自动自觉地换上了两双棉拖里小一号的那双。


公寓三天前已经找人打扫过了,李帝努带着人在屋里逛了一圈,从衣柜里翻出自己的衣服递到人怀里,进浴室放好热水,帮人把卫衣脱下来的时候看着人一脸的不安,抓着人的卫衣下摆的手轻轻扯了扯:“我就在隔壁书房里,少爷有事过来敲门就行了。”


“嗯,你出去吧。”黄仁俊揪了揪自己的卫衣,躲着人往洗漱台走,“我自己来。”


在大宅里理所当然的行为,换了个环境突然就变得超乎常理,李帝努只要靠近一点就会让黄仁俊产生紧张得不敢呼吸。


李帝努看着人耷拉着的耳朵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还是什么都没说,带上门出去,找到了压箱底的吹风机和小毯子准备等人洗完澡帮他擦干头发和耳朵。


踏进公寓之后心情就一直处于异样的黄仁俊泡在浴缸里,一想到这么大的房子里就只有自己和李帝努两个人,心跳就不受控制地在加速。


胡乱冲干净了身体上的泡沫,又捧了把冷水泼到自己脸上,被冰凉的触觉刺激得打了个哆嗦,才慢慢做了个深呼吸,晃晃脑袋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


“睡觉吧少爷。”


帮小狐狸吹干了头发都没有看到人有要上床睡觉的意思,李帝努站在一旁陪着人发呆,开着暖气也怕人着凉,轻声在人头顶上提醒。


黄仁俊只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视线又转移到落地窗,揪着身上不属于自己气息的T恤,慢悠悠地站起来,一声不出地乖乖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李帝努走过去帮人掖了掖被子,把灯关掉后在床边站了好一会儿,没等到床上的人主动在开口说话,以为他累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便轻手轻脚地去了书房洗澡,打开电脑工作,收拾宴会的烂摊子,努力跟徐英浩联系。


忙着工作的人根本不知道键盘的声音敲了多久,黄仁俊就现在书房门口多久。


一直到脚冷得发麻,小狐狸才抱着小毯子又折回房间里,就着昏暗的走廊灯打开了房间的大灯,被刺激得双眼直流泪,身子一软倒在了被子里翻得乱七八糟的床被上。



到后半夜才想起回房间看看的李帝努打开房间门就看见人裹着被子坐在床上发呆,抓着门把的手紧了紧,急忙走到床边,弯腰凑近看着人。


“少爷怎么了吗?”


黄仁俊被人盯着一阵别扭,瞪着眼睛看回去,想让靠自己太近的人往后退,因为太久没说话声音软软沙哑的,反而硬生出了种撒娇的意味:“你的床不舒服。”


“……”李帝努弯着的腰僵住了,盯着人头顶在话音落下后动了动的左耳,伸手抓住了人裹在身上的被子,“少爷忍几个小时,中午就有人来接你回大宅了。”说着就要扯开被子让人躺下,小狐狸见状往后躲开人的手,在床上滚了一圈,警惕性十足地盯着人,又默默躺到一边,抓紧了被子盖好。


说谎。


李帝努深深看了床上的小狐狸一眼,抬手就关掉了大灯,果然后一秒手臂上的衣袖就多了一双抓着自己的手,忍不住在黑暗里偷笑。


“留下。”


黄仁俊闭紧了眼睛咬牙切齿才说出这一句话,觉得太丢脸又把被子都蒙在自己脸上。


“不许开灯,今晚之后就忘记。”


李帝努也没着急着回应人,自顾自地就在床的另一边躺下,黑暗中感觉到小狐狸因为自己而突然坐起身的动作,伸手拉着他。


“我只是听李先生的命令,守着少爷而已。那边的床头柜上有把军用小刀,少爷要是觉得我哪里出格了,就用吧。”


黄仁俊手腕被人握得发疼,一时间又被人面面俱到的说辞弄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用大幅度的动作分散情绪,甩开了人的手,抓紧被子蒙着头直挺挺地躺下去。


