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唧小叽小叽

做一颗安静的诺俊糖果

因为我是一个gay鸭!

修改了n次的第八章!

确认关系!我不管!!!(不许催交配!报警了!

啵啵效应

#星辰
#ooc





十秒。


朴志晟站在二楼楼梯间的转角,看了看手表跳动的秒数,忍不住勾起嘴角,把书包里的早餐先拿了出来。


五秒。


扯了扯出门前对着镜子打的端正的领带。


三秒。


解开酒红色西装校服外套的扣子。


零。


“志晟啊!”


皱着脸笑出猫咪纹的钟辰乐蹦跳着从一楼楼梯跑上来,两三下就挂在人身上,一边跟人说话一边用小肉手帮人把领带弄整齐。


朴志晟大手搂住人的腰把早餐递到人手里,想了想又弯着腰抱了抱人才愿意放开。


“不要老是赖床,早起多背几个单词就不至于不及格了。”


“哎呀…单词是看缘分的!”怀里的人挣扎着伸出手掐住人的脸扯了扯,“志晟说实话!还是想跟我分到一个班的吧!”


朴志晟被人一下说中了意图,不好反驳,眼神从人脸上飘忽着往别的地方看,一眼就瞅中人胸前挂反的胸牌,无奈的看了人一眼,在人不解的目光中松开搂着人腰的手,叹着气用大手帮人把胸牌拿下来重新扣,扎进去的时候又一个不小心扎到手指,反而被人嘲笑了。


“走了。”眼看着人大笑着停不下来,朴志晟也没跟人多扯几句,揉了揉人的头发,就要往楼上走,才刚踩上一级阶梯就感觉一只小肉手悄咪咪塞进了自己的大手掌里,回头就看见小猫咪垂头看着两个人抓在一起的手,下意识就握紧了人的手,低声问他怎么了。


“不想分班。”小奶猫抬起头脸上却是撒娇的笑,不见得半分难过。


朴志晟被人这么看几秒就投降了,手用力一扯就把人扯到自己眼前,因为台阶高度,小猫咪的脑袋正好能埋进自己怀里。大手捏了捏人的小肉手。


“乖乖上课乐辰钟。”


看着小猫咪低头看看胸前的胸牌上端正的钟辰乐三个字,碎碎念着乐辰钟笑得比他还欢,大手没忍住掐着人的脸蛋就是一通揉。


“不要再笑了。”


“知道了!”钟辰乐笑着昂起头把下巴靠在人锁骨前撞了撞,“那我走啦。”


猫咪轻轻几下撞得朴志晟心都化了,手捧着人的脸掐了掐却不敢有下一步动作。看小奶猫说着要走却赖唧唧地靠在自己身上,怎么也不像是主动把自己放走的人,干脆握紧了人的小肉手,把他送到班门口推进课室里,哄着人安安分分到自己座位上坐好,才转身上楼去了自己的班里。



理科重点班上课节奏比之前的文科班快了很多,高一为了和钟辰乐在一个班选文之后落下了整整5本理科必修,饶是周六日会去机构上小课的朴志晟坐在课室中间也难免恍恍惚惚,看着自己满满当当的笔记和同桌李楷灿干净只划了勾的卷面,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分进理科重点班的。


相比之下在原文科班的钟辰乐就轻松得多,班主任还是那个温柔多情的郑在玹老师,上历史课政治课依旧照睡不误,除了数学课打起精神听听,其他课上基本和高一状态没差。


分班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虽然只隔了一层楼,照着学校时间表走一天下来也只有午餐放学能见面。钟辰乐闲着没事做就喜欢在大课间跑上楼把人揪出来拉去陪自己打篮球,每次去都看见朴志晟趴在桌上学习,到了篮球场上也只是让着自己意思意思挡挡球,多半时间还是自己抱着球兴奋地在那儿投个没完没了的,回过头就看见身后的人站在原地冲自己笑。


好像成为负担了。


钟辰乐想了几天就不愿意再上楼找人了,一到大课间就逼着自己睡觉,把话都攒到放学才叽叽喳喳跟人讲,从楼梯口到校门上车前,说话都不带停的。


小奶猫第一天没上来,朴志晟想着可能是他也开始忙了,放学路上看人兴奋的样子也没什么异常就没往心里去。连着几天没见到小奶猫之后才感觉到哪里不对劲,几次想开口问都没能插上话,回了家又不敢再发信息过去,担心自家无忧无虑的小奶猫原本没什么事,被自己这么一问反而会想太多。


