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不要长大

啵啵效应

#星辰
#ooc





十秒。


朴志晟站在二楼楼梯间的转角,看了看手表跳动的秒数,忍不住勾起嘴角,把书包里的早餐先拿了出来。


五秒。


扯了扯出门前对着镜子打的端正的领带。


三秒。


解开酒红色西装校服外套的扣子。


零。


“志晟啊!”


皱着脸笑出猫咪纹的钟辰乐蹦跳着从一楼楼梯跑上来,两三下就挂在人身上,一边跟人说话一边用小肉手帮人把领带弄整齐。


朴志晟大手搂住人的腰把早餐递到人手里,想了想又弯着腰抱了抱人才愿意放开。


“不要老是赖床,早起多背几个单词就不至于不及格了。”


“哎呀…单词是看缘分的!”怀里的人挣扎着伸出手掐住人的脸扯了扯,“志晟说实话!还是想跟我分到一个班的吧!”


朴志晟被人一下说中了意图,不好反驳,眼神从人脸上飘忽着往别的地方看,一眼就瞅中人胸前挂反的胸牌,无奈的看了人一眼,在人不解的目光中松开搂着人腰的手,叹着气用大手帮人把胸牌拿下来重新扣,扎进去的时候又一个不小心扎到手指,反而被人嘲笑了。


“走了。”眼看着人大笑着停不下来,朴志晟也没跟人多扯几句,揉了揉人的头发,就要往楼上走,才刚踩上一级阶梯就感觉一只小肉手悄咪咪塞进了自己的大手掌里,回头就看见小猫咪垂头看着两个人抓在一起的手,下意识就握紧了人的手,低声问他怎么了。


“不想分班。”小奶猫抬起头脸上却是撒娇的笑,不见得半分难过。


朴志晟被人这么看几秒就投降了,手用力一扯就把人扯到自己眼前,因为台阶高度,小猫咪的脑袋正好能埋进自己怀里。大手捏了捏人的小肉手。


“乖乖上课乐辰钟。”


看着小猫咪低头看看胸前的胸牌上端正的钟辰乐三个字,碎碎念着乐辰钟笑得比他还欢,大手没忍住掐着人的脸蛋就是一通揉。


“不要再笑了。”


“知道了!”钟辰乐笑着昂起头把下巴靠在人锁骨前撞了撞,“那我走啦。”


猫咪轻轻几下撞得朴志晟心都化了,手捧着人的脸掐了掐却不敢有下一步动作。看小奶猫说着要走却赖唧唧地靠在自己身上,怎么也不像是主动把自己放走的人,干脆握紧了人的小肉手,把他送到班门口推进课室里,哄着人安安分分到自己座位上坐好,才转身上楼去了自己的班里。



理科重点班上课节奏比之前的文科班快了很多,高一为了和钟辰乐在一个班选文之后落下了整整5本理科必修,饶是周六日会去机构上小课的朴志晟坐在课室中间也难免恍恍惚惚,看着自己满满当当的笔记和同桌李楷灿干净只划了勾的卷面,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分进理科重点班的。


相比之下在原文科班的钟辰乐就轻松得多,班主任还是那个温柔多情的郑在玹老师,上历史课政治课依旧照睡不误,除了数学课打起精神听听,其他课上基本和高一状态没差。


分班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虽然只隔了一层楼,照着学校时间表走一天下来也只有午餐放学能见面。钟辰乐闲着没事做就喜欢在大课间跑上楼把人揪出来拉去陪自己打篮球,每次去都看见朴志晟趴在桌上学习,到了篮球场上也只是让着自己意思意思挡挡球,多半时间还是自己抱着球兴奋地在那儿投个没完没了的,回过头就看见身后的人站在原地冲自己笑。