清楚自家小主子什么脾气的李执事背对着人躺下,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在月光下模模糊糊能看见房间的大概样子,掐着时间等着人把头上的被子扯下来。

……


“李帝努。”


感觉到人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之后,黄仁俊才别扭地把被子从头上拿下来,小小声喊了喊人的名字,没得到回应后才小心翼翼地松了口气,看着人宽大的后背,踢了踢被子想要帮他盖上,奈何两个人之间距离太远,根本够不着他。


又悄咪咪地往人身后挪了挪,整个人躲进了人后背的阴影里,把被子一点点扯着盖到人身上,放下手的时候指尖忍不住轻轻发着抖。


正想把手缩回被子里,就被人轻轻抓住放在了腰上,瞪大了眼睛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黄仁俊感觉自己发烧了,灼热的感觉从脸上一直蔓延到被人抓着手的指尖,心沉重地像是挂着几块大石头,每一次跳动都震地他发怵。好在李帝努都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轻轻的
拉着自己的手放在腰上。


顺着微弱的月光打量着人的后脑勺和肩膀,小狐狸被灼热的感觉温着,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去了。


听到身后终于沉稳的呼吸声后,闭着眼睛假寐的李帝努慢慢张开眼睛,笑着轻轻收拢了小狐狸的爪子,看着落地窗外的天色,温温地说了句仁俊晚安。










—“哪来这么多丑丑的气球。”李永钦看着管家从大门走进来手里又拽着那个橙色的狐狸气球,嫌弃地叫住人。


“是小少爷要的。”管家拿着气球也是一脸的无奈,“小少爷好像在找气球,每天都让佣人上街买这个样子的气球,温室屋顶上已经快飘满了……”


“把气球给我。”李永钦站起身把气球接过手里,缠在手指上瞟了一眼,“你下去吧。”


“怎么了?”徐英浩走过去半拥住人,“小俊要是喜欢就随他
吧。”


“啧。”小猫抬头狠狠地瞪着人,“这也太丑了吧,多影响审美。”说着还扯开人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我这就去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


“Tennie——”


“shut up!”


徐英浩看着小野猫背对着自己冲自己竖起了中指,无奈的揉
了揉眉心。


李永钦打开温室的门就被吓到了,花架上的花修剪整齐,摆在中间的画架和颜料也收拾得干干净净,只是天花板上飘满了清一色跟手里的气球同一个模样的丑狐狸,橙橙的红红的,实在是……不太友好。


温室的主人黄仁俊正蹲在花架边上,正在把书本跟手机摆在一起,像是在确认什么似的,左右拧着脑袋两边盯,连李永钦走到他身后了也没有察觉。


“俊尼?”


被身后试探性的声音这么一喊,黄仁俊手抖着就合上了书本,还把手机滑到地面上去了。回头看见来的人是谁之后不免翻了个白眼,捡起书和手机放在小盆栽旁边。


“你怎么来了,不是最讨厌花吗。”


“给你送丑东西。”李永钦毫不客气地把气球递到人手里,皱着眉头拍了拍手,“你的审美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黄仁俊没有搭理人,接过狐狸气球把绳尾的小圈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食指和拇指捻着细绳,昂起头看了气球好一会儿,皱起眉头念叨着不是这个,松手让气球又升到屋顶去。


站在人身后的李永钦看着人一系列的动作,挑挑眉,玩味地笑着凑过去打趣人。


“李帝努给你买的?”