忙着跟上进度又要准备参加物理竞赛的朴志晟恨不得一个人分成两个用,连小课都增加到每天放学后三节,一对一上到晚上十点,放下书本打开手机也只能赶得上小奶猫说句晚安,催他赶紧去睡觉第二天不要迟到,自己收拾收拾写作
业,洗漱完再上床往往都是十二点的事了。


钟辰乐看到人眼底下一圈的黑晕乐呵呵地笑了好久,表面上跟人嘻嘻哈哈说他越来越精神萎靡一点都不帅,把朴志晟惹得想收拾他又舍不得下手,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盯着自己不说话,才哄小孩儿一样踮起脚摸摸人的头发丝。


物理竞赛之前朴志晟总算是跟上了进度,小课还把课上超了已经讲到了学校的进度之后,才空闲下来就忍不住想要下楼去找钟辰乐玩,看了眼课程表下一节课在实验室上,干脆从抽屉里抽出一本物理书就想往下走,动作一急把早上上学在楼梯间钟辰乐塞给自己的一盒面膜扫到地上,被李楷灿用诧异的眼神盯了好久,结结巴巴地问怎么了,才知道这种所谓的贵妇面膜,都是有钱的富婆阿姨在用。


“…看不出来你还真是挺讲究。”李楷灿咂咂嘴合上了练习册就要跟人进行一段心灵交流,朴志晟急忙抓着书先开溜,也不顾身后的人召集了一帮损友围到自己课桌旁做些什么,一心就想着要下楼收拾这只总给自己惹事的小猫。


都不用闭上眼睛脑海里就都是钟辰乐猫着腰在妈妈的柜子里偷出这盒面膜的场景。


反了你了,什么都敢往自己这儿塞,不让你知道谁是你男朋友还真搞起辰星了。


跑着到了钟辰乐班门口发现他们班的人都在往外走,朝里面张望了好一会儿才看见披着自己酒红色校服外套乖乖趴在桌子上的小猫,教室里人都快走光了,最后一个同学刚想去拍醒钟辰乐,看见班门口的朴志晟,打了个手势,抱着音乐书先走了。


朴志晟不自觉就放轻了脚步走到人前桌坐下,凑近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人的睡颜,就对上人半眯着眼的视线,什么也不做就看着小奶猫突然醒过来,眨着眼睛看自己,嘟嘟囔囔地叫了句志晟啊。


刚睡醒的小奶猫说话都莫名其妙带着股委屈的气息,朴志晟用手指轻轻蹭着人的脸突然就没了脾气,生怕自己说话大声一点就把小奶猫弄哭了,放轻了声音问是不是吵醒他了。


钟辰乐摇着头蹭了蹭人的手指,打哈欠伸懒腰一气呵成,揉着眼睛把因为自己的动作掉在地上的西装外套捡起来,又看了眼课表才想起来问人怎么了。


这会儿还想着顺便下来兴师问罪的人一下说不上话了,在钟辰乐面前哪还有脾气可言,转着眼睛也没想到要说什么理由比较好,就冲人挑着眉耸耸肩,晃了晃手里的书说只是顺便下来了。


钟辰乐听人这么说故意做了个嫌弃的表情,还是绷不住笑开了,说了句志晟pabo就起身要去储物柜里找自己的音乐书。


朴志晟跟在人身后看着人的小肉手在书柜一堆乱七八糟的书里翻来翻去,心里觉得可爱得紧,默默打开自己的大手看了看,对比着想比自己大一岁的人怎么可以连手都这么可爱。


“我说谎了。”


钟辰乐才一起身就被人抱住了腰,错愕地看着人问怎么了。


朴志晟手紧紧扣住人腰又搂紧了些,不敢对上人的视线,反而只是盯着地板尴尬地呲着牙笑。


“不是顺便下来的,我鸭肝……想你。”


钟辰乐看着人害羞的样子之后故意弯着腰拧头硬要跟人对视,要不是腰上还有朴志晟抱着的手,那个姿势不摔下去头着地都是命好。


朴志晟被人看得恨不得直接凭空消失,抬起手就用书挡在两人的脸之间,急忙转移话题说后天的物理竞赛要出学校考,不能一起放学让他自己小心点。


钟辰乐又闹着要对上人的视线,在人怀里左右晃,看到朴志晟发红的耳朵才愿意放过人,把人的书本扯着放到自己眼前看了看,眨巴着眼睛问人。


“诶,我们初中学的膝跳反应是在生物书还是物理书来着?”


