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狐泥气球🎈(上)

#诺俊
#ooc



“少爷,该起床了。”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微微弓着腰轻声喊着床上的人,置于腹前的手臂上搭着一条浅棕色的小毛毯。躺在床上的人整个人缩成一团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橙色的小脑袋,毛茸茸的狐狸耳朵在人的说话声中蹭了蹭枕头,皱紧了眉头又往被子里缩。


躺在床上的是徐家收养的小少爷黄仁俊。三年前徐英浩抵不住小爱人李永钦在拍卖会上一通闹,在一片虎视眈眈中把拍卖会压轴的改装狐人带回家。


在黑暗中度过了几年改装期的黄仁俊从醒过来的那一刻就抗拒跟外界接触,躲在衣柜里任谁说都不出来,还是李永钦不顾徐英浩的拉扯坐在衣柜前陪人说了好几天话,才勉强让他放下戒备,面对把自己带回来的人。


虽然还是没办法走出别墅以外的范围,好在时间久了愿意开口说话,偶尔也能跟家里的佣人交流。小狐狸只有跟李永钦单独相处的时候才会彻底放松下来,赖唧唧地跟在李永钦屁股后面,走到哪里跟到哪里,连跟在身边一起进出的家主徐英浩这种时候都只能在一旁远远看着,在两个人嬉笑着看向自己的时候低下头假装看书。


到徐家的第二年,李永钦和徐英浩因为工作要飞国外住一段时间,劝了好几天都没把小狐狸耳根子说软,只能把总管的儿子李帝努从大院调过来,给黄仁俊做贴身执事。


李帝努第一次见到黄仁俊是在别墅后面的温室。


才刚打开温室的门,里面的小狐狸已经警惕地站起身,瞪向自己的时候手里还拿着画笔和调色盘,脸上蹭上了两三撇颜料,气势汹汹地和自己对视了一会儿,头顶上的耳朵就很诚实地耷拉下去了。


到底是大女王培养出来的小女王,黄仁俊从第一天李帝努帮自己擦掉脸上的颜料后就一直没给人好脸色看,处处刁难着,动不动就要闹小脾气。


李帝努勾起嘴角温柔地盯着被子外面乱成一团的橙色头发,没有再发出任何声音而是站在一边等着人自己起床。床头柜上的闹钟这个时候才滴滴响了两下,前一秒还瘫在床上的人一下子弹起来,目光直直地扫向站在一边已经洗漱完毕的李帝努,眼里的责怪分毫不少。


李帝努对上人的眼神后恭敬地微微低下下巴,又恢复到一副冷脸状态。


“要迟到了。”


“不用你提醒。”黄仁俊听着人的话有气没处撒,胡乱揉了揉耳朵就要下床,踩到拖鞋后感觉到肩上一热,想也没想就拂开了李帝努搭上来的小毛毯,赌气地踩着棉拖率先走去浴室。


李帝努只把小毛毯又放在臂弯里,拿起床头的遥控器又把温度往上调了几度,整理好被褥后才迈开步子往浴室走,时间正好能赶上黄仁俊刷完牙。


“不许进来。”还没走到门口,小狐狸带着奶气的声音就在浴室里回响着传出来,李帝努抬出半步的脚又收了回去,笔直地站在浴室门口等着人自己出来。


本以为再等上个一分钟浴室里的人就会出来,没想到这一站就是三分钟,李帝努皱起眉头有些紧张地敲了敲门,喊了一声也没人应,正打算打冒着被小狐狸气上一整天的危险开门强闯,门就自己打开了。黄仁俊额前的发丝都打湿了,握着小拳头忍着寒意,目光越过李帝努就要走。


也不管人同不同意,李帝努在人经过自己身边之后就抖开小毯子从身后为人披上,食指不小心蹭到人的下巴,感受到传来的寒意之后就明白黄仁俊大概是又忘记热水在左边,用冷水洗漱了。


黄仁俊还在气头上,又因为冷不愿意推开肩膀上的温度,头也不回地裹紧了小毯子,气呼呼地不想跟提早吵醒自己的贴身执事有过多交流,恨不得直接把人轰出去。


走到床脚放好一整套小西装的躺椅前站着,黄仁俊想,换好衣服就把他赶出去。比预想中要多等了一会儿身后才传来那人皮鞋于地面相磕碰撞发出的声音,还没等自己回头质问他为什么慢手慢脚,头上就多了条毛巾,随之而来的是人节骨分明的大手在自己头发上轻轻擦拭的触感。黄仁俊这下是真的又生生咽回一口气,狠狠扭头地剜了李帝努一眼表示不满,身体还是乖乖地任人摆布,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脑袋在人手底下蹭了蹭。