“傻吗?”黄仁俊手推了推人的脑袋,自顾自坐到画板前,拿起铅笔开始勾勾画画,逐客的意味不言而喻,倒是李永钦起了兴趣,趴在画架上一个劲儿地招惹人,问东问西,被人一个冷眼横过来才住了嘴,抢过人手里的铅笔,唰唰就在纸上写了一串地址。


“别说哥没提醒你啊,他都回去大院多久了你也不主动去看看他,人好歹也给你饮食起居照顾了三四年——”


三四年。


黄仁俊在心里默默又重复了一遍,这么一算李帝努回大院工作有三个多月了,从下着雪的冬天到年后初春,两个人也没
再见过面。


李帝努的朋友圈动态还停留在三个月前,平时也不主动找黄仁俊聊天,对方不主动小狐狸自然是没有主动的理由,一来二去还干脆把只有通过验证消息的对话框删除了,眼不见心不烦。


心绪被李永钦几句话一下就搅一团糟,小狐狸把眼前这只烦人的猫从温室弄出去,拿起书架上的手机和书,定定地盯着画右上角那一串歪歪斜斜的字,抬手摸摸自己头顶的橙色耳朵,叹了口气。


一连失眠了好几天,那串地址出现后那种要跑出大宅去找人的心情越发的不可收拾,黄仁俊躺在床上烦躁地一次又一次揉乱了自己的短发和耳朵上的细毛,气不打一处来的时候干脆开始骂骂咧咧李帝努,毫无理由地说着臭猪小混蛋,就像想要见面的念想一样,不讲道理。


书上说心跳加速是喜欢,想到他就会害羞是喜欢,才分开就想见面是喜欢。


黄仁俊才不喜欢李帝努。


心跳加速是因为不懂事,想到他不会害羞,分开了那么久现在才想见面……而且想拥抱他。


跟书上说的差太远了。





但是狐狸向来是果敢的,无关喜欢,仅仅冲动也让他在下了决定第二天就趁佣人进房间之前就扣上鸭舌帽,让狐狸耳朵紧紧贴着脑袋上,强忍着不适,被人发现之前溜出了大宅。因为紧张而浑身紧绷的小狐狸走出大宅几百米外才拦到一辆出租车,把纸条递给司机的时候已经在手心攥出了汗,手指克制不住地轻颤着,在陌生人突然扫视过来的眼神中慌乱地压低了帽檐。



大院门口的门卫室边上站了几个黑衣壮汉,黄仁俊一下车就吓得站在路边不敢往前走,一片陌生的气息压得他喘不过气,却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战战兢兢地跟安保人员说了几个字,要见李帝努。


还是一个比较年长的保安搭理了他,问他预约了没有,或者有没有出入身份证明,得到人摇摇脑袋的回应后拉长了声音,问他叫什么名字,告诉他好通报。


“……狐狸。”


黄仁俊思索了半天还是觉得直接说上自己的名字会在李帝努面前丢了面子,别扭地吐出两个字,也没看保安什么眼神,
低着头靠在墙上,等着人出现。


“李先生说让您等等。”保安打了个电话之后探出头对黄仁俊说着,还随口问一句要不要进来门卫室等,外面风凉。


后者裹紧了身上的大衣,摇了摇头。



黄仁俊没想到这个等等居然一等就是一整天,一直到太阳落山都没见到所谓“李先生”半个人影,气焰倒是呈倍数增长,所有的期待都一点一点消耗掉,转化成愤怒和讨厌。


天全黑的时候,黑色路虎的出现并没有让小狐狸心情好过一点,副驾驶座上坐着另一个人,正拿手里的狐狸玩偶砸到李帝努脸上,后者也只是接过玩偶瞪了人一眼,将玩偶放到后座,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把副驾座上的人逗得笑没了眼。


混蛋东西。


黄仁俊没有再多看一眼任何人,扭头就往外走,拉开车门坐进了一个小时前徐英浩派过来接自己的车,急躁地要求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回大宅。


另一边还对所有状况一无所知的李帝努还以为所谓的“狐狸”又是些无聊的恶作剧,故意把人晾在大院门口,想着等不了多久人自然就会走了,没想到把车出大院经过门卫室时,保安说那个人等了自己一整天。


保安看着人呆住了的样子,怕自己工作不到位挨批评,急忙又补充道:“是个戴帽子的小男生,我看到他鬓角是橙色的,应该是年轻人赶时髦去做的头发。”


“……”李帝努握紧了方向盘,在心里把熟人都排除了个遍,目标锁定到黄仁俊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跳,急忙问保安,“右手是不是有块淤青胎记?”