“生物吧。”朴志晟看了眼书又看看小奶猫,“讲神经枢还是反射弧的。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昨天和马克试膝跳反应,我怎么敲都不跳!”


从钟辰乐嘴里又听到别人的名字,朴志晟没忍住脸沉了沉,讲得正开心的小奶猫压根什么都没注意到,翻着书瞎看。


“志晟啊,我不会是没有神经吧。”


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回答,钟辰乐抬起头看见只盯着自己看的朴志晟,一下愣住了,翻书的手指都停了停。


朴志晟刚对上人的视线就两手拦着人的腰,一个用力把人放着坐到了储物柜上。钟被抱起来的人一下失去了重心,两手抱紧了人的脖子像只落了水的猫,屁股坐到柜子上才慌乱地拍了拍人。


两个人高一确认关系之后就没有除了牵手抱抱之外的亲密接触,被朴志晟这么一抱起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迅速缩到最短,钟辰乐低下头鼻尖蹭到站在自己两腿中间的人,吓得抵着人的肩膀整个人向后倒,笔挺挺地贴在墙上。


“膝跳反应这种事……”把人弄得心神恍惚的罪魁祸首一手搂着人的腰,一只手轻轻在人膝盖上敲了敲,看到人的小腿条件反射弹起来之后才拧过头,不自觉就神气地轻哼了声,“男朋友做才行。”


然而并没有领悟到话中重点的钟辰乐只一脸神气地看着自己的脚,缠着人要继续,看着腿不受控制弹起好多次,哈哈笑着赖在人肩膀上。


朴志晟也是被人弄得无奈了,轻轻叹了口气之后也没忍着跟着人一起笑,双手搂着人的腰稳稳抱着。


怀里的小猫咪笑够了就要推开自己从储物柜上下来,朴志晟赶在人屁股挪下来一半之前用大手抓着人的腰不让他往下滑,昂着头蹭上了人的鼻尖。


“辰乐呀……我们bobo吧?”


小奶猫被吓得赶紧瞪大了眼睛,放在人肩膀上的双手突然就有种无处安放的感觉,心跳因为人的一句话又是猛地加速,近距离内就看着人眼睛里倒映出自己的眼睛,犹豫了好一会儿,小肉手抓皱了人的短袖校服衬衫肩膀上的布料,才微微点点头小心,翼翼地了闭上眼睛。


几乎是刚合上眼就感受到朴志晟薄薄的小鸡嘴唇碰上了自己的,若即若离地,覆在自己嘴唇上,一瞬间钟辰乐脑海里全
是在玹老师说过的话,赶紧屏住了呼吸。


朴志晟在亲上人的那一瞬间也闭上了眼睛,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跟人碰上嘴唇后的异样感觉上,只感觉自己的脸烧的厉害,又不愿意放过好不容易来的初kiss,就这么碰着人的嘴唇,表面上淡定,脑海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要不是上课铃声响起两个人可能就要因为不敢呼吸一起殉情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钟辰乐赶紧从储物柜上跳下来,抓起书急急忙忙说了句我走了就立刻往课室外跑,全程捂着脸不敢对上人的视线。


落在后头的朴志晟也没比人好到哪里去,捂着脸在别人班里蹲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抓起书往实验室跑,物理老师看着人手上的音乐书,毫不留情地挑挑眉让他到走廊上罚站。


自从bobo过后两个人再见面气氛就变得很微妙了,叽叽喳喳的钟辰乐说话说到一半只要对上人的视线就总是卡壳,朴志晟感觉自己就像着了魔,目光总是不自觉就往人嘴唇上瞄,得用好大的毅力才能克制自己不要在钟辰乐家长的车面前抱着他的脖子来个goodbye bobo。


物理竞赛的前一天放学朴志晟实在是忍不住了,到校门口前把人拉进一个楼梯间里在人嘴唇上啄了好几下,想着把两天来的所有冲动加上明天不能见面的份儿一块亲完了,大手放在人脖子上,拇指摸着人的下巴,在脸上亲最后一下,“啵”地一声反而把自己弄不好意思了,把眼睛瞪得比往常还大了一倍。


钟辰乐被人像是小鸡啄米一样亲得一愣一愣的,抓着人腰侧衣服的手都不自觉紧了紧。


“…我……”


“志晟啊。”小奶猫看着人欲言又止的样子甜甜地喊了人一句,看着人下意识皱了皱鼻子,踮脚伸长了脖子在人嘴唇上主动亲一下,“…bobo的话…拿一等才行啊!”