好像成为负担了。


钟辰乐想了几天就不愿意再上楼找人了,一到大课间就逼着自己睡觉,把话都攒到放学才叽叽喳喳跟人讲,从楼梯口到校门上车前,说话都不带停的。


小奶猫第一天没上来,朴志晟想着可能是他也开始忙了,放学路上看人兴奋的样子也没什么异常就没往心里去。连着几天没见到小奶猫之后才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几次想开口问都没能插上话,回了家又不敢再发信息过去,担心自家无忧无虑的小奶猫原本没什么事,被自己这么一问反而会想太多。


忙着跟上进度又要准备参加物理竞赛的朴志晟恨不得一个人分成两个用,连小课都增加到每天放学后三节,一对一上到晚上十点,放下书本打开手机也只能赶得上小奶猫说句晚安,催他赶紧去睡觉第二天不要迟到,自己收拾收拾写作
业,洗漱完再上床往往都是十二点的事了。


钟辰乐看到人眼底下一圈的黑晕乐呵呵地笑了好久,表面上跟人嘻嘻哈哈说他越来越精神萎靡一点都不帅,把朴志晟惹得想收拾他又舍不得下手,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盯着自己不说话,才哄小孩儿一样踮起脚摸摸人的头发丝。


物理竞赛之前朴志晟总算是跟上了进度,小课还把课上超了已经讲到了学校的进度之后,才空闲下来就忍不住想要下楼去找钟辰乐玩,看了眼课程表下一节课在实验室上,干脆从抽屉里抽出一本物理书就想往下走,动作一急把早上上学在楼梯间钟辰乐塞给自己的一盒面膜扫到地上,被李楷灿用诧异的眼神盯了好久,结结巴巴地问怎么了,才知道这种所谓的贵妇面膜,都是有钱的富婆阿姨在用。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挺讲究。”李楷灿咂咂嘴合上了练习册就要跟人进行一段心灵交流,朴志晟急忙抓着书先开溜,也不顾身后的人召集了一帮损友围到自己课桌旁做些什么,一心就想着要下楼收拾这只总给自己惹事的小猫。


都不用闭上眼睛脑海里就都是钟辰乐猫着腰在妈妈的柜子里偷出这盒面膜的场景。


反了你了,什么都敢往自己这儿塞,不让你知道谁是你男朋友还真搞起辰星了。


跑着到了钟辰乐班门口发现他们班的人都在往外走,朝里面张望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披着自己酒红色校服外套乖乖趴在桌子上的小猫,教室里人都快走光了,最后一个同学刚想去拍醒钟辰乐,看见班门口的朴志晟,打了个手势,抱着音乐书先走了。


朴志晟不自觉就放轻了脚步走到人前桌坐下,凑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人的睡颜,就对上人半眯着眼的视线,什么也不做就看着小奶猫突然醒过来,眨着眼睛看自己,嘟嘟囔囔地叫了句志晟啊。


刚睡醒的小奶猫说话都莫名其妙带着股委屈的气息,朴志晟用手指轻轻蹭着人的脸突然就没了脾气,生怕自己说话大声一点就把小奶猫弄哭了,放轻了声音问是不是吵醒他了。


钟辰乐摇着头蹭了蹭人的手指,打哈欠伸懒腰一气呵成,揉着眼睛把因为自己的动作掉在地上的西装外套捡起来,又看了眼课表才想起来问人怎么了。


这会儿还想着顺便下来兴师问罪的人一下说不上话了,在钟辰乐面前哪还有脾气可言,转着眼睛也没想到要说什么理由比较好,就冲人挑着眉耸耸肩,晃了晃手里的书说只是顺便下来了。


钟辰乐听人这么说故意做了个嫌弃的表情,还是绷不住笑开了,说了句志晟pabo就起身要去储物柜里找自己的音乐书。


朴志晟跟在人身后看着人的小肉手在书柜一堆乱七八糟的书里翻来翻去,心里觉得可爱得紧,默默打开自己的大手看了看,对比着想比自己大一岁的人怎么可以连手都这么可爱。


“我说谎了。”


钟辰乐才一起身就被人抱住了腰,错愕地看着人问怎么了。


朴志晟手紧紧扣住人腰又搂紧了些,不敢对上人的视线,反而只是盯着地板尴尬地呲着牙笑。


“不是顺便下来的,我鸭肝……想你。”