保安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说这个倒是没注意。坐在副驾座上的李楷灿悠闲地转着自己的钥匙扣,故意在人耳边哼哼着唱起了歌。


“怎么,还是个社会青年?”


“李楷灿。”李帝努正色,“下车。”


“我去这就生气——”


“等了我一天的可能是小少爷。”


这下李楷灿傻眼了,手自动自觉地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的时候还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你认真的?小少爷?”


李帝努咬紧了下唇。


他倒希望不是。





车开到徐家大宅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徐英浩把人招进客厅后没说几句话,就说要去接李永钦回家,事情都听司机说得七七八八,言下之意让他自己解决黄仁俊的小脾气。


李帝努推开房间门的时候还一阵恍惚,若不是身上没有穿着执事时的西装,差点就有种自己从来没离开过的感觉。


房间内的黄仁俊才洗好澡没多久,吹干了头发和耳朵就把佣人赶了出去,坐在床上用笔记本电脑啪啪啪打着字,词条浏览历史上明晃晃排列了一堆“怎么样才能不生气”“人为什么会生气”“狐狸为什么会生气”“狐狸怎么样才能不生气”“生气是不是就是很讨厌一个人的意思”“怎么对付讨厌的人”……


开门声响的同时黄仁俊带着怒气的奶音就传了过来,李帝努看着人头也不回就大声质问他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心底荡生出一股无奈和安慰,小狐狸还是这么张牙舞爪,一丁点也没变。


“少爷,是我。”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跑腿坐在床上的小狐狸整个人都石化了,手指还停留在回车键的上空,反应了好几秒才猛得回过神,用力把笔记本电脑合上,闭着眼睛就是不回头看人。


“滚出去。”


“我以为又是有些人无聊的恶作剧,没想到是少爷在外面。”


“…我说让你出去你听不见吗!”


“少爷——”


“让我说第三次试试?”


黄仁俊听着人一口一个少爷怒火中烧,手搅着被子就是不回头,耳朵却集中了注意力,仔细听着人的动静。


房间内安静了一会儿,就传来了李帝努皮鞋和地面相磕发出来的声音,小狐狸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赤着脚跳下床,抓住已经快走到门口的人的手,气急败坏地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刚开始照顾黄仁俊的时候李帝努就没少被咬过,顺着人的意没反抗,看到眼前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小人皱紧了眉头,瞪着自己的眼神满满的都写满了狐狸生气。



想要抱住人的手僵在人的背后没起,李帝努握了握拳又把要抱人的冲动忍下,轻声说了句对不起。


黄仁俊被人低柔的语调哄得一阵心悸,什么面子也管不了了,一心只想确认一件事情。



强扯着人在床边坐下,赤着脚跑到书架上拿起书,翻到书签夹着的那一页,急冲冲地冲过去把书塞到人手里,又拿起床上的手机一阵捣鼓。



李帝努看着书上那句被人用彩铅画出来的“今晚月色真美”,扫了一遍上下文,心里咯噔一跳,正要抬头眼皮底下就多了一台手机,屏幕上正好是三个月前黄仁俊在公寓留宿的时候,自己趁他睡着在凌晨四点发的朋友圈。


今晚月色真美。


“你喜欢我。”黄仁俊对上人的视线,目光强烈,“对吧。”


身前的人站着,李帝努不得不昂起头才能看见人的表情,瞧见小狐狸一脸的坚定,一直没开口说话,感觉到人渐渐变得着急才缓缓点了点头。


下一秒就是一阵天旋地转,随着背后接触到柔软的被褥,小腹上突然多了一个重量,李帝努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黄仁俊坐在自己身上,两手抵住自己的肩膀,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骗子。”



“喜欢我的话为什么不看我看月光。”


黄仁俊一脸的理直气壮,看得李帝努忍不住发笑。



“少爷,是跟你一起看的月亮最美。”