朴志晟被小奶猫主动这么一撩拨,脸烧得更厉害了,搂紧了人的脖子就把人抱紧了,脸埋在了手臂上。





周一升旗礼。


“呀呀呀!我弟上去了我弟上去了!”


钟辰乐和朴志晟虽然是文理不同科,却是是连号班,集合排队的话要贴在一起站。


长得高的朴志晟自然是被金道英揪着站在了队伍后面,相反之下处于男生平均身高的钟辰乐就只能现在队伍中后。


回头偷瞄朴志晟,次次都撞进人眼里的钟辰乐转着眼睛没了耐心,跟郑在玹说自己不舒服,一下窜到队伍后边儿,正好跟朴志晟对上成排,两个人才悄咪咪碰了碰手,还没来得及激动,就听到广播里喊朴志晟的名字,让他上去领奖了。


朴志晟走路也不好好走,故意从钟辰乐身边擦过去才情愿,还偷偷揪了揪人的小指头。站在隔壁班队伍后面的四个男生一脸暧昧地看着钟辰乐,也不知道是要整谁,朴志晟前脚上了台,以一个长得过分漂亮的男生带着头,大大咧咧扯开了嗓门。


剩下的三个人像是约好了一样突然就开始大喊。


“撒浪嘿哟朴志晟!亲亲抱抱举高高!!”



整个操场因为这句应援词顿时变得闹哄哄的,站在钟辰乐前面的李马克笑得整个人都快趴到前面人的背上。


看着站在台上的朴志晟丢脸地用大手挡住了自己大半张脸,钟辰乐也没忍住跟着大家傻笑,看到隔壁班班主任金道英把四个人揪出队伍之后笑得更欢了。


升旗礼快结束朴志晟才回到自己班级队伍后面,冲钟辰乐委屈地撇了撇嘴,等到主持人下令解散后立刻就抓着人的手混进文科班队伍,趁着金道英没注意,加快了脚步。


“李楷灿黄仁俊李帝努罗渽民,是不是像我说的一样恐怖!”


“没有!”小奶猫灿烂地扭头冲人笑着,看见人又歪了的领带没忍住上手帮忙整理,“我觉得好可爱!”


“可爱???”朴志晟圈着人脖子的手收紧了,压低了声音在人耳边抱怨,“哪里可爱了!”


钟辰乐顺势抓住了人的手,侧着头让自己喘上气儿,看着人一头柔顺的头发被风吹起,说话的时候小嘴唇尖尖的,没忍住上手摸了摸。


朴志晟说着话嘴唇上突然多了两根手指头,急忙闭了嘴。


“志晟kiyo。”



钟辰乐也,啵啵着魔。






END

我今天打架了!!(骄傲)
我觉得我赢了!!!

因为我是一个gay鸭!

第七章!

啊啊啊太忙了就…忘了…(猛虎下跪)

才不是奶茶怪!(上)

#诺俊
#ooc


二十年以来听妈妈的话乖乖刷牙的黄仁俊从来没想到自己会长蛀牙。


六年级隔壁李东赫因为蛀牙疼得死去活来差点就要拿头撞墙的时候还站在一旁叼着绿舌头,做为东赫妈妈口中乖乖刷牙不偷吃零食的好榜样,在小东赫双眼含泪的怨念眼神中拿走了他小心翼翼护着舍不得吃的一盒水果糖。


确实黄仁俊这一口好牙也少不了他本人小鸟胃还嘴挑的小毛病,从小到大别人家的小朋友喜欢吃的他一概不吃,不是嫌太甜太苦就是觉得有股奇怪的味,吃了一次觉得不好吃的食物就绝对不会再吃第二次。


李东赫打心眼儿里喜欢他这个小竹马,别的不说,光是一起吃饭自己就完全不用担心会被抢食,什么芝士抹茶番茄或者海鲜味儿比较浓的食物一概不吃的黄仁俊在吃饭的时候简直就是神仙。连当时从东赫妈妈手里接过水果糖没过几个星期也主动丢给自己说太甜了,受不了,之后也就没见过他吃水果糖了。