钟辰乐看着人害羞的样子之后故意弯着腰拧头硬要跟人对视,要不是腰上还有朴志晟抱着的手,那个姿势不摔下去头着地都是命好。


朴志晟被人看得恨不得直接凭空消失,抬起手就用书挡在两人的脸之间,急忙转移话题说后天的物理竞赛要出学校考,不能一起放学让他自己小心点。


钟辰乐又闹着要对上人的视线,在人怀里左右晃,看到朴志晟发红的耳朵才愿意放过人,把人的书本扯着放到自己眼前看了看,眨巴着眼睛问人。


“诶,我们初中学的膝跳反应是在生物书还是物理书来着?”


“生物吧。”朴志晟看了眼书又看看小奶猫,“讲神经枢还是反射弧的。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昨天和马克试膝跳反应,我怎么敲都不跳!”


从钟辰乐嘴里又听到别人的名字,朴志晟没忍住脸沉了沉,讲得正开心的小奶猫压根什么都没注意到,翻着书瞎看。


“志晟啊,我不会是没有神经吧。”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回答,钟辰乐抬起头看见只盯着自己看的朴志晟,一下愣住了,翻书的手指都停了停。


朴志晟刚对上人的视线就两手拦着人的腰,一个用力把人放着坐到了储物柜上。钟被抱起来的人一下失去了重心,两手抱紧了人的脖子像只落了水的猫,屁股坐到柜子上才慌乱地拍了拍人。


两个人高一确认关系之后就没有除了牵手抱抱之外的亲密接触,被朴志晟这么一抱起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缩到最短,钟辰乐低下头鼻尖蹭到站在自己两腿中间的人,吓得抵着人的肩膀整个人向后倒,笔挺挺地贴在墙上。


“膝跳反应这种事……”把人弄得心神恍惚的罪魁祸首一手搂着人的腰,一只手轻轻在人膝盖上敲了敲,看到人的小腿条件反射弹起来之后才拧过头,不自觉就神气地轻哼了声,“男朋友做才行。”


然而并没有领悟到话中重点的钟辰乐只一脸神气地看着自己的脚,缠着人要继续,看着腿不受控制弹起好多次,哈哈笑着赖在人肩膀上。


朴志晟也是被人弄得无奈了,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也没忍着跟着人一起笑,双手搂着人的腰稳稳抱着。


怀里的小猫咪笑够了就要推开自己从储物柜上下来,朴志晟赶在人屁股挪下来一半之前用大手抓着人的腰不让他往下滑,昂着头蹭上了人的鼻尖。


“辰乐呀……我们bobo吧?”


小奶猫被吓得赶紧瞪大了眼睛,放在人肩膀上的双手突然就有种无处安放的感觉,心跳因为人的一句话又是猛地加速,近距离内就看着人眼睛里倒映出自己的眼睛,犹豫了好一会儿,小肉手抓皱了人的短袖校服衬衫肩膀上的布料,才微微点点头小心,翼翼地了闭上眼睛。


几乎是刚合上眼就感受到朴志晟薄薄的小鸡嘴唇碰上了自己的,若即若离地,覆在自己嘴唇上,一瞬间钟辰乐脑海里全
是在玹老师说过的话,赶紧屏住了呼吸。


朴志晟在亲上人的那一瞬间也闭上了眼睛,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跟人碰上嘴唇后的异样感觉上,只感觉自己的脸烧的厉害,又不愿意放过好不容易来的初kiss,就这么碰着人的嘴唇,表面上淡定,脑海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要不是上课铃声响起两个人可能就要因为不敢呼吸一起殉情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钟辰乐赶紧从储物柜上跳下来,抓起书急急忙忙说了句我走了就立刻往课室外跑,全程捂着脸不敢对上人的视线。