李帝努被小狐狸在手掌心无意识地一蹭可爱化了,偷偷地在人背后眯起眼睛笑了笑,又迅速恢复冷着脸的状态,把毛巾放到一边准备为他更衣。


冬天换衣服无疑是最大的难题,李帝努每天把黄仁俊的衣服从衣帽间拿出来之后总要放到暖气底下猛吹才能确保他换下睡衣的时候不会感觉太冷。


黄仁俊是个很怕冷的人,一到冬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干脆就窝在床上一动不动,除了三餐裹着棉外套下楼吃饭,基本上就只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心血来潮时才会跑到温室画画。


李帝努伸手摸了摸衬衣,感觉到还有一丝温度后才偷偷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拿起来搭在自己的小手臂,转身一颗颗解开人睡衣上衣的扣子。


扣子开到一半就听到黄仁俊倒吸一口气的声音,李帝努默不作声地加快了手里的动作,把小毛毯和睡衣往肩膀后拉开脱下的时候,眼神刻意略过人露出的白色肌肤,把人虚虚环在怀里,从他身后拉开呆在手臂上衬衫,抓着衣领放到人脖子上,然后分别拉起两边的衣袖方便人的手抻进去,再一颗颗从上往下把扣子扣上。


把小马甲套到人身上李帝努才顾得上帮人整理袖口,黄仁俊就这么盯着人的脸一句话也不说,只在他把袖子整理好后主动伸出另一只手,一直到穿上西装外套和大衣,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


把头发梳理整齐,扣上小礼帽下楼,饭厅里徐英浩和李永钦已经开始用早餐了,黄仁俊踩着小皮鞋下楼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这个方向,佣人在人抬眼的瞬间扭过头假装什么也没发生。


黄仁俊抿着嘴没有像之前那样坐在李永钦身边跟他闹,乖乖地跟着李帝努往前走,在他拉开的椅子上入座。


李永钦自然是知道小狐狸正因为第一次踏出别墅还在高度紧张状态,只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把小蛋糕推到人眼前。







“别松手。”


下车后李永钦和徐英浩先进入会场,李帝努在车里陪着小狐狸坐了一会儿,下车时帮他拉紧了大衣反被紧张地瞪了一眼,没有像往常一样顺着人的小脾气,抓着人挣扎的手放在自己的臂弯里,握紧。


“这里很乱。”


小狐狸一直担心头顶的橙色耳朵跑到小礼帽外面,总要伸手反复确认帽子是不是还戴在头上,几下都没能挣开人的手臂,一开始还只是不情愿地把手搭在人的臂弯中间,进入会场看见到处都是在说笑的人,条件反射就揪紧了人的手臂,默默地贴近靠着人走,碰上李帝努难免带着笑意的眼神,傲娇地别过脸不看人,冷哼了一声。


把黄仁俊带到会场上无非是为了转移人们对李永钦身份疑虑的下下策,徐英浩几次都忍不住偷瞄在自己不远处,紧紧跟在李帝努身后的小人,捏紧了自己手掌里的手,防止自己一个不注意就让李永钦溜了过去。


被人紧紧拉着走的李永钦好几次暗暗地掐徐先生的虎口,眼神转悠都是不满,恨不得下一秒就要掏出手枪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身份摆到台面上。


“放心,帝努在。”徐英浩眼神直直地看进人眼里,表面上是不动声色,暗地里却轻轻捏着人的手指示软,“徐夫人还要盯着小少爷看多久嗯?不知道的会以为我失宠的。”


“你本来就不受宠。”


李永钦冷淡地瞟了人一眼,目光放在不远处正在布丁面前犹豫的黄仁俊身上,小狐狸整个身体虽然都转向了放小甜品的餐桌,放在李帝努臂弯里的小手却是抓得紧紧的。


这边一直挂着官方笑容跟来往人打招呼的李帝努也是一心二用,既不能表现得太敷衍,又不得不扫视场内以防有任何意外出现,要保护好跟在自己身边的小狐狸。


感觉到抓着自己手臂的手越发的使劲,李帝努这下也不能勉强自己忽视臂弯里那双手了,跟身边的人点头示意,带着人走离了人群才低下头问他怎么了。


黄仁俊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甜品桌的最后一块草莓布丁上,抬起头看见李帝努的脸暗自咬牙,冷着脸说没事。