后来想想,黄仁俊自己就够甜了,不需要补充糖分。


作为黄仁俊这种怂逼型社交废多年来唯一的好基友,李东赫本着要保护小区知名小甜豆的使命,填志愿的时候死活挨着人偷瞄,硬要上同一所大学,再三确认黄仁俊这个崽子不会为了逃离自己的魔掌偷偷改志愿之后毅然就报了听说在美术学院隔壁楼的计算机学院,刚好过线一分,录取通知书寄到那天没差点捧着在快递员面前就跪了下去。



理直气壮地压榨了黄仁俊好几顿星巴克,还硬是逼着人请自己看了几场电影,才算是把等录取通知书的忐忑仇报了个净。



大学在城市中心,出了校门就有地铁直达附近的三个大型商业区广场。



适当甜度爱好者黄仁俊,就是在这么三个广场每周来回跑,喜欢上了一款李东赫认为甜到爆炸的恶魔波霸——鲜牛奶+黑糖+珍珠。



就为了一杯奶茶两个人还吵了一架。




李东赫看不惯黄仁俊同一个口味的奶茶喝了整整两年,在某个周末信誓旦旦地答应了人要帮他叫外卖,趁人忙着搞作业贱兮兮地给人叫了另一家店的奶茶,送过来才发现是净奶,黄仁俊没喝一口就扔在一边,气鼓鼓地拿着削铅笔的小刀就要怼人,接连着几天都没给人好脸色看。



“我现在就带你去!你尽管喝那个该死的恶魔!我给你加二十份珍珠我都请!”



李东赫服软冲人大大咧咧地认错,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黄仁俊还真就往心里去,期末考一结束就拉着人去那家店里点了一杯恶魔波霸,一口气加了五分珍珠。



视线对上服务员的笑眼,问要不要再拿一杯净奶+黑糖给他兑兑下珍珠的时候,脸一红,扭头就把刚做好的一头奶黄色小卷毛蹭在了李东赫脖子上。



最后还是李东赫满头黑线,忍着抡起拳头的冲动冲服务员要多了杯净奶+黑糖,扯着因为怂已经满脸通红的小黄狗,找了个角落坐下了。



“你能不能出息点?我们文明社会不流行吃人的。”李东赫看着人从脖子一直到整张脸涨得通红,干脆眼不见为净把人的卫衣帽子扣上,“丢死个人。”



“…这不怪我啊!”小黄狗蹭了蹭帽子,卷毛在帽子摩擦下乱得四处翘,“我也不想这样……”



黄仁俊一抬头就看见黑黑小竹马又一脸敷衍地冲自己假笑,狠狠在人桌下踩了一脚,捂着自己一被人注视就容易发烫的脸降温。


送上奶茶的服务生穿着黑色的制服,跟收银台的小哥穿着的绀色衬衫差了个远,黄仁俊没忍住扭头看收银台的人。



带着笑眼的小哥已经离开了收银台内侧,手肘放在台上正和老板娘说笑。像是感觉到背后的视线一样,突然扭过头直直地看向黄仁俊,微微歪着头冲人笑,反倒是把先盯着人看的黄仁俊笑怂了,捂着更烫的脸转过身把额头磕在了冰凉的桌子上。



真要实实在在地兑着两杯净奶把那六分珍珠吃下去对于小鸟胃黄仁俊来说简直就是人生挑战,第一杯才喝一半就已经撑得不行了,在李东赫的注视下赌气地一边往嘴里送珍珠一边吸牛奶,就是不愿意让小竹马得逞。



李东赫就干坐着看吃了整整两个小时的人,看着他把最后一口奶茶喝下去,放下杯子的时候打了个十分响亮饱嗝,捂着脸避开了身边的客人看过来的视线,竖起菜单强行假装自己是拼桌的。



肚子圆鼓鼓的黄仁俊压根没心思注意其他人的视线,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把连衣帽从自己头上抓下来,目光游离地跟李东赫说从现在开始到第二天下午都不用吃饭了。



“走了走了!”李东赫低着头,快速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充电宝塞包里就往外走。




在人身后落了几步还没追上的黄仁俊慢悠悠地把手机塞到卫衣口袋里,忍不住又打了个嗝,才走到店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顺着人的手臂看上去还是那张眉毛下挂月牙的脸,黄仁俊一下子全身的汗毛就都竖起来了,看看一直在往外走的李东赫,耳朵又开始慢慢变红,忍不住打嗝的念头突然又更强烈,一连打了好几个奶嗝,更不敢抬起眼看人了。




“嗝!你……有事吗…?”