“…我不管!不许看!”小狐狸被人这么一说立马就红了脸,头顶上的耳朵蜷着缩起来耷拉在发顶。


一瞬间两个人突然就安静了,被压在身下的人目光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身上的小狐狸,毫不掩盖自己眼神里的喜欢和强势,看着小狐狸被自己盯着脸越来越红,大手扣住人的腰一用力,轻而易举地就让他趴在自己身上。


被突袭的黄仁俊趴在人身上亲上了人带着找胡渣的下巴,嘴唇麻麻地,急忙仰起脸,瞪着同样被吓到的人。


“少爷。”李帝努喃喃地喊了一句,嘴唇轻轻擦过了人的唇,没等来身上的人回应,正要再凑近一点吻上肖想已久的双唇,就被口袋里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等了好一会儿铃声才断掉,下一秒又响起,无奈之下李帝努搂着人的腰,腰身用力便抱着人坐了起来,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接通电话。


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做下班之后的工作最令人讨厌。


李帝努挂了电话,抱着黄仁俊要放下也不是,抱着也不是。


“你要走?”


黄仁俊一下就抱紧了人的脖子。


“嗯,少爷休息吧,我——”李帝努不舍地松开抱着人的手,才刚要把人放到床上,就发现身上的人眼明手快地又用腿夹住了自己的腰。


“带我走。”


“……少爷?”李帝努搂着人的手僵住了,事情的发展慢慢地在往他掌握之外跑。


“我喜欢你。”小狐狸睁着大眼睛,红了脸也丝毫不躲闪视线,固执地抱紧人,“我跟你走。”


李帝努看着身上的人,半天也不知道做什么反应,脑海里嗡嗡回响着都是人那句我喜欢你跟带我走,发愣的时间长到小狐狸以为自己要被拒绝了,才托着人像抱小朋友一样把人抱起来。



“…你干嘛!”狐狸以为人要把自己丢回床上,又是一阵挣扎。


“少爷不能穿着睡衣跟我回家吧?”







—“你就这样让这个李帝努把我的小狐狸拿走了?”


落地窗前的李永钦看着夜色中开走的路虎,回过头看着似笑非笑的徐英浩,走过去抱着人的脖子,跨坐在他腿上。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坦白?”徐英浩捏着人的下巴,“babe我一直在等。”


“em……”李永钦笑着眯起眼,一脸的纯洁无害,笑意却没直达眼底,“当初如果不是因为我躲进了他房间……他就不会被盯上,被绑架去改造了。”



“……”听到事实的徐英浩反而说不出话了,捏着人下巴的拇指轻轻揉了揉人的下巴,凑上去亲了一口,“…怕他恨你吗。”


“不怕。”小野猫搂着人脖子的手又紧了紧,坐近蹭了蹭人的下身,“逃不过的不逃……而且……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比爱上你还要更糟糕的事情了。”








一个星期后。


彻底确认了关系的两个人恨不得干脆一整天都腻在一起,在李永钦的万分嫌弃下,小狐狸被提溜着回大宅里收拾行李,下车前还可怜兮兮地给李帝努发信息卖惨,让他下了班就回大宅接他回家。


李帝努收到消息就跟直系上司请了假,一句话也没跟人多说就跑到大宅去。


黄仁俊正在给花园里的花浇水,一回头就看见李帝努手里扯着狐狸气球走向自己,扔下工具跑过去扑到人怀里,感觉到人的大手在自己耳朵上揉了揉才满意地松开手。


李帝努把气球绳子末端的小圈套在人的无名指上,拉着人的手十指紧扣,正要抬手帮人擦掉脸上的小灰尘,就被人明亮亮的眼神看得顿住了动作。


“找到了!”小狐狸眼里都发着光,抓着人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心脏前,让他感受咚咚咚又在猛地跳的心跳,看着两个人上方的小狐狸,告诉眼前的人,“我找到了,让人心跳加速的狐狸气球。”


李帝努一时语塞,轻轻揪着人的狐狸耳朵拉向自己,低头就是一个深吻。



真是个笨蛋狐狸。




END

评论(30)

热度(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