早就把人的小动作看进眼里的李帝努偷偷勾了勾嘴角,看小狐狸别扭不肯说,也故意假装不懂,站在原地默默地在心里倒计时,果然不出十秒就看见小狐狸目光又不自觉被布丁吸引走,还轻轻咽了咽口水。


“少爷想吃的话,直接说也是可以的。”李帝努挺直了腰板站在人身边,目光也盯着草莓布丁看。


“……你才想吃。”黄仁俊横着又瞪了人一眼,扣着帽子低下头,想要遮住自己因为窘迫而发烫的脸蛋。


李帝努斜眼看见人红扑扑的小脸蛋,无奈地轻叹了口气,正要妥协去帮人取,走过桌边的一位女士顺手就把小狐狸心心念念的草莓布丁顺走了。


这下好了。


感觉到待在自己臂弯里的手握成了拳头,李帝努迅速低下眼扫了一眼,小狐狸皱紧了眉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常年待在室内的黄仁俊皮肤比普通人要更白一些,身体在改造期间受了折腾更是营养缺失,整个人瘦瘦弱弱的,浓密微翘的睫毛随着他眼睛上下转的动作一动一动,像个精工细作的等高娃娃。


“今晚到家前我会吩咐陈妈准备好的。”


“我说了不要,少自作聪明。”


黄仁俊炸呼呼就要缩手,反而被人夹紧了固定在手肘和肋骨中间,抬起头瞪着李帝努又被人神态自若的样子弄得一肚子气,压低了声音让他放手。


李帝努摇了摇头,少有地没按着小少爷的脾气走,目光越过人群和远处的家主对上,抬了抬下巴示意人看过去。


“在场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奔着少爷来的,为了确保您的安全,少爷还请配合一下,抓紧我……无论如何都别放开。”


对上李永钦带着歉意眼神的那一瞬间黄仁俊就懂了,冲人摆了摆手,转头就乖乖卸了手臂的力气,也不给李帝努的话回应,像是听进去又像是什么也没听进去,冷眼扫着全场。


李帝努平日里已经习惯了小狐狸的爱答不理,微微低下头就看见小狐狸的小礼帽动了动,耷拉下来的小耳朵露出一个小角角,立刻帮人调了调位置。知道他心里一定是失落了,默默看了人好几眼没有说话,陪他站在角落里。


收到徐英浩摸耳钉的的首饰信号时会场内的气氛已经变得有些凝重,往来的人都要打量自己身边的小狐狸,李帝努在宴会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就往前站了站,遮住了小狐狸半个身子,让他躲在自己后面,收到信号后抓着还没反应过来的人的手腕,悄悄退到秘密通道。


黄仁俊被拉着偷偷潜出会场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被拉着跑的途中目光还一直停留在李永钦举着枪的手上,耳朵被枪声震得嗡嗡响,一片混沌。


李帝努开着提前调出来停在后花园的车,也没有来得及跟副驾座上的人解释什么,只一个劲超车换道,绕到市区的夜市才随便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熄火。


解开安全带,李帝努自顾自地突然就开始脱掉身上的衣服,副驾座上还在愣神的黄仁俊乍一看就看见李帝努手指灵活地搓捻着不一会儿就脱下了身上仅有的白衬衫,转向自己的方向正面朝着自己,根本没反应过来要闭上眼睛,就直愣愣地盯着人的腹肌看。


下一秒怀里就多了三个袋子,黄仁俊被吓得醒过神,晃了晃脑袋,鼓了鼓脸看向窗外,不看一只手还在后座拿东西的李帝努。


后者看见人的反应没忍住偷笑,趁着拿袋子转过身的空档勾着嘴角,手探进袋子里拿出一件高领打底衫穿上。


“哒”


两个人安静得连彼此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皮带解开的声音在车里硬是尴尬地有了回声,李帝努手指僵硬地顿了顿,侧过头就看见小少爷已经面向自己,脸上写满了威胁。


李帝努有些无奈,明明坐在自己的私车上,小霸王还能一副要把自己踹下车的样子。


“少爷是要我换好再帮您吗?”