“奶茶好喝也不能这么喝法。”男人笑着帮人整理了乱糟糟的小卷毛,在人错愕地抬起头时把手里的消食片递到人手里,“回去吃两片,珍珠不好消化。”



“谢…谢谢!”小黄狗脸红的更厉害了,也不管身后的人什么反应,抓起帽子扣上就猛得跑出去,好不容易才追上了李东赫,说不清是因为跑步让红晕传着从脸到脖子根部,还是因为小哥突然的亲密动作害羞得成了条煮熟的虾。好在李东赫对身边的人总是容易脸红的习惯习以为常,领着小路痴去坐地铁的路上也没多问。




被调戏了!



回去的路上,黄仁俊抓着陌生小哥递过来的健胃消食片恨恨地想。



看看身边埋头玩手机的李东赫,话到了嘴边又一股脑憋回去,犹犹豫豫瞄了人几眼,最后还是把消食片塞到包里,什么也没说。







——阿东我牙疼




被蛀牙折腾了整几天的黄仁俊在宿舍颓了一个上午,后槽牙疼起来就一头扎进堆在床头枕头被子里,不断地用头拱、蹭。


冰水止疼药消炎药都试了个遍,最后实在是受不了了,也不管李东赫几天前跟自己说忙着跟学长搞程序,一个电话打过去就是一顿闹。



李东赫被人叽叽歪歪的假哭喊弄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学长一放人就兜到隔壁楼黄仁俊的宿舍里,给人捎了盒螺蛳粉。



疼得两眼发昏的黄仁俊闻着螺蛳粉味,也顾不得什么别的,翻了个身滚下床就把粉吸溜着吃了一大半,要不是李东赫嚷嚷着给自己留点儿强行把筷子抢回来,一大碗螺蛳粉就要入了这个好几天没好好吃饭的人肚子里。



吃不饱后槽牙又开始隐隐作痛,黄仁俊咬紧牙关皱着脸蹲在地上,不停地用脸颊撞膝盖。



啜粉正开心的李东赫看着可怜兮兮的人,头也不抬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到人眼前:“这个医生时间都排满了,我给你预约了晚上九点的,回来估计也到门禁了,出去找个酒店睡一晚上。”




黄仁俊脸颊磕在膝盖上,接过名片瞅了好几眼,小时候看李东赫补牙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看着名片上牙科医院的地址纠结。



两三眼看透人想法的小竹马只回头瞥了人一眼,又专心转回去吃粉。



“不去的话牙疼别打电话闹我,我这半路跑过来李马克气着呢。”




黄仁俊也不是没见过这个叫李马克的计算机系大四学长,大一跑去给叫苦不迭的人送外卖的时候,被那个小没良心的抱着,回头就挨了学长一记瞪眼,从那之后李东赫就是哭死,黄仁俊也不愿意跑腿进他们计算机学院的楼了。




想起学长的眼神又没忍住抖了抖,看着名片上李帝努三个大字,默默地在心里叨叨希望是个温柔的医生。



晚上八点半黄仁俊就到了牙科医院,整个鼻腔里充斥了消毒水的味道,身体本能拒绝着不愿意推开门走进去,在门口又踱了好一会儿,后槽牙又开始钻着疼了才忍不住拉开门进去大厅。



缩在袖子里的手捂着脸,无济于事地按着,被这种隐约又碰不着的疼折磨得一阵烦躁,填写资料的时候把名字那一栏填成了在心里念叨了一路怕自己忘记的李帝努三个字。



“…你叫李帝努?”




头顶突然传来的低沉嗓音把黄仁俊吓得在本子上划了一道,他抬起头,看见白色口罩上的一对笑眼就慌了神。



难道自己被诅咒了?最近老遇上眼睛长这样的男人。



脸又开始有逐渐发烫的趋势,黄仁俊没敢再和陌生人对视,低下头,慌慌张张的把李帝努三个字划掉,写上了歪歪扭扭的黄仁俊三个大字,被带着进了单独的隔间之后才知道原来站在身后的人就是主治医生李帝努。



被摁着躺在椅子上的时候,黄仁俊眼神总不自觉地盯着旁边的器材,缩在袖子里的手指头拧巴着衣服布料,脑海里全是那个小电钻放在自己牙齿上滋滋转的样子。



“又见面了,小奶茶怪。”



主治医生带着口罩声音闷闷的,把灯拉到人头顶上方后调整着椅子的高度,让黄仁俊躺好。后者被灯光刺激得下意识就用长袖子捂住了眼睛,丝毫没反应过来医生在说什么。



等到适应了这个暖黄色灯光的亮度,睁开眼看见跟电视剧里,躺在手术台上的人视角下相同形状的灯,转着眼珠子考虑要跑路。



“我先检查一下牙齿。”




李帝努手里抓着口镜和镊子,扭头就看见人的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



“疼…疼吗…?”