落在后头的朴志晟也没比人好到哪里去,捂着脸在别人班里蹲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抓起书往实验室跑,物理老师看着人手上的音乐书,毫不留情地挑挑眉让他到走廊上罚站。


自从bobo过后两个人再见面气氛就变得很微妙了,叽叽喳喳的钟辰乐说话说到一半只要对上人的视线就总是卡壳,朴志晟感觉自己就像着了魔,目光总是不自觉就往人嘴唇上瞄,得用好大的毅力才能克制自己不要在钟辰乐家长的车面前抱着他的脖子来个goodbye bobo。


物理竞赛的前一天放学朴志晟实在是忍不住了,到校门口前把人拉进一个楼梯间里在人嘴唇上啄了好几下,想着把两天来的所有冲动加上明天不能见面的份儿一块亲完了,大手放在人脖子上,拇指摸着人的下巴,在脸上亲最后一下,“啵”地一声反而把自己弄不好意思了,把眼睛瞪得比往常还大了一倍。


钟辰乐被人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亲得一愣一愣的,抓着人腰侧衣服的手都不自觉紧了紧。


“…我……”


“志晟啊。”小奶猫看着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甜甜地喊了人一句,看着人下意识皱了皱鼻子,踮脚伸长了脖子在人嘴唇上主动亲一下,“…bobo的话…拿一等才行啊!”

朴志晟被小奶猫主动这么一撩拨,脸烧得更厉害了,搂紧了人的脖子就把人抱紧了,脸埋在了手臂上。





周一升旗礼。


“呀呀呀!我弟上去了我弟上去了!”


钟辰乐和朴志晟虽然是文理不同科,却是是连号班,集合排队的话要贴在一起站。


长得高的朴志晟自然是被金道英揪着站在了队伍后面,相反之下处于男生平均身高的钟辰乐就只能现在队伍中后。


回头偷瞄朴志晟,次次都撞进人眼里的钟辰乐转着眼睛没了耐心,跟郑在玹说自己不舒服,一下窜到队伍后边儿,正好跟朴志晟对上成排,两个人才悄咪咪碰了碰手,还没来得及激动,就听到广播里喊朴志晟的名字,让他上去领奖了。


朴志晟走路也不好好走,故意从钟辰乐身边擦过去才情愿,还偷偷揪了揪人的小指头。站在隔壁班队伍后面的四个男生一脸暧昧地看着钟辰乐,也不知道是要整谁,朴志晟前脚上了台,以一个长得过分漂亮的男生带着头,大大咧咧扯开了嗓门。


剩下的三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突然就开始大喊。


“撒浪嘿哟朴志晟!亲亲抱抱举高高!!”



整个操场因为这句应援词顿时变得闹哄哄的,站在钟辰乐前面的李马克笑得整个人都快趴到前面人的背上。


看着站在台上的朴志晟丢脸地用大手挡住了自己大半张脸,钟辰乐也没忍住跟着大家傻笑,看到隔壁班班主任金道英把四个人揪出队伍之后笑得更欢了。


升旗礼快结束朴志晟才回到自己班级队伍后面,冲钟辰乐委屈地撇了撇嘴,等到主持人下令解散后立刻就抓着人的手混进文科班队伍,趁着金道英没注意,加快了脚步。


“李楷灿黄仁俊李帝努罗渽民,是不是像我说的一样恐怖!”


“没有!”小奶猫灿烂地扭头冲人笑着,看见人又歪了的领带没忍住上手帮忙整理,“我觉得好可爱!”


“可爱???”朴志晟圈着人脖子的手收紧了,压低了声音在人耳边抱怨,“哪里可爱了!”


钟辰乐顺势抓住了人的手,侧着头让自己喘上气儿,看着人一头柔顺的头发被风吹起,说话的时候小嘴唇尖尖的,没忍住上手摸了摸。


朴志晟说着话嘴唇上突然多了两根手指头,急忙闭了嘴。


“志晟kiyo。”



钟辰乐也,啵啵着魔。






END

评论(62)

热度(734)

  1. uhyuka_0916啵唧小叽小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