“……闭嘴!”黄仁俊这才反应过来要把衣服换掉,平常被人伺候着换衣服没什么感觉,环境变成狭小的车内突然气氛就变得有些诡异,犹豫了好久还是只解下了领结,看着旁边的人换好运动鞋,强行把人赶了下去。


套上必备连帽卫衣后黄仁俊才把小礼帽脱了下来,艰难地在车里左扭右扭,好一会儿才穿好了裤子和鞋子,套上人准备好的驼色大衣,推开车门的瞬间条件反射拉紧了卫衣帽子。



李帝努走过去顺手就帮人扯扯整理不平整的衣服,在人不解的眼神中从后座拿出一条围脖,拧成八字叠在一起,连同帽子一块儿圈在人脖子上。


小狐狸无意识地靠近暖源,缩着脖子半个脸都埋进了红色围脖里,没有了刘海遮挡住眉眼,所有的情绪都直接让李帝努收进眼底,大眼睛往下垂着,就知道眼前的小狐狸又开始傲娇了。


李帝努被人无意识的状态可爱得心都化成一滩水了,大手情不自禁隔着卫衣帽子就在狐狸耳朵上轻轻揉了揉,惹得眼前的人一阵激灵,抬起头就伸手按住了自己的脖子往外推。


“你没礼貌。”


“抱歉。”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李帝努尴尬地收回手插进裤袋里,退后离人站远了半步。


两个人莫名其妙对视了好一会儿,李帝努看着小狐狸一直盯着自己没敢移开视线,小狐狸则是干瞪着想要看清楚男人刚才的奇怪举止到底想干嘛。


最后还是李帝努认输,低下头率先错开视线,清了清嗓子。


“今晚大宅应该是回不去了,晚点我带少爷回我的公寓里,可
能要委屈一晚上了。”


“……”


“……少爷是要回车里等到十二点,还是我陪您上夜市走走?”


夜市……


黄仁俊皱着眉往人身后一片灯火嘈杂看过去,手又不自觉摸上自己头顶的耳朵,咬着下嘴唇没回答。


看着人的神色复杂,李帝努也跟着没由来一阵难过,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蠢蛋,拉开车门就想让人坐进去,门才打开一半就被一只手挡住又拍了回去。


李帝努看着突然伸出手的黄仁俊,有些惊讶,半天说不出一个字,还是黄仁俊被人盯烦了,白了他一眼,主动抓住了他的手臂,拉着他往夜市走。


市区内的夜市很热闹,李帝努从大院调到黄仁俊身边做全职管家之后就再也没逛过夜市了,倒是在大院里工作的时候和搭档李东赫还来过几次。



说是逛,其实是黄仁俊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又小心翼翼,走到哪家店前都要停下脚看看,而李帝努的眼神从走入人群后就再也不能从身边的人身上挪开了。


从进别墅工作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真真切切看到黄仁俊脸上流露出最自然的向往,闪着的大眼睛里面有慌张,更有无法隐藏的兴奋。


“妈妈我要狐狸气球!”


稚嫩的童声在人身后响起的同时,黄仁俊也猛得一阵怵,瞪大了眼睛看着地板,下意识地就抱紧了自己的头。


李帝努扭过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气球摊位,最中间的位置上绑着一束橙色的狐狸气球。身边的人还在紧张状态,李帝努看了他好久也不敢伸手抱住他,隐忍着握紧了拳头,凑近在人耳边低声地说了句等我,就在人一脸诧异的神情中转身走向气球摊子。


“有病。”


黄仁俊缓缓放下抱着头的手,看着回来的人手里抓着的狐狸气球,各种情绪都乱七八糟地涌上心头,委屈得突然就眼眶泛酸。


正想要拍开人抓紧了绳子的手让这个该死的气球从自己眼前消失,手就反被人十指紧扣握在手里,气球绳上的小圈圈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两个人的手掌紧贴着,磨着中间的细绳。


“帮我拿着。”


李帝努弯着眼睛毫无顾忌地冲人笑,意料之中看见人愣住的样子,满意地抓紧了人的手,低头凑在人眼前,第一次没有再用公式化的官方客套说话。


“狐狸很可爱,很漂亮。仁俊也是。”







TBC

评论(26)

热度(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