工具一上场黄仁俊就真的有了上战场的危机,畏缩地往后躲了躲,手不自觉地就抓紧了衣袖,生怕人靠近自己,一把拉嘴就把整颗牙齿扣了去。



李帝努笑了笑,好说歹说哄着人说真的不疼,这才把人劝听话了,乖乖躺好张开嘴。才他才刚把口镜探进去,就感觉自己手臂上多了两只小爪子抓着自己,只能停下把镊子放进去的动作,认真对上人的视线。



“我轻点,真的不疼,我就看看那颗牙齿。”




黄仁俊这才把口腔开度又打开了些,抓着人手臂的两只小手却不愿意松开,含含糊糊地哼唧着算是答应了。




镊子在人牙齿上敲了敲,敲到右下后槽牙感觉到手臂被人抓紧了之后大概就确定了蛀牙的具体位置,口镜换了个位置看到牙齿根部也有些发黑,把工具拿出来的时候担忧地看了人一眼。




“…这颗牙看起来是坏透了,得整个挖掉补。”主治医生突然就不敢对上患者可怜兮兮的目光,转身边把工具放好,边拿起消毒的工具说。



光是听着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黄仁俊就感受到痛苦了,看到人开始动仪器架上的工具,闭紧了嘴不肯开口,等到人转过来之后更是抗拒地直接用手捂住了嘴巴。




李帝努给小孩儿拔牙都没这么辛苦,看着人瞪大了眼睛像只被抛弃的小狗,看向自己的大眼睛湿漉漉的,感觉下一秒就能表演一个嚎啕大哭,只能放下工具又是一通解释,只跟人说挖掉蛀牙部分有点酸麻,弄上药就不疼了,把要把神经除去才能补牙这个环节完美跳过,到后期甚至都说出补完牙请你喝奶茶这种话,才把躺在椅子上不安的人哄回了位置,乖乖躺在灯下张开嘴。




事实证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钻坏牙的过程不管黄仁俊怎么抓着人的手哼唧他都没有停下,好不容易熬过那个艰辛的过程,漱完口吐出的水都带着血。



李帝努这才冲人笑了笑,说是牙坏程度太大,处理的时候有一点点弄到牙肉了。



黄仁俊默默地松了口气,忍不住用舌尖舔了舔那颗牙齿,才知道整颗牙都被挖空了,只剩下一个残缺的外壳,还利得能把舌头刮出血。




躺下被人打了麻醉针,还天真地以为很快就能补上牙了,没想到人拿出盒子捣鼓了半天针状的小玩意儿,过了一会儿就哄着自己张开嘴说一下就好了。



小针到牙神经的时候黄仁俊眼泪就控制不住猛地往外流了,手条件反射地像猫爪子一样抠住了人的白大褂阻止他的下一步举动。




嘴一闭上就会让针扎得更深,李帝努看着人就要合上嘴,急忙用手指抵在人的门牙前。




“乖,闭嘴的话会扎到别的地方去。”




“唔——”躺在椅子上的人不情愿地又抓紧了人的手臂,哼哼着就要哭了。




李帝努看了人半天,一只手被人咬在嘴里根本就动不了,干脆先把另一只手里抓着的小针放回盒子里,摘下口罩和人说话让他放松。



“现在疼以后就不疼了。”



黄仁俊摇头。



“可是现在放弃的话刚才疼的就白费了,不补好你这个牙洞就装东西了。”




李帝努持续说了好半天都没起作用,隔壁隔间的医生关了灯下班反而让黄仁俊松了口。手臂还被人抓着的李帝努知道不下手快很准就又会被小卷毛扯着手不放,戴上口罩又坐近了些,调了调躺椅的高度和灯的位置,好让自己看清楚牙洞内的神经。




才刚夹起小针就感觉自己的左手又被咬住了。




微微低下头就近距离看着人警惕地瞪大了眼睛,然后又委屈巴巴地张开嘴,抓着自己手臂的手都松了松。



“补好了才能吃东西呀小朋友。”




调整了座位后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又缩了大半截,凑近的动作就像被把头都圈在臂弯中间,长长的睫毛一下就把黄仁俊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出神地跟人对视了好一会儿,感觉脸颊上的肉被人掐了掐才晃过神,别扭地闭上眼睛,感觉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




扎神经的过程还是让黄仁俊疼得不停地揪人的衣袖,感觉到李帝努的手抓着针拧着往牙洞里钻,差点就要一手把人推开,又怕针扎到更深的地方才勉强半张着嘴不敢动。




来回弄了几次才把两只长短粗细不同的小针从牙洞里拔了出来,漱完口吐出牙洞内的血,小黄狗就再也不愿意躺下,袖子随意地抹了顺着眼角飙出眼眶的泪水,腿往椅子下一放就要跑出去。





医生眼明手快地搂着腰把人摁进自己怀里,跟人干瞪眼半天,看着怀里的人从耳尖一直到脖子开始慢慢变红,眼神飘忽地东张西望,感觉自己抱了磕人体含羞草。半天才舍得松开手把害羞得不敢有其他动作的人摁回躺椅上。



“这次真的不疼了,把消炎药放进去就可以了。”



“……你骗子。”黄仁俊揉了揉自己头发,垂着头不看人,一想到自己被哄着疼了整整三个小时,语气里都是委屈。



李帝努转身做消炎药,还要不停瞄着旁边的人防止他逃跑,药弄好之后哄着人重新躺回去,在人像是不安又像是报复性抓紧了自己手腕的时候,把弄好一小坨粉红色的东西伸到人眼前,说我只把他填进去,什么也不做,小家伙才半信半疑地张开了嘴。



把药弄好后李帝努下意识就身了个懒腰,把胶手套摘下来扔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一边叮嘱人不要乱吃东西隔周复诊换药,一边收拾乱糟糟的桌面。




本以为人会自己离开,没想到自己把工具都收拾好了,回过头发现人还坐在椅子上,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黄仁俊还没从那个拥抱中缓过神,被李帝努一个响指惊醒,仰起脸没对视几秒又红着脸别开头,尴尬地抓了抓衣角站起身先走出了隔间。




牙科医院人里就只剩下还在前台等最后一位医生下班的护士小姐,黄仁俊被她礼貌性的微笑吓得转身就往外跑。



想去李东赫找好的酒店登记,站在街上摸了半天口袋都没摸出身份证。




完了。



黄仁俊哭丧着脸掏出手机,盯了联系人列表半天,不敢联系忙得昏天黑地的李东赫,寻思了半天想着干脆就去找个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待上一个晚上。



正要往马路对面走,一辆黑色路虎拐了弯停在自己眼前,车窗摇下来又是那对熟悉的月牙眼。



“十一点了。”李帝努手肘架在车窗上看了看腕表,“你去哪儿?”




小黄狗掐着手指看了人好半天一句话都没说上来,车里的人倒也不着急要个回复,含笑看着人没再问什么。




被人看得浑身不舒服的黄仁俊这才瓮声瓮气地说身份证丢了,哪里也去不了。



抬起头就看见主治医生冲自己歪头笑笑,跟脑海里另一张脸重合在一起。



“你…?”黄仁俊看得不真切又凑近了些,“…消食片?”



李帝努点了点头伸出手揉了揉主动送到自己眼前的小卷毛。



“是你呀奶茶怪。”




“…我才不是奶茶怪!!”黄仁俊推着人的手,脸又是一阵灼热,怕被人看见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嗯。”李帝努笑着点头又是一副哄人的语气。




“要跟我回家吗,免费提供明早早餐。”





tbc

我的马鸭……真的谢谢小可爱喜欢我的幼儿园文学!!!(鞠躬)小可爱!要开心鸭!!会努力成为更好的啵某人的!!!cao谢谢小可爱的表白!!我也爱你!!!!

LOFTER表白墙三号机:

From:The person that wants to like someone but you’ll never know his name
To:@啵唧小叽小叽 &@黑糖泡茶 &@今天加油卷花糖 

因为我是一个gay鸭!

第六章!

和团子老师争攻受问题打完了后半段 如果有错别字 请。跳。过。ε==(づ′▽`